梦小说网 第312章 认不认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2章 认不认亲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还请将军指教。”纪炀俯首作揖。

  “良妃虽然是二皇子生母,但是在生了二皇子之后就一直卧病在床,是绝对没有精力到宫外去经营的。而二皇子刚生下来,就被贵妃接到身边去抚养,他十岁那年,良妃娘娘就因为私通太医被打入冷宫,这一切都和良妃没有关系。”孟祁焕说着,抬眼看向李月寒。

  李月寒被他看得有些心虚:“你看我做什么,继续讲啊,我还挺喜欢听这些宫闱秘事的。”

  “你要是让人知道你在这里打听宫里的八卦,指不定要被人抓去砍了脑袋。”孟祁焕说着,拿手指点了点李月寒的额头:“兴国公这个外公你不打算认了?”

  纪炀原本还在仔细琢磨孟祁焕的话,听到这一句,当即瞪圆了眼睛,看了看李月寒,又看了看孟祁焕,似乎是被突如其来的信息给震住了。

  “皇后娘娘仔细叮嘱我不要让兴国公的老人见到我,想来兴国公应该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角色。要是知道自己的嫡长女居然在乡野之地跟一个乡野村夫成婚的话,说不定恨不得杀了我,以此来抹去这个耻辱呢。”李月寒倒是看得很通透:“这种世家大族,最怕的不就是污点耻辱嘛。”

  听了这话,孟祁焕正打算开口安慰李月寒几句,却没想到纪炀突然跪在了地上:“小姐!请小姐认祖归宗!”

  李月寒:“???”

  “不知道小姐在接手梵天楼的时候有没有着人调查过小人背景,”纪炀头都不敢抬起,态度比之前不知道恭敬了多少:“小人的父亲就是兴国公府的管家,小人是在兴国公府长大的,后跟着主家搬迁到国都,小人父亲跟兴国公求了恩典,放小人离府,不再冠以兴国公府人的身份,从此脱离了奴籍。”

  “但是兴国公为人大善,怕小人在外受苦,便做主,暗中将梵天楼买了下来,赠与小人,并让小人改了姓,成了上一任梵天楼主人的孙儿,自此和兴国公府脱离关系。”

  “这么多年来,兴国公每月都会来到梵天楼,问小人有没有大小姐的消息。小人惭愧,虽然梵天楼来往情报众多,但是在小姐到来之前,小人的身体每况愈下,别说是打听大小姐的消息,就连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兴国公起初经常派人去给小人找大夫,多方打听大小姐的消息,只可惜大小姐始终杳无音讯,兴国公也逐渐歇了心思,但是小人知道,兴国公的心里一直是记挂着大小姐的,绝对不会以此为耻啊!”

  听了纪炀的一番话,李月寒瞠目结舌。

  “看你做的好事,”孟祁焕笑了:“要不是纪炀是外男,没机会接触内宅,再加上年纪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国公府,只怕也是一眼就能把你认出来的。”

  “……”眼下李月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觉得天意弄人。示意纪炀起身后,又疑惑问道:“兴国公难道没有给你看过大小姐的画像吗?”

  “看过,”纪炀低头:“若不是觉得小姐和大小姐的画像有几分相似,当初即便是小姐治好了我的身子,我也不可能把梵天楼转让给小姐,说起来,一切仿佛冥冥之中的安排一般。”

  李月寒无语了。

  孟祁焕看着她一脸郁闷的样子,轻轻握住了她的手,道:“你要是不想认亲也没关系,大不了让纪炀保守秘密就是了,如今你是主子,纪炀会听你话的。”

  “小姐若是不想认亲,纪炀一定死守秘密。”纪炀赶忙表态。

  李月寒看了看纪炀,又看了看孟祁焕,怎么也没想到吃瓜吃到最后吃到自己身上来了……至于认亲这件事,李月寒此时心情混乱,没有过多的脑容量来考虑这件事……

  “这样,纪炀你先试探试探兴国公,若兴国公觉得余大小姐委身于农夫这件事是奇耻大辱,那我们月寒就不认这门亲了,也省的以后多麻烦。”孟祁焕看出了李月寒心绪不宁,便主动提出了解决办法。

  听了他的话,纪炀点了点头,然后还不忘给李月寒作揖行礼:“虽然小姐不知道该不该认下兴国公这个外祖,但是有一句话,小人还是要告知小姐的。”

  “你说。”李月寒点了点头。

  “小人觉得,即便是小姐和国公府都有意认亲,那也得瞒着国都所有势力进行,否则认亲不成,反而会给小姐和兴国公府带来麻烦。”纪炀谨慎道。

  听了这话,孟祁焕也点头称是:“兴国公这些年为了找自己的大女儿,已经得罪了不少权贵了。若是你的身世暴露在大众视野之下,你那早早离世的娘亲定会成为众人对国公府口诛笔伐的利器,所以纪炀说的没错,就算是认亲,也得悄悄的来。”

  “为什么会成为利器?”李月寒十分不解:“难道还有什么隐情吗?”

  “你傻呀,”孟祁焕轻轻点了点李月寒的脑门:“你想想你爹是什么身份,你娘是什么身份,若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娘跟一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农夫在一起,兴国公府的敌对势力势必要让你外公把你爹接到国都来认亲,到那个时候,你觉得你外公会同意吗?你外公不同意,那不就落人把柄了。当然,你外公要是同意的话,李大成可就真的飞上枝头了。”

  “李大成现在跟王凤远在西北,应该不会被找到才是。”李月寒讷讷道。

  “原本是不会被找到的,但是大家都知道你从哪里来,想找李大成还不就是几天快马加鞭的事情。”孟祁焕说着,安慰的摸了摸李月寒的脑袋:“要是李大成和王凤被接到国都来,对于你外祖父来说才是奇耻大辱。”

  听了他的话,李月寒终于把心里的乱码捋清楚点了头:“是啊,到时候针对兴国公府的人再暗中下手把李大成和王凤宰了,兴国公府就是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楚了。”

  “就是这个道理。”孟祁焕点了点头。

  一旁的纪炀听了他们的话,沉吟片刻,后道:“小姐,姑爷,最近有消息传到国都,西北边境不稳,好些人都往国都逃难来了,不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