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3章 陈宅八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3章 陈宅八卦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纪炀的话没说完,李月寒是不知道西北有边境的,她一直以为西北没有他国了。而且白云村和黑土村那种地方,也不像是边境的样子。

  可孟祁焕在听了纪炀的话后却点了点头:“西北战事吃紧,大军退守永安县,你的消息还是很准确的,这消息我和陛下都是今天才收到的。”

  听了这话,纪炀大惊,赶紧跪下:“小人也只不过是因为身处梵天楼,各方势力错综复杂,自然耳朵也就多听了一些消息,但是小人的嘴很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姑爷请放心,既然小姐已经找到了,从此以后,梵天楼就是小姐的眼耳口舌,绝对没有背叛主子的念头!”

  见状,孟祁焕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李月寒,道:“还有什么想听的八卦吗?”

  李月寒摇了摇头。

  孟祁焕来之前,她听八卦听得津津有味。可是孟祁焕来之后,从纪炀的口中说出的事情桩桩件件都跟她有关。原本李月寒打算得好好的,兴国公府这门亲她是不会认的,但是万万没想到纪炀居然是兴国公府管家的儿子。

  原本觉得在国都还没有在白云村生活得舒服,转而又得知西北边境大军压线,她在原主的记忆里完全没有找到影子的大军居然退守永安县。

  这样一来,她几乎不用打听都知道,永安县柳家和被赶到镇上生活的李大成夫妻俩肯定是要从边境之地北上求安隅的。

  这么一想,李月寒气得狠。

  好不容易摆脱了奇葩的李大成和王凤,但是却被告知还有可能在国都遇到,更是生气了。

  坐在回将军府的马车上的时候,李月寒还沉浸在情绪里闷闷不乐。孟祁焕观察了她好一会儿,不由得笑了起来:“月寒,是不是在想如果李大成和王凤来了国都该怎么办?”

  “嗯……”李月寒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孟祁焕见状,拉住了她的手,安慰道:“放心吧,李大成和王凤最多只能在华希县落脚,国都是天子脚下,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定居的地方。李大成和王凤能有盘缠抵达华希县就不错了,想来国都,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听了这话,李月寒叹了口气,依旧忧心:“可若是我认了国公府这门外祖亲缘,外祖要接李大成到国都该怎么办?”

  “那好办,”孟祁焕将李月寒搂在怀中:“若是兴国公想要认你这个外孙女,又要把李大成这个姑爷接到国都,那就必然不会让什么都不是的王凤得好处。到时候李大成一个人住在国公府,还不是任由人磋磨。其实吧,我觉得只要王凤那个搅祸精不在,李大成还是很好拿捏的。”

  李月寒听了孟祁焕的话,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靠在孟祁焕的怀里,回到了将军府。

  在梵天楼听了那么多八卦,李月寒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很乏力。洗了澡后,躺在床上,正要沉沉睡去,在书房处理完公务的孟祁焕屏退左右,蹲在李月寒塌前,道:“月寒,陈府出事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睁开眼,看着孟祁焕,叹道:“你要是不放心季心月你就去看看吧。”

  “不是,”孟祁焕有些郁闷:“我寻思你都找到梵天楼去让别人给你讲八卦,还不如我主动来给你讲,还能避人耳目。”

  “这么说你是来给我讲季心月的八卦的咯?”李月寒一下来精神,原本担心李大成会来国都的情绪一扫而空,一下就兴奋了起来。

  见她对季心月的八卦这么感兴趣,孟祁焕有些无语。搬了一把小椅子坐在李月寒身边,道:“对,给你讲八卦来的。”

  “快说快说。”李月寒拥着被子坐了起来。

  “乞巧节宫宴后,季心月觉得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在府上喝得酩酊大醉,招幸了养在府中的面首,今天有人递出消息给我,说季心月把招幸的面首杀了。”说完,孟祁焕冲李月寒眨了眨眼睛。

  李月寒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季心月在府里养面首?等等,面首就是男宠,而季心月自己跟你说她还是完璧之身,这么说来她这么多年都没有对男宠怎么样?”

  “呃……”孟祁焕觉得这好像不是重点……

  “那季心月突然杀了招幸的男宠,是不是证明,她跟招幸的男宠有了夫妻之实?”李月寒突然兴奋了起来:“哦豁,我肯定猜对了!原本季心月觉得自己的完璧之身能在你这里换一点旧日情谊,却没想到你辣手摧花,她买醉消愁,最后把守了这么些年的清白附送给了男宠!这也太刺激了……”

  见李月寒一脸兴奋的样子,孟祁焕觉得自己把这个消息告诉她这个决定十分机智。

  毕竟李月寒刚刚还在为可能出现的李大成的事情闷闷不乐,这会儿已经精神饱满,一扫刚才的蔫儿状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该睡觉了。”孟祁焕摸了摸李月寒的脑瓜子,一脸宠溺。

  李月寒听话的躺下,主动拉住了孟祁焕的手,道:“虽然我讨厌季心月,但是却能想得到她现在是多崩溃,不如以将军府的名义递个拜帖吧?”

  “你这时候递拜帖,是给她火上浇油还是怎样?”孟祁焕哭笑不得:“季心月是自己作的,你别添乱,还怀着孩子呢,三天两头不着家,像话吗。”

  李月寒听了孟祁焕的话也觉得有道理,但是却没放开孟祁焕的手:“那你看着办吧,季心月这事儿虽然做得隐秘,但是既然你都能知道,那证明别人也都知道。估计季心月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到时候你要是动了恻隐之心,你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不反对你对旧情人好,但是你也得给我个心理准备。”

  孟祁焕更是哭笑不得:“什么旧情人,你在纪炀那边不是把我和季心月的过去打听得一清二楚了,我跟她哪里有旧情可以说的。”

  话音才落,孟祁焕低头看去,李月寒已经迷迷糊糊的开始入睡了。只是她的手还拉着孟祁焕的手,孟祁焕心中一片柔软,也不着急去做别的事情,而是轻轻的把李月寒粘在嘴角的头发拿开,微微叹了口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