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6章 国公府的小小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6章 国公府的小小姐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孩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余泽方到底也上了年岁,两鬓出现了斑白,但是却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月寒,道:“不管冰书的丈夫是谁,你都是我余家的孩子,你放心,你外公哪里舅舅去解释,不管如何,冰书不在了,我们既然找到了你,就不会让你在外吃苦受罪。”

  说完,余泽方看向孟祁焕,脸色有些不善:“若是孟将军对你不好,你也有靠山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心放下了一半,赶忙福了福身子,道:“得舅舅这番话,月寒也放心了。只不过认亲一事,还请舅舅低调行事,如今我在国都是不少人的眼中钉,我不想牵连兴国公府。”

  “咱兴国公府就没怕过事!”余泽方说着,又拿袖子擦起了眼睛:“这么多年,你吃了多少苦啊!”

  “请兴国公放心,我虽然没大本事,但是还是能护月寒周全的。”孟祁焕见状,不由得开口立誓。说完才觉得有一点点尴尬,不由得看向一旁镇定自若的李月寒。

  余泽方听了孟祁焕的话,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道:“叫什么兴国公!叫舅舅!”

  孟祁焕和李月寒是哭笑不得,二人齐齐俯身行礼,同唤了余泽方一声“舅舅”,惹得余泽方又开始擦眼睛。

  过了好一会儿,在李月寒和纪炀还有孟祁焕三人的轮流安慰下,余泽方终于平复了心情,不再动不动就抹眼泪了,这时候,余泽方才缓过点神来,道:“方才月寒说得对,就算要认亲,我们也得避着点耳目。至少是不能让那宫家人知道的,宫家没一个好东西!”

  说着,余泽方叹了口气,碍着男女大防,所以没有跟李月寒来一场抱头痛哭,但是看着李月寒的时候,眼神之中的疼爱之情却是丝毫不作假。

  “你娘在的时候,我就她一个妹妹,那是我心尖儿上的妹子,却没想到一朝离散,让她吃了那么多苦头。听你说的,你那个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外甥女你放心,舅舅我是绝对不会让那李大成还有他的续弦之妻有好果子吃的!”余泽方说着,一脸的嫉恶如仇,仿佛李大成在眼前的话,他立马就要把人拍死一样气愤。

  听了这话,李月寒无奈笑道:“舅舅,这事儿还得两说。”

  说着,李月寒看向孟祁焕。有的话她不好说,只能让孟祁焕来。

  “舅……舅舅,”孟祁焕显然没适应这个称谓,叫起来也有些不好意思:“今早的军报传来,西北大军压境,守城将士已经退守永安县。要是我们的猜测没错的话,李大成夫妻俩应该已经往国都方向逃难而来了。”

  听了这话,余泽方点了点头:“虽然如今的兴国公府不参与朝政,但是这种消息还是有所耳闻的。放心,只要李大成那夫妻俩敢来国都,本国公就不会让他们有好果子吃!”

  “舅舅,”李月寒道:“要是可以的话,把李大成接到国公府也不是不行。”

  “为何!”余泽方瞪大眼睛:“他磋磨你母亲致死,还拿着你母亲的陪嫁迅速娶了续弦之妻,这已经是大不敬了!”

  “所以一旦有了李大成夫妻俩的行踪,舅舅就把李大成一人接到国公府,不仅可以全了国公府的名声,还可以打击李大成夫妻俩,报了母亲当年之仇,一举两得。”

  听了李月寒的话,余泽方是连连点头,看着李月寒这个外甥女是越看越满意:“月寒的脑子真好,像你母亲当年鬼精灵的样子!”

  说着,余泽方的视线就落到了孟祁焕的身上,当即不乐意的哼了一声,道:“我们家月寒嫁给你,你可得好好护着她,别让她受委屈!更别让那季心月欺负到她的头上!之前本国公是不知道,如今知道了,就不能再看着那季心月为非作歹了!”

  “舅舅教育得是。”孟祁焕语气坚定道:“我同那季心月本来也没有什么,实在是外人以讹传讹。”

  “最好如此!”

  这边余泽方和李月寒相认后,又拉着李月寒说了半天的话,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梵天楼,马不停蹄的回到兴国公府,把这个消息转告给了老国公。

  和他们所有人想的不同,老国公不仅没有嫌弃李月寒是她母亲和李大成这种身份的人生的孩子,也没有如李月寒他们所计划的那样低调认亲,反而是公开宣布李月寒就是他们国公府的孩子。

  一时间,整个国都上流圈子的人都懵了。

  李月寒是谁,他们知道,是一个村姑,是铁骑将军孟祁焕的妻子,是陛下亲封的一品诰命翰容夫人。

  怎么不过短短两个月过去,李月寒又多了一个身份,而且还是国公府的小小姐!

  这怎么说?

  消息传到陈宅季心月的耳朵里的时候,季心月又砸了一屋子的东西,气得双眼发红。

  “那个贱女人!怎么和兴国公搭上关系的!”季心月砸完了,坐在地上气得大喘气儿的时候,她母亲终于推开门走了进来。

  “心月,”季夫人看着满地的狼藉,眼中多是烦躁,但是却不得不按下性子来劝说季心月:“你就别再自己气自己了,娘去打听过了,李月寒的生母是余冰书,是当年兴国公府走失的大小姐。”

  “兴国公府的人还真是不要脸!”季心月口无遮拦的骂道:“一个走失这么多年的女儿居然还当宝贝一样念着,殊不知高贵如余大小姐,最后也成了泥腿子身下玩物!”

  听了这话,季夫人赶紧来捂季心月的嘴,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后,压低声音劝道:“你也收敛收敛你的脾气,这段时间闹出来的事情够多了,如今府上可是布满了陈家旁支的人,你这般口不择言,要是让人传到兴国公府上,又得吃瓜落!”

  虽然很不服气,但是季心月也知道自己亲娘说的有道理。但是越是知道亲娘说的有道理,季心月的心里就越恨:“娘,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拦着我!”

  虽然季心月说得没头没脑,但是季夫人知道她指的是那一晚。当下,季夫人心里老不高兴了,可是面上却还得装得一脸和蔼,道:“娘拦不住啊,你那天被李月寒那个小贱蹄子刺激得太狠,回来喝得酩酊大醉,娘有心要拦着你不去跟那些男人欢好,可娘有心无力呀!”

  听了这话,季心月的眼睛更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