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7章 半点不输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7章 半点不输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别说了!不要再说了!”季心月瞪着自己的娘亲,目眦欲裂的模样可怖至极。

  季夫人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心月,事已至此,你应当接受才是。即便是你和孟将军无缘了,你也还是陈家夫人。旁支的人就算想拿这事儿说你,咱们还有季家撑腰,他们翻不起浪花。过两年从旁支里过继个年纪小一些的孩子养在膝下,也全了这一辈子了。”

  “你懂什么!我这一辈子没有孟祁焕,我生不如死!”季心月吼道:“那个贱女人居然是余冰书的女儿!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娘,你说,她不是余冰书的女儿,对不对!”

  听了这话,季夫人叹了口气:“我也没见过余大小姐,兴国公府搬迁至国都的时候,她已经走散了。我也只是早年间看过她的画像,如今一想,倒是和李月寒有几分相像,只是这两日为娘听外头的说法,说那李月寒,和余大小姐年轻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季心月疯了一样的喊:“李月寒只是一个村姑!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村姑!不可能有那么高贵的出生!对,她就是个村姑!就算她是余冰书的亲女儿又怎样!她爹还是个乡下泥腿子!指不定她娘当年就是被强迫委身才有的李月寒,她就是个野种!是个孽障!”

  看着季心月几乎要失去理智的模样,季夫人心疼之余,更多的是心惊。

  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心比天高,定然是不会甘愿做一个陈家的遗孀。所以季心月养面首的时候,季夫人没有说话。孟祁焕返京后季心月频繁想要接触孟祁焕而未果的时候,季夫人没有说话。

  只是季夫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优雅可爱,知书达理,贤良淑德的女儿居然已经成了一个疯妇……

  想起乞巧节那天晚上季心月酒后的疯狂,季夫人只能暗自叹气。好在次日她就骗季心月喝了绝子汤,否则要是真的怀孕的话,那就不只是在陈宅内丢人那么简单了……

  季心月兀自沉溺在自己的情绪里,没有发现自己娘亲看向她的时候那复杂的眼神,犹自咒骂着李月寒,反反复复的强调她和孟祁焕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直到天黑,季心月终于体力不支昏睡过去。

  季夫人独自坐在黑暗里,看着月光映照下,季心月乖巧安静的轮廓,忍不住落下泪来。随后,她从床底下拖出一团用碎步拼接成的绳子,将季心月的四肢和身子牢牢的固定在床上后,看着季心月,深深的叹了口气。

  “心月,别怪娘狠心。如今我们母女相依为命,只有保住了你的名声,我们才能继续过现在的生活。你放心,娘不会困你太长时间,只要你及早醒悟,娘一定第一时间放开你。”

  说着话,季夫人又掉下泪来。

  “老夫人切莫太过伤心,小姐会明白您的苦心的。”跟了季夫人多年的吴嬷嬷赶紧安慰她:“我们小姐冰雪聪明又善解人意,一定不会怪你的。”

  听了吴嬷嬷的话,季夫人咬着帕子呜咽了许久,看着季心月的眼睛里充满着疼惜。

  而此时,在兴国公府,却是另外一派景象。

  李月寒和余冰书年轻时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老国公见李月寒一次就要哭一次。他和余冰书的生母情意深重,自从余冰书走失后,老国公夫人就病倒了,几乎是没过几个月就撒手人寰,所以余冰书也就成了老国公心里的一处不可触及的痛。

  如今见到和自己女儿几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李月寒的时候,老国公克制了多年的情感终于得到宣泄,再加上着实也是上了年纪了,每次见到李月寒都得哭一场。

  从将李月寒认回来之后,老国公就让自己的继室夫人好好筹办李月寒的认祖仪式。好在老夫人原本和原夫人关系很好,所以对李月寒的回归也十分重视。

  足足筹备了三天,将名帖发放至国都城所有的贵族世家之后,才隆重的把李月寒迎进了兴国公府。

  原本,就算是兴国公是实习的爵位也未必会引起多少人的重视,但是李月寒是当今陛下身边红人的夫人,又是国朝唯一一个有封号的诰命夫人,故而认祖仪式这天的晚宴,大半个国都城的贵族世家都派了自家的主母嫡女来恭贺,国公府可以说是热闹非凡。

  “月寒,来,”余泽方的夫人方氏对李月寒十分亲近,知道李月寒怀着身子,所以都尽量不让她过多劳累。尽管今天的兴国公府门庭若市,但是方氏还是在尽量避免李月寒走来走去的基础上,为李月寒引见各大贵族世家的夫人小姐们。

  “这是武国公府的元夫人和元大小姐,”方氏一边牵着李月寒的手,一边给李月寒介绍:“说起来,元夫人和你娘是平辈,你和元大小姐是同辈,你该唤元夫人一声姨妈,元大小姐也算是你的表妹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面带微笑,微微俯身:“元姨妈,元表妹,初次见面,月寒是粗人,若有礼数不周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元夫人本来就听说李月寒是乡下出身,在没见到李月寒之前,心里其实是顶看不起的,但是见到李月寒之后,一瞬间就改了印象。如今见李月寒主动示好,更是赶紧虚扶了一把:“哎呀都是自家人,咱们别走这套虚礼了。月寒啊,你如今也是一品诰命夫人了,还是唯一一个有封号的夫人,可以说是咱们这些臣妇里顶尊贵的,给我行礼可真是折煞我了!”

  “元姨妈说的哪里话,月寒是小辈,给姨妈行礼是理所当然的。”李月寒不骄不躁,站直了身子,面带微笑缓缓说道。

  尽管李月寒如今挺着四个月的孕肚,行动之余难免有些笨拙,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大方。元夫人和元大小姐原本觉得今天能看李月寒个笑话的,可见到李月寒之后,却不由得打从心底里感叹。

  李月寒虽然是乡下出身,可这身气度却是半点不输她们这些名门闺秀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