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22章 你这姑娘怎么想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2章 你这姑娘怎么想的?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那边,余泽方听门房来报李月寒和孟祁焕登门,心里不知多高兴。着人去请老国公之后,他就开开心心的往大门口走来,因为心里开心的缘故,走路生风,快得很。

  却没想到刚到门口附近,就听到了李月寒和元灵儿的对话,当下便黑下了脸:“元灵儿!谁允许跟我们兴国公府的小小姐这么说话了!月寒,你别走!”

  听到余泽方的声音,李月寒便停下了脚步。

  余泽方很快走到近前,一双眼睛愤恨的瞪着元灵儿。

  元灵儿全然没想到余泽方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当即有些心慌:“表叔,是翰容夫人误会我的话了……”

  “你当本国公没脑子吗?”余泽方生气得很:“月寒能认祖归宗,我们兴国公府全家上下都非常高兴,你居然敢在我兴国公府挑拨离间,难不成你们武国公府当我们兴国公府没人了吗?”

  说完,余泽方当即叫来了守在门口的护卫,让他们把元灵儿刚刚跟李月寒说的话复述一遍。

  元灵儿当即脸色惨白,跪地求饶:“表叔,灵儿不是故意的,灵儿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在没有她之前,灵儿明明才是两个国公府最受宠的那个啊!”

  “哼,”余泽方看着跪在他跟前的元灵儿,眼中的不耐烦十分明显:“我们兴国公府攀不起你这位武国公府的嫡小姐。”

  说完,他转身去迎李月寒,叹了口气,主动跟李月寒道歉:“月寒丫头,你别往心里去。本来我们兴国公府和武国公府也只是表亲,你外公思念你母亲,这位武国公府的元小姐又会哄人开心,所以两府之间常有来往。”

  听余泽方主动解释,李月寒也不拿乔,跟余泽方俯身见礼之后,才缓缓道:“舅舅放心,月寒并没有把元小姐的话往心里去。方才之所以顺着她的话说,也是不想在大门口跟元小姐起冲突。我方才往外走,也是想去寻我夫君一起进门。”

  “什么?”元灵儿一听这话,当即从地上站了起来:“你和孟将军一起来的?你为何不早说!”

  听了这话,不等李月寒开口,余泽方就一眼睛剜了过去:“我们家月寒跟谁一起回家,还要跟你这位武国公府的小姐报备不成?”

  被余泽方这么一说,元灵儿当即反应过来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立刻低头啜泣:“表叔说的哪里话,灵儿只是觉得翰容夫人和将军一起来的,应该提前知会才对。”

  “你怎么知道月寒没有知会?”余泽方现在是怎么看元灵儿怎么不顺眼:“门房来通报本国公的时候就说得清清楚楚,是我们家月寒带着她夫君一同来的,怎么,你没听到的就不是知会了?”

  “我……”元灵儿怎么也没想到素来最和蔼最温良的余泽方如今会这样尖锐的护着李月寒,当即更是恨得不行:“表叔!她李月寒到底是出身低微,表叔连查都不查就确认李月寒是冰书表姑的孩子吗?”

  “我们兴国公府的家务事,不牢你武国公府的小姐费心。”余泽方说完,给身边的小厮递了眼色。

  小厮很是时候的走到元灵儿身边,道:“元小姐,请吧。”说着,他把手朝着门外让去。

  正好这时候孟祁焕进门,一眼就看到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不由得愣了愣,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李月寒跟前,也不管余泽方,只关切道:“月寒,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李月寒微微摇头。

  孟祁焕这才看向一旁的余泽方,道:“晚辈给兴国公见礼了。”

  余泽方这会儿看孟祁焕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理都不理他,而是温柔的看向李月寒,扯开笑脸,道:“月寒随舅舅来,刚刚舅舅已经把你回家的消息通传给你外公了,想来你外公正开心的等你呢,我们不让不相干的人搅了心情。”

  正说着话,得了消息的国公夫人方芷兰也来了,见这会儿气氛不对,便赶紧上前拉住了李月寒的手,剜了余泽方一眼:“你这个舅舅怎么当的,咱们月寒可是怀着身子的姑娘,你就这么让人站在门口吹冷风啊!”

  说着,方芷兰拉着李月寒就朝内走去,竟是看都不看元灵儿一眼。

  余泽方见李月寒被自己媳妇儿带走,便算是松了口气,看了一旁的元灵儿一眼,吩咐道:“来人,安排车马,本国公亲自送元家大小姐回去!”

  一听这话,元灵儿的脸都白了。

  余泽方转头看向孟祁焕,气道:“你还杵这儿干嘛!你媳妇儿都进去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心中实在好笑,但是却不好表现,当即作了一揖,然后追着方芷兰和李月寒去了。

  元灵儿看到孟祁焕也走了,当即眼泪就掉了下来:“表叔!你知道灵儿心属孟将军,难道就不能成全灵儿吗?”

  余泽方瞪眼:“你这姑娘怎么想的,居然想我帮着你跟我外甥女抢男人?”

  “我……”元灵儿属实没想到余泽方会这么说,一时间面上有些难堪,也说不上话来。只能原地一跺脚,哭着跑出了兴国公府。

  余泽方倒是毫不在意,冲着元灵儿的背影翻了个白眼,转头也往里头走去。

  “国公爷,不是说送武国公府小姐吗?”小厮故意在余泽方身后问了一句。

  余泽方头都不回:“有个车让她自己回去就成了,我一个国公爷去送一个小辈,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做人了!”

  话音落,余泽方已经走远了。

  元灵儿本来还在兴国公府门外想着一会儿余泽方送她回去的路上怎么跟余泽方解释,却没想到听到这么一句话,当即心里头便觉得更加难堪,甚至都不等兴国公府的人套好马车,领着自己的两个丫鬟就哭着跑了。

  这时候,方芷兰已经跟李月寒朝内院走去了:“月寒,你别里那元灵儿,她仗着自己年纪小,又和你娘有几分模样相似,没少往咱们兴国公府找好处,而且舅妈听说她属意你夫君,昨天找借口在兴国公府留宿,估计想的就是今天跟你夫君打个照面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