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23章 天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3章 天花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方芷兰的话,李月寒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老一辈人总是喜欢多想一些,但是李月寒知道,她虽然嘴上总是跟孟祁焕犟,说着一些不信任他的话,但是心里还是相信他的。

  至少在感情方面,李月寒相信现在的孟祁焕不会有二心。

  这么想着,她的左手下意识的抚上了微微隆起的小肚子。

  方芷兰见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嘻嘻哈哈几句就把话题揭过了,一直引着李月寒去拜见了老国公,然后留李月寒吃了中饭。

  余泽方大概是迁怒了孟祁焕,李月寒随方芷兰进了内院这之后,孟祁焕一直到了中饭的时候才跟余泽方一起出现。

  只不过仔细看余泽方的面色,已经没了早晨在国公府门口时候的怒意,看向孟祁焕的时候,眸中还常有笑意。李月寒想,大概是孟祁焕又把她的舅舅给说服了。

  没办法,孟祁焕这个人,只要他愿意,真的几乎没有处理不了的人际关系。

  余泽方夫妻俩本来是想让李月寒住几天的,但是李月寒推辞了。

  “左右将军府离国公府不是很远,我也已经在国都定居下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回来叨扰舅舅和舅妈呢。”李月寒笑吟吟的反握住了方芷兰的手笑道:“而且我毕竟是新受封的命妇,还有身孕,总呆在国公府,容易引起圣上疑心我们夫妻不睦。”

  听了李月寒的话,余泽方和方芷兰也觉得有理。

  期间贺正天着人进门来找孟祁焕,说是有军务要着急处理,孟祁焕便走了,临走前再三叮咛嘱咐,让李月寒安生呆在国公府里,他天黑之前一定会回来接他。

  一行人目送着孟祁焕骑上不知道贺正天这小子什么时候牵来的骏马离去之后,方芷兰不由得拉着李月寒的手开始抹眼泪:“月寒啊,舅妈现在看你有夫君疼爱,心里实在是欢喜,再一想你那苦命的娘,这心里又十分痛……”

  说话间,竟是已经伏在李月寒的肩上泣不成声。

  一旁的余泽方见状,眼眶也是泛红。只不过他到底是男人,情感上也矜持不少,只拍了拍方芷兰,道:“兰儿,都过去了,前事不可追,不要再想了……”

  “月寒啊,我想着,等天下清明之后,我还是要去一趟黑土村,去你说的,你娘的埋骨之地把她带回来。她生前流落他乡,死后总是要落叶归根的。”余泽方说着,叹了口气。

  李月寒实在是不习惯这种气氛,便轻轻拍了拍方芷兰的肩膀,柔声道:“舅妈,舅舅说得对,前事不可追,你莫要太过伤心,把自己的身子伤了就不好了。”

  “我一想到你娘那么小小一个姑娘家,在国公府娇养到及笄,本来正是大好年华的时候,却被……却被磋磨致死……我这心里就不能不难受。”方芷兰一边垂泪,一边把手摁在胸口,看得人很是心疼。

  听了她的话,李月寒骤然想起一件事。

  她记得余冰书当年和国公府走散之后,先是到白云村想落户籍,但是却因为种种缘故没有人替她作保,转而她才去的黑土村。

  被李大成玷污后,余冰书几乎是顺理成章的嫁进了李家,而余冰书当年的陪嫁据说很是丰厚,不像是一个孤女能拿得出来的。

  所以一度有不少人认为,余冰书是某个家道中落的大小姐,大家都等着看李大成倒霉,却没想到余冰书生下原主后不过两三年就死了。

  那么……为什么余冰书一个走失的大小姐,身上会有那么多财物,不仅能支撑她落户,还能作为陪嫁一并带到夫家?

  花厅内,方芷兰已经停下了哭声,正和余泽方坐在一起听李月寒说自己记忆里仅有的余冰书。

  说到这些的时候,李月寒微微蹙眉,看着余泽方,道:“舅舅,当年我娘是怎么走失的?”

  余泽方沉着脸,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出了真相:“你娘……严格上来说,不是走失的,是被拐走的。”

  李月寒大惊:“什么意思?”

  “天花,你知道天花吗?”余泽方小心翼翼的看向李月寒:“从宁泗城回国都的路上,你娘心好,接济了几个难民,却没想到被传染了天花。”

  “最初你娘发病的时候我们就停下来找大夫了,但是圣谕仿佛催命一样,我们只要抵达一座城镇,停留的时间超过三天,就会有官员上门,几乎是拿刀压着我们全家往国都来。”

  “后来你娘的病实在是不能颠簸了,你外奶奶狠了狠心,原本是要自己留下来照顾你娘,让你外爷爷带着我们全家人继续朝国都赶来,但是圣谕不准,说你娘可以留下继续治病,但是别人必须上路,最多只能留两个人照顾,但不得是嫡系血亲。”

  “后来你外爷爷一狠心,把当时身边唯一一个妾室,也是你外奶奶的表妹留下来照顾你娘,同留下的还有你娘的贴身侍女,以及许多银子以及珠宝首饰。”

  “几乎是在我们全家抵京都的前后脚功夫,你外爷爷的妾室就没了,据当地官员来说,是你娘的贴身侍女见财起意,杀了你外爷爷的妾室,把你娘带着跑了,从那之后,就再也没你娘的消息了。”

  说起这件陈年旧事,余泽方脸上满是自责:“若是当年,我们余家硬气一点儿,说不定你娘也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小娘娘也不会死。”

  听了这些陈年旧事,李月寒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看余泽方和一旁哭泣不止的方芷兰,她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只能暂时放下心里的疑虑,贴心的安慰着他们夫妻俩。

  后来是实在午困了,方芷兰才安顿李月寒道香阁睡下。

  “你同孩子说这些做什么!”迷迷糊糊之间,李月寒好像听到了方芷兰在嗔怪余泽方:“好不容易认回来的外甥女,万一因为这些事儿记恨我们这些长辈怎么办!”

  “不会的,”余泽方柔声安慰:“月寒很好,不是不懂事的姑娘。”

  随后,李月寒就陷入了梦乡。

  只是在她睡过去的前一刹那,她终于想起来自己疑惑什么了。

  为什么当年兴国公府会突然被先皇怀疑有通敌之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