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24章 舅妈的安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4章 舅妈的安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没等李月寒仔细思索,她就睡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孟祁焕已经坐在塌边看书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李月寒小声问道,声音仿若呓语,若不是孟祁焕坐在边上,他可能也都听不到。

  见李月寒睡醒,孟祁焕把手里的书放到一旁,冲她笑了笑,柔声道:“才回来一会儿,舅妈说你应该快睡醒了,我就干脆进来等着了。舅妈还说你现在身子沉,嗜睡是正常的,让我不要担心。”

  听了这话,李月寒也笑开了。

  有孟祁焕在身边,李月寒的心也更加安定了,旋即,她想起了自己临睡前的疑惑,便小声问道:“你知道当年兴国公是因为什么事被先皇怀疑里通外敌的吗?”

  听了这话,不知道是不是李月寒的错觉,她总觉得孟祁焕似乎是停了一会儿,然后才冲她展露笑颜:“这事儿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要不你问问纪炀?”

  “你要是都不知道的话,我觉得纪炀应该也不会知道了。”李月寒叹气:“毕竟当年纪炀也不大。”

  “别想了,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想多了也只是给自己徒添烦恼。”孟祁焕说着,掐了李月寒的脸一把,后道:“这段时间也没见你少吃啊,怎么还瘦了?”

  见他不正经起来了,李月寒也没好气的瞪了回去:“都让我肚子里的宝宝吃了!”

  本以为孟祁焕会顺着李月寒的话继续跟自己笑闹,却没想到孟祁焕面色一肃,指着李月寒的肚子就道:“不管是闺女还是儿子,我都警告你,不许分你娘的肉!不然你出世了,为夫连一块肉都不给你吃!”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笑出了声:“你是呆瓜吗,堂堂大将军居然威胁未出世的婴孩,扬言不给肉吃,你是想让别人笑死你吗?”

  见李月寒笑了,孟祁焕也展颜,将她的手贴到自己脸上,柔柔道:“笑死就笑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二人正说着话,门外传来两声清嗓声,李月寒赧然把手抽了回来。

  只听门外方芷兰的声音柔柔传来:“姑爷,月寒醒了吗?”

  “已经醒了。”李月寒这时才惊觉香阁的门被孟祁焕关上了,这青天白日的,指不定她这个新认上的娘家人以为她大白天的跟夫君在房间里做什么呢。

  这么想着,李月寒推了推孟祁焕:“你快去把门打开!”

  话音落,方芷兰已经推门而入了。

  见到孟祁焕坐在李月寒塌边,脸上也没什么不高兴的,而是让人赶紧伺候李月寒梳洗一下,然后又摆了不少小点心进香阁里,忙活了好一会儿,这边才顾上跟李月寒说话:“我想着你醒了应该要饿,就着人准备了一些小点心,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此时李月寒已经简单洗漱过了,睡散了的头发也被丫鬟侍女拾掇整齐。见方芷兰这么用心,不由得心里涌上一层暖意:“谢谢舅妈,这些好吃的我肯定都喜欢。”

  “喜欢一会儿带点儿回去。”方芷兰说着,就在李月寒身边坐下,又道:“不过你也不能多吃,不然孩子在肚子里长得太大了,生产时候就太危险了。”

  “我会注意的。”李月寒点了点头。她怀的是双胞胎这件事还没告诉方芷兰,但是她的肚子一天一天跟吹气球一样大起来,明显比同月份的孕妇要大上一轮,难免会让方芷兰担心。

  只是怀双胎这件事生产的时候又是双份的凶险,让方芷兰知道后,难免更加担心,所以李月寒暂时也不打算告诉方芷兰。

  方芷兰见李月寒乖巧懂事,又见孟祁焕极懂礼貌,在其进屋之后,主动跟方芷兰打了招呼去外面等着,便对孟祁焕又多了几分好感。

  “以前人人都说孟文琢国士无双,当时我还跟你舅舅说呢,这男人外头名声过盛未必是好事,时间久了难免招惹些花儿啊草儿的,又风闻他当年和季心月那样的人有一段过往,都觉得这个人要不得。”

  “再加上他如今任大将军职,我跟你舅舅都觉得他虽然早年间颇有才名,但是如今也不过一介武夫,不是看不起武夫,实在是大多数武夫都粗野莽撞,不懂得疼人,故而一直都不是很喜欢他,觉得他不是女儿家良配。”

  “可如今见他对你时行动细腻,尽管已经是夫妻了,也十分守规矩不说,你有孕这么久,也没听你说过他外头有了别的女人,便觉得丫头你是找对人了。”

  这还是李月寒第一次在方芷兰这里听到如此不加掩饰的,对孟祁焕的赞赏,不由得有些疑惑:“舅妈是有什么话想说吗?”难不成是想给孟祁焕找个排忧解闷的女人?知根知底好控制那种?

  “你别瞎想,我只不过是感叹几声,孟文琢这样的孩子,如今可不多见。你看看,哪个像他这样的能臣,出行时不仅前呼后拥,后宅更是御女无数的。”方芷兰说着,又拉住了李月寒的手:“只是舅妈也要说说你,男人的心只要在你这里,你也不用介怀他身边有什么莺莺燕燕。左右你现在怀着身子不方便,不如找个知根知底的丫头,让她替你去服侍文琢。”

  听了这话,李月寒叹了口气,故作目光幽深,道:“舅妈,实在不是我不愿,是我夫君他拒绝!”

  “哦?这话怎么说?”方芷兰显然也有些意外。她都做好了李月寒拒绝的准备了,怎么剧本不对?

  “我来国都之前,夫君的将军府里连近侍都是男的。是为了照顾我,才从外头采买了一批身家干净的侍女回来,要不是我同他生活过一段时间,我都要以为他好男风了……”李月寒说着,又叹了口气:“我也曾跟夫君说过要不要找个丫鬟先伺候身侧,他足足跟我生了两天的气……”

  听了这话,方芷兰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丝羡慕,但是语气却是欣喜的:“如此甚好,我方才还在担心呢,万一文琢那孩子要找个暖床的,回头你生小气。现在我也好放心了!”

  “舅妈这话何意?”李月寒疑惑:“莫不是舅妈有安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