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25章 亦是我的梦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5章 亦是我的梦想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原是有的,”方芷兰倒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只是被你刚刚一说,觉得还是不要掺和的好。说来惭愧,虽然元灵儿今早在我们国公府门口放肆,但是她的态度正正好跟如今国都大多数的名门贵女一个心思。”

  “那些家大业大,根基深厚的嫡女肯定是另有打算的,但是庶女就不一样了。庶女要么为高门妾,要么低嫁为妻,那些世家大族的心思可肮脏得很,舅妈也是担心你防不胜防,想着把我养女送到你身边,一来你孕期可以照顾你,二来也可以给文琢暖床,好让他歇了跟外面那些女人来往的心思。”

  “等你孩子生了,我那养女你要看得顺眼,收入房中也行,留在身边伺候也行。毕竟你是我们余家的姑娘,这点还是要依着你护着你的。”

  方芷兰的想法无疑是当下最典型的封建礼教洗礼后的女人想法。李月寒甚至有些庆幸,自己穿在一个不用缠足的年代……

  李月寒想说方芷兰的想法不对吧,但是在时代背景的控制下,方芷兰的想法无比正常,就是一个操心的长辈忧心外嫁的女儿会不会因为怀孕而失了夫君的心,所以才想让一个信得过的人到她身边帮着她照顾她。

  不得不说,刚怀孕的时候李月寒心里什么念头都有,甚至也没少想过孟祁焕会广纳妾的事情。所以最开始的时候她的心思其实是很浮躁的。

  好在那几天一直在赶路,一路上有小灵犀的陪伴,多少让李月寒没那么焦虑。

  到了国都之后,她着急忙慌的给老皇帝递了投名状,多多少少也有一点点慌张的意味在里面。

  所以面对此时谆谆劝道,李月寒虽然不能全听,但是却也不忍拂其意,只能耐着性子道:“我夫君是个极克己复礼之人,在后宅事情上,他全然尊重我的决定,也不会在外面跟别的女子有什么相与。而且,舅妈的养女必然是养在身边多年的孩子,怎么能为了我把人家姑娘的一辈子都踩碎了呢。”

  听了这话,方芷兰又是一阵掉泪:“好孩子,是舅妈想岔了……别看舅妈是有儿有女的,但是你弟弟妹妹年纪比你还小,舅妈的养女兰姑娘是刚到国都的时候就领养的孩子,诗书礼仪教导着,一切都是按照名媛该有的样子来养着的,虽说后来我有了一儿两女,但是却从没有把兰姑娘当成外家孩子……”

  见方芷兰落泪,李月寒又是一阵劝。好不容易把方芷兰劝住了,二人用了些点心,方芷兰说要带着李月寒走走,孕妇不能总坐着躺着。

  李月寒很赞同这个观点,便跟方芷兰相携出了香阁,远远地,孟祁焕站在檐下看着手里的一卷书,身边站着一个身着藕粉银线长裙的姑娘,正拿着手里的花灯跟他说着什么。

  方芷兰见到这一幕,正欲喊那姑娘,被李月寒先一步拦住了。

  只见那穿着粉色长裙的姑娘兴致勃勃的跟孟祁焕说着什么,时不时还抬起自己手里的花灯对天看,指着上面一两处跟孟祁焕说话。

  可孟祁焕的眼睛却始终落在手里的书卷上,只有那姑娘好像问急了才会应一两个字。

  很是冷淡。

  “看来真是舅妈想岔了……”方芷兰叹道:“那便是兰姑娘,从两岁开始就被养在舅妈身边,性子很是温柔,像你娘当年年轻的时候……”

  说着话,方芷兰便也不再停留,牵着李月寒就朝着檐下的两人走去了。

  “娘亲!”兰姑娘见到方芷兰走来,笑得眉眼弯弯:“我找到昨天落下的兔子灯啦!还是孟哥哥帮我修好的呢!”说话间,小女儿娇态毕现,脸上飞上两团红晕,看着十分娇憨可人。

  “什么孟哥哥,那是你妹夫!”方芷兰担心李月寒多想,当即便板着脸冷下声:“没大没小的,规矩都学哪里去了!”

  听了这话,兰姑娘愣了愣,随后立刻收起了满脸恣意张狂的笑容,微微低头认错,转而到李月寒跟前俯身见礼,道:“表姐不要往心里去,我只是寻回了兔子灯,一时间开心得没了方寸。”

  李月寒虽然一直没说话,但是却也一直在观察着这位兰姑娘。

  所以李月寒完全没错过在她刚和方芷兰过来的时候,这位兰姑娘眼神中一闪而逝的骄傲和得意,仿佛斗胜了一般,迫不及待的要炫耀。

  “舅妈,”孟祁焕怕李月寒误会,又不好当着人家姑娘的面落了她的面子,着实斟酌了一会儿才开口:“这位姑娘是何人?”

  昨日的认亲宴,兰姑娘是没有出席的。不仅兰姑娘没有出席,国公府所有的庶子庶女以及妾室都不允许出席,故而孟祁焕也没见过兰姑娘。

  “这位是舅妈的养女,兰姑娘。”李月寒见兰姑娘的脸都僵了,便主动介绍,而后又问道:“文琢,你怎么在这里?”

  “你与舅妈说悄悄话,我一个男人总不好听墙角,就找了本书,在这儿打发时间。”孟祁焕一脸无辜:“原本是想去看看舅舅和外爷爷的,但是国公府太大了,没你在身边,我怕走丢,所以就在香阁附近站着了。”

  见他这么说,方芷兰心里也有了数。喊人来把兰姑娘带下去之后,转头就跟李月寒道歉:“抱歉月寒,是舅妈思虑不周,没有事先跟你知会一声就告诉了兰儿,那丫头自是个有主意的,我倒是真没想到她会自己跑出来……”

  孟祁焕多少也是知道点儿后宅中事,所以从兰姑娘一出现就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可是当着方芷兰的面,孟祁焕要给李月寒面子。

  “舅妈说的哪里话,说起来是我僭越了,这里毕竟是后宅,我虽是陪月寒回娘家,可到底是外男,本就不应该在后宅逗留。”说话间,孟祁焕把书放在一旁的矮凳上,伸手牵过了李月寒,又转头看向方芷兰,道:“舅妈的心意我懂的,只是我这一辈子只要月寒一人足矣。”

  听了这话,方芷兰和李月寒同时看向孟祁焕。

  随后,听到孟祁焕轻声道:“一生一世一双人是月寒的梦想,亦是我的梦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