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26章 柳家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6章 柳家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咳咳……”李月寒被孟祁焕的话惊了一惊,犹记得这是她当初教给小灵犀的话,这厮从哪儿听到的……

  “嗨,你们年轻人自是有想法的,”方芷兰也被孟祁焕的话惊着了,好在她反应快,赶紧打了个哈哈。

  一直在国公府呆到天色擦黑,用过了晚饭后,李月寒和孟祁焕才回到将军府。

  晚饭是在老国公的院子里吃的,除了老国公外,只有李月寒夫妻俩和余泽方夫妻俩。临出门的时候,李月寒仿佛听到了有人在大哭,但是回头看了好一会儿都没见到人影。

  方芷兰热情,李月寒喜欢的甜品足足装了一个食盒。一边嘱咐李月寒不要贪嘴,一边让人多拿一点,李月寒简直哭笑不得。

  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李月寒还是让厨房准备了不少吃的,然后打开了空间,让两个孩子出来吃了一顿后,这才把他们送回空间内。

  孟祁焕依旧忙碌,把李月寒哄睡了之后,转头又回到了书房,一直忙道天色亮起,才匆匆换上朝服上朝去了。

  李月寒醒过来的时候,国公府来人喊她去吃饭,李月寒推辞了,洗漱完毕就起身出门了。

  小宅。

  “夫君,这院子也太小了,你跟老太爷说说,要不咱们换个大一点的院子吧,不然到时候孩子出生了,院子就住不下了。”王荷花正窝在柳志远的怀里,嗲声嗲气道:“二娘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咱们在永安县的时候什么时候住得这么憋闷过。”

  二夫人就是柳志远的亲娘,王荷花如今才被扶正没多久,自然是要多亲近亲近柳志远的亲娘了。

  “别说了,我娘昨天差点儿让我爹丢了,这时候要是我再去提换院子的事儿,指不定我爹能连我一块儿丢了。”柳志远叹了口气,心里也觉得不舒服。

  “怎么会呢,夫君可是柳家大少爷,如今蓉蓉妹妹只有一个女儿,大夫也说了我肚子里是个男丁,柳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可是就落在咱们夫妻俩头上了,自然和二夫人是不一样的。”

  听了这话,柳志远皱了皱眉:“你这么说也有点道理,只是……”

  “夫君……”王荷花嗲声嗲气的撒着娇:“咱们的孩子就快出生了,夫君也不想孩子生下来就吃苦吧。”

  “话虽如此,但是太爷爷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柳志远叹了口气:“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我们柳家怎么就在国都也有置业,从小到大我都没听家里人提起过,柳家在永安县虽然算是大户,但是在天子脚下,权贵云集的国都,可真是什么也算不上……”

  不得不说,柳志远还是有点脑子的,不至于到了国都还觉得自己是永安县大户,实打实的二世祖。所以尽管他也觉得在李月寒这个小院子里住得不舒坦,可也没有去附和自己亲娘的意见。

  “夫君怎么能这般妄自菲薄,”王荷花心疼的靠在柳志远怀里:“就算咱们柳家在国都算不上大户,可也比那些普通百姓要好许多。如今咱们家这么多人都蜷缩在这个小院子里,传出去了,咱们柳家的脸可挂不住啊~”

  王荷花住惯了永安县的大房子,如今要她住在这个小宅子里,自然是一百个不舒坦。而且王荷花这人心肠硬,当初从永安县搬走的时候,李蓉蓉好歹还跟柳家求了一份恩德,把李大成和王凤夫妻俩带上,安顿在华希县。

  但王荷花却没有帮自己还住在白云村的爹娘说半句话,甚至柳志远主动问及要不要把王琴夫妻俩带上的时候,王荷花还故作大方的说不想给柳家添麻烦。

  殊不知,她自以为的懂事,只能在柳志远这样没脑子的男人眼中换一点好,落在柳太爷和柳天祥的眼里,王荷花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要不是离开永安县的时候王荷花已经怀孕了,就以柳太爷的脾气来说,王荷花这个孙媳妇是绝对不会带上的。

  可王荷花不这么认为,她一直觉得李蓉蓉生了个女儿,柳志远又对她没了新鲜劲儿,只要她抓紧柳志远的心,柳家孙子辈儿的男丁还是得从她的肚子里出来。

  故而一路上不知道做了多少妖,要不是她还怀着孕,半道儿上都不知道被丢下多少回了。

  “荷花,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爷爷那脾气,”柳志远叹了口气,手放在王荷花的大肚子上,语气也不自觉的温柔了起来:“爷爷觉得咱们如今应该低调,应该知足常乐,所以是绝对不可能想当初在永安县那样生活了。”

  “为什么呀,”王荷花撇了撇嘴:“都说国都寸土寸金,但是咱们只要把这小院子卖出去,再添个一二百两的,换个大一点儿的院子完全没问题呀。”

  “话是这么说没错儿,但是咱们离开永安县的时候,家里的铺子全卖了,因为大军驻扎的缘故,半数的铺子都是贱卖的,家里其实也没多少银子了。”柳志远耐心的劝说王荷花:“如今咱们刚刚到国都,还没有扎住根,暂时委屈你一下,等过段日子我再去跟家中长辈商量换个大院子,好不好?”

  听了这话,王荷花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不乐意的推了柳志远一把:“当初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全家从永安县搬走,虽然西北驻边大军都在永安县外安营扎寨了,但是敌军都没个影子,永安县肯定还好好儿的,咱们一大家子匆匆忙忙的搬走,亏死了!”

  柳志远被王荷花推了一把,心里也是窝气的。又听王荷花这么说,当即有些不太高兴:“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永安县当时城外的村子都被糟蹋了……”

  话还没说完,王荷花当即瞪着柳志远,眼泪说掉就掉:“我明白了,夫君是在骂我,骂我连我爹娘都不管不顾,只顾着自己舒服。那你去找李蓉蓉好了,李蓉蓉懂事,咱们柳家举家搬迁的时候她都不忘记把她爹娘带上,我不懂事,我连我爹娘死活都不管……”

  说着,王荷花就呜呜的哭了起来,柳志远当即有些头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