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27章 一下子变成了妾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7章 一下子变成了妾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你还知道你有爹娘就好。”柳夫人不知何时出现在暖阁外,如今早晚虽然凉快,可中午的气温还是高一点儿的。柳家不能跟以往比,所以伺候的人也少了不少,所以柳志远和王荷花说话的时候,暖阁两边的门敞开着透气降温,没有人在旁伺候着打扇子。

  “娘……您怎么来了。”柳志远是有点怕柳夫人的,尽管相比较二夫人来说,柳夫人和柳天祥的关系并不亲密。但是当家主母就是当家主母,柳志远多少还是敬着的。

  “我不来还不知道原来我们柳家的少夫人连这点儿算不上苦的苦都吃不了了呢。”柳夫人斜了柳志远一眼,目光落在王荷花的身上:“你怀孕了,志远说要抬你做正房夫人,我们大家也没有意见,但是你既然做了柳家少夫人,就要有主母的气派,别整天粘着你男人,跟没骨头似的,净知道享受!”

  王荷花和这位柳夫人素来不睦,平日里能躲着她都尽量躲着,可却没想到柳夫人居然找上门来欺负她,当即也不乐意了:“娘教育的是,但是媳妇如今没有当家,不知道什么是主母的气派。”

  “怎么?怪我把着中馈大权不给你?”柳夫人冷笑:“一个乡下泥腿子,怕是连账本都看不懂,还想当家做主了?”

  柳夫人看王荷花一直都不顺眼。只不过跟王荷花一起过门的还有个李蓉蓉,最开始的时候柳夫人对李蓉蓉更嗤之以鼻,所以对王荷花尽管看不顺眼,却也没说什么。

  只不过李蓉蓉自从生下女儿之后就乖了不少,平时让人讨厌的扭捏做派也都收敛了起来,而王荷花自从怀上孩子之后就三不五时的作妖,让柳夫人对她的厌恶值直接一口气窜老高。

  本来大家赶了两三个月的路,如今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想舒舒服服的过几天安生日子,却没想到路过暖阁的时候,柳夫人居然听到王荷花在撺掇柳志远去找柳太爷要换院子。

  不管柳夫人是不是觉得如今的小院子住着不舒服,就光是王荷花的做派就让柳夫人很是不舒服了。

  “夫君,娘既然看不起我,你不如休了我这个妻子吧。”说着,王荷花嘤嘤哭了起来:“让蓉蓉妹妹来做这个少夫人,原是我不配,毕竟蓉蓉妹妹才是你最爱的人,想必她做了少夫人之后会更加孝顺母亲的。”

  听了这话,柳志远一个头两个大:“你胡说什么,李蓉蓉一个狐媚子,怎么能做我柳家的少夫人!”

  “是啊,狐媚子和泥腿子一样,做不得柳家的少夫人。”柳夫人冷笑:“安香,把族谱请出来,把王荷花划做姨娘,马上让跑腿的去户籍换档!”

  说完,柳夫人甩手就就走了。

  王荷花愣在原地,难以置信的看向柳志远,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几句话的功夫就变成了妾……

  要知道,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柳志远去说服了柳天祥和柳夫人,在离开永安县的前一天把户籍换成了少夫人,怎么才到国都不过几天时间,她又变成姨娘了?

  柳夫人离开暖阁后,王荷花哭得稀里哗啦的,闹着要柳志远赶紧把跑腿的叫回来,但是柳志远却束手无策,毕竟如今当家做主的还是他爹娘……

  “老太爷。”柳夫人把事情吩咐下去之后,就径自去了柳太爷的院子。

  经过长途跋涉,这一安顿下来,柳太爷的身子就日渐不行了。柳天祥和柳夫人都很担心,花了大价钱请了客卿大夫住在家里,就怕柳太爷突然出什么事儿。

  “家悦来啦。”柳太爷睁开眼睛,唤了一声柳夫人的名字,然后就开始咳嗽。

  柳夫人见状,赶紧上前给柳太爷顺气:“老太爷,你这身子可得好好养着,如今咱们已经找到落脚的地方了,老爷今日也出去开始谈生意了,相信咱们柳家很快就能在国都扎根的!”

  柳太爷咳了一会儿,终于顺过来气,当即叹道:“你可知,我们之所以能有这方小天地,是拜何人所赐?”

  听了这话,柳夫人不由得疑惑:“老太爷不是说,这是您年轻时候的私产吗?”

  “非也,非也……”老太爷说着,又咳了几声,后才缓缓道:“我这身子怕是快要不好了,所以想着,这事儿我还是得告诉你们。天祥太宠爱志远,这事儿不能告诉他,只能跟你讲了。”

  “咱们这院子,原是月寒那丫头的,”柳太爷说着,叹了口气:“原本咱们柳家就欠月寒和她娘,本来以为当初收养她做柳家义女是报了恩,却没想到那丫头一听说柳家到了国都,马上就派人来把这院子的契子过给了我这个老头子。想来想去,我们柳家终究还是欠那丫头啊……”

  柳夫人听了这话,整个人都懵了:“月寒?月寒不是已经……”

  “有些事,我们不能光去看,”柳太爷说着,目光看向远处,虚成一团:“我昨晚让人去打听过了,那丫头的娘,是国公府当年走失的大小姐,孟家那小子当上了将军,月寒这丫头也是一品诰命夫人了……”

  柳夫人凌乱了:“这……这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了,”柳太爷看向自己的儿媳妇,道:“整个国都都知道国公府找到了当年走失的嫡小姐的女儿,前两日才摆过认亲宴,那位小小姐如今就是一品诰命夫人,名叫李月寒,还是命妇里唯一一个有封号的翰容夫人。”

  听了这话,柳夫人不由得张大了嘴巴:“翰……翰容夫人?”

  这位翰容夫人的名字,她从一进城就听说了,据说是国朝唯一一个有封号的一品诰命夫人,她当时还跟柳天祥开玩笑,打趣儿柳天祥,说什么时候让她也讨个诰命就好了。

  却没想到,翰容夫人居然就是自己的义女?

  “不是,老太爷,月寒当初不是没了吗?”柳夫人风中凌乱:“还是天祥和我帮着去操持的后事啊……”

  “月寒那丫头让人把契子给我的时候我也很意外,”柳太爷道:“只是那送契子来的人告诉我说,月寒丫头当初是不得已假死离开的,让我不要把这事儿说出去,但是我的身体我晓得,没多少日子了,家悦你是个稳重的,这事儿我就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千万别让柳志远那混小子知道了,否则还不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丢人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