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34章 搅混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4章 搅混水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柳家乱了!

  李月寒往明珠怀里一倒之后,明珠就开始大喊出事儿了,夫人受到了惊吓昏迷不醒了!

  李蓉蓉本来在屋子里呆着,听说李月寒来了之后,本来想出门去看看的,但是想到她才见过李月寒,而且听外头的动静,李月寒怕是来搅混水的,所以只在屋子里专心照顾女儿,没有出去凑热闹。

  这会儿听到明珠大喊,李蓉蓉多少也有些心慌,赶紧把女儿交给身边的乳娘后,打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明珠,明珠,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李蓉蓉冲到抱着李月寒坐在地上的明珠跟前,着急忙慌的问道。

  见到李蓉蓉,明珠微微一愣,旋即哭道:“姨夫人,我们家夫人今日来看柳太爷,没想到柳少夫人对我们家夫人出言不逊,我们家夫人有心让我给柳少夫人讲讲规矩,却没想到柳少夫人对我们家夫人破口大骂!”

  “我们家夫人如此柔弱,怎么能忍得下被人辱骂的气,再加上昨日太医才来诊断过,说夫人这胎有些不稳,刚刚我们都要走了,柳少夫人又对我们家夫人破口大骂,我们家夫人一口气没顺上来,就被柳少夫人活活气晕了啊!”

  明珠一边哭一边说,虽然哭得惨,但是却丝毫不耽搁说事儿。

  王荷花哪里想到自己倒李月寒也倒,都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而柳天祥和柳夫人则是着急忙慌的着人出去找大夫,却统统被明珠给拦了下来。

  人家的借口挺好的。

  说李月寒这胎一直都是宫里的太医给看,要么就是国医堂的谷大夫给看,要是外面的普通大夫来看,说不定会下什么虎狼之药!

  柳家人再一问国医堂在哪儿。明珠便理直气壮的说了国医堂的位置,后还不忘记补充说,谷大夫原是宫里太医院院首,后来不想呆在宫里才出宫开的国医堂,想请他出诊,一次至少得一千两纹银。

  柳家想要出去找大夫的人都顿住了。

  什么大夫出诊一次一千两纹银啊!

  还是纹银啊!

  李蓉蓉听了明珠的话,大概也知道这是李月寒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了。虽然觉得李月寒过于胡闹了点,但是看着王荷花吃瘪躲闪的样子,心里还是开心的。

  “明珠,你听我说,我姐姐现在已经昏过去了,等谷大夫只怕是等不及,不如这样,我陪你一起送我姐姐去国医堂,让谷大夫及时就诊。”李蓉蓉说着,想要帮着明珠把李月寒扶起来。

  “不行!我夫人是在柳家昏倒的,要是就这么走了,柳家翻脸不认了怎么办!”明珠哭得凄惨:“我们家夫人心里记挂着当初柳太爷的恩,跟我们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悄悄的让玉掌柜把小宅子的地契送给了柳太爷,今日还特意带了不少宫里赏赐的好东西来看柳太爷,却没想到被柳少夫人居然如此对待!”

  听了明珠的话,柳家人的头都大了。柳天祥更是直接把王荷花从柳志远身后拽了出来,推到前面,朗声道:“此等恶妇我们柳家容不得,明珠姑娘,月寒醒过来你就转告她,王荷花从此不再是我们柳家的少夫人!”

  “她早就不是了。”柳夫人冷冷的补刀:“早晨我就让跑腿的去官府换了户籍,族谱上已经把王荷花除名了。”

  一听这话,王荷花和柳志远都愣住了。

  上午的事后,柳志远试探过柳夫人的口风,柳夫人却对此事闭口不提,本来以为柳夫人应该是把这事儿过去了,却没想到她其实已经麻溜的动完手了?

  那为什么大家喊王荷花做少夫人的时候,柳夫人没有一点表示?等着王荷花出丑吗?

  “娘,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恨我!”王荷花呜咽着哭了起来:“你就等着我在这里不自量力的得罪月寒是吗?既然我不是少夫人了!我也不活了!”

  听了这话,明珠冷冷道:“柳家家风居然如此开化,一个妾室居然敢指摘自己的婆母,还真是让我这个做丫鬟的开眼啊!”

  明珠中午才见过李蓉蓉,又陪着李月寒跟李蓉蓉说了会儿话,所以这会子倒是没把李蓉蓉给骂进去,反而语气十分温和的跟李蓉蓉道:“请姨夫人搭把手,我们把夫人扶到椅子上坐下。”

  “好。”李蓉蓉也觉得脑子乱的很,不知道王荷花什么时候又被贬回了妾的位子上,再加上她不知道李月寒装晕,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只能明珠说什么她帮着做什么。

  只见明珠和李蓉蓉把李月寒扶到椅子上坐下后,明珠从袖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了两颗小丸子塞进了李月寒的口中,明珠这才松了口气。

  “多谢姨夫人,”明珠一脸感激的看着李蓉蓉:“方才也是我急糊涂了,忘了昨日太医给我们家夫人配了应急药,这药下去,一盏茶的功夫,我们夫人就能醒了。”

  听了明珠的话,连带柳家人都松了口气。

  而那边,王荷花就开始不乐意了:“刚刚还说要去请大夫,眨眼的功夫就有药了,这戏真是唱得漏洞百出!”

  “柳夫人,”明珠走到柳夫人跟前,俯身行礼,后道:“我们家夫人身份贵重,今日是怀着感激之心来看柳太爷和二老的,如今却被柳家大少爷的妾室惊了身子,还希望柳夫人能给我们将军府和国公府一个满意的交代。”

  听到明珠把将军府和国公府都搬了出来,王荷花当时就炸了:“你想吓唬谁呢!还将军府和国公府!真把李月寒当宝贝了不成!那都是贵族!李月寒一个泥腿子的女儿,还被爹娘给卖掉的女儿,他们看得起才怪了!”

  “闭嘴!”柳夫人呵斥王荷花,而后转头看向明珠,道:“我们家出了这样的恶妇实乃家门不幸,请明珠姑娘放心,等王荷花肚子里的孩子一落地,柳家立刻就把王荷花逐出家门。”

  “凭什么!”王荷花持续爆炸:“娘!为了一个外人你就要把我赶出家门?我可是你儿媳妇啊!”

  李月寒见差不多了,缓缓睁开了眼睛,吐了口气,“虚弱”道:“义母,不用把她赶出家门,毕竟她是柳大少心尖儿上的人,只求你们待我妹妹好一点即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