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44章 柳家二夫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4章 柳家二夫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柳二夫人被柳天祥这么一教训,倒是哼哼唧唧的没再说话了。

  那边柳夫人见柳天祥脸色也不好,便柔声劝到:“老爷,月寒也说了,等我们柳家在国都扎根了以后,帮着我们把以前那些能在国都做的生意都支起来,她只帮忙不分红。而且现在她身份不比当年,能在她手下做事,是我们柳家的福分。”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是到底咱们也没给别人做过活儿,这一时半会儿心情也是有点转不过来的,”柳天祥说着,叹了口气:“就说志远这小子吧,从前在永安县的时候,他倒是愿意跟我出去跑几趟生意,虽然都是带他混个脸熟,没有真的让他做什么生意上的决策,但是到哪儿也都是让人敬着的。”

  “如今接手了月寒那丫头的那些生意,接触的都是些高门大户,别说志远了,就连我这张老脸也总是在那些个管家婆子丫鬟面前使不上劲,到底咱们是外来的人,这些个国都土著对咱们总是有这里那里的不如意。”

  听了这话,柳二夫人又哼哼唧唧的开口了:“可不是嘛,咱们柳家在永安县那可是走到哪儿都有人喊一声贵人的。如今呢?说是帮着那丫头打理生意,谁又不知道我们是在给她做工!”

  “你见过做工的人家还跟你分红利吗?”柳夫人瞪了柳二夫人一眼:“当务之急是你赶紧教育好你那宝贝儿子,让他别成天忙着跟王荷花亲亲我我!”

  “志远喜欢还不行吗!荷花如今正怀着身孕,难不成你连丈夫关心关心怀孕的妻子都看不过眼了?”柳二夫人当即不高兴了。她可是给柳家生下了唯一一个儿子,在她眼里,柳夫人不过是占着一个嫡母的名头罢了,在柳家的地位还不如她呢!

  “什么妻子,那是妾!”柳夫人怎么会不明白柳二夫人心里头想什么,正色道:“蓉蓉如今才是志远的妻,她虽然生了个女儿,但是那也是咱们柳府的嫡小姐!”

  柳二夫人的心里一辈子都过不去妻妾这个坎儿。当年她生下柳志远的时候,可是磨了柳天祥好一段时间想要扶正。但是柳夫人持家有方,从来没给家里带来什么麻烦,相反,还在很多时候能做好一个贤内助该做的事情,所以她当时就是闹破了天,柳家也没把她扶正。

  如今王荷花深得柳二夫人的心,她又正好怀有身孕,对于柳二夫人来说,王荷花才是应该做柳志远妻子的那个人。

  更何况李蓉蓉只生了女儿。

  “什么妻啊,连个蛋儿都不下的老母鸡!”柳二夫人也是气上心头,当即不阴不阳的来了这么一句。

  “你要不想吃饭你就给我回屋去呆着!”柳天祥见柳二夫人说话越来越难听,立刻板下了脸:“别在这儿嚼舌根子,我明着告诉你,我柳家如今想在国都站住脚跟,李蓉蓉不仅要做柳志远的正妻,我柳家也要好好的给月寒做事!”

  不得不说,柳天祥做了一辈子的老爷,从来没被人给过脸色。但是到了国都的这短短几日时间里,他倒是把这些年没看过的脸色都给看了个遍。

  虽然说心里不好受,但是柳天祥自己也门儿清。如果没有李月寒的帮助,他柳家想要安安稳稳的在国都这种地方做生意,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他就算是心里膈应,却也还是要稳妥的把李月寒交到他手上的生意打点得清清楚楚。

  好就好在虽然那些客人脸臭一点,但李月寒却是十分尊敬他,压根儿也没把他当成一个帮工。这对柳天祥来说,就已经够了。哪怕今早玉掌柜又带了个月掌柜过来,虽说是帮把手,但是柳天祥也清楚,李月寒不可能完完全全把手里随便一笔生意都是上千两的铺子全不放心的交给柳家来做,所以柳天祥对月掌柜的到来虽说有些不满,却也没什么话说。

  做生意的人,哪里不懂得人心险恶。要是李月寒没有把个月掌柜送过来,柳天祥才要害怕李月寒是不是暗地里在把他们柳家当枪使。

  柳家一顿午饭就这么不欢而散。柳二夫人气鼓鼓的撂下筷子回房去了,柳天祥也没了胃口。倒是柳夫人,慢悠悠的吃饱了之后,才让人把饭菜给撤了。

  “夫人,奴婢觉得二夫人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吃过饭,柳夫人在院子里遛食儿,身边的大丫头不由得嘀咕了起来:“本来妾室都不能上桌吃饭的,如今到了国都,家里的规矩松了,柳二夫人仗着自己生了唯一一个儿子,现在倒是越来越不把夫人放在眼里了!”

  听了这话,柳夫人淡淡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丫鬟,叹道:“我如何不知道她的打算。可是这里是国都,不是永安县柳府。在永安县她都没能翻出花儿来,要是真能在国都翻出点儿浪花儿来,我倒还能高看她几眼。”

  “可不是吗,如今咱们柳家连住的地方都是翰容夫人送的,要不是翰容夫人把生意给咱们去做,咱们柳家都不知道多久才能在国都扎下根来,二夫人还这么不知足,真是不像话!”

  “容佩,你僭越了。”柳夫人看着自己这个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丫鬟,难得的板起了脸:“二夫人再不像话,她也是主子,你这般在背后编排主子,可是想要柳家家宅不宁?”

  “奴婢不敢!”容佩对上柳夫人冰冷的双眼,当即一个激灵跪在了柳夫人身前。

  见容佩姿态放得这么低,柳夫人叹了口气,随后开口,却让容佩吓破了胆子!

  “我知道你早早的就被老爷收入房中了,早些时候在永安县你还能管得住自己,但是到了国都,你和二夫人是走得越来越近,难道你也如二夫人想的那样,觉得我如今年纪大了,生不出孩子,柳家主母要换人了?”

  容佩全然没想到柳夫人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就算她跟在柳夫人身边这么多年,也难免心惊胆战,不敢说话。

  “我告诉你,柳天祥不仅不会换掉我这个当家主母,而且,只要那二夫人闹得欢实一点,他就会把柳二夫人关起来。”柳夫人说着,眸色淡然:“谁让我是月寒丫头的义母呢,月寒丫头到柳家来,对我的态度,老爷看得十分清楚,容佩,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不介意把你抬做妾室,但是你要跟二夫人沆瀣一气,别怪我把你打死了一席子卷了丢乱葬岗喂野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