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3章 郑三爷,郑宇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3章 郑三爷,郑宇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说来这一切都是造化弄人,李月寒也算是无心插柳。

  而李蓉蓉,如果没有她当初那一番诚挚的道歉的话,李月寒也不会想着拿她当棋子。毕竟李蓉蓉和原主可以说是相看两厌,但是对于李月寒来说,李蓉蓉不过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傻女人而已。

  让李月寒感到意外的是,李蓉蓉居然把王荷花当初私通林柱的事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还让李大成夫妻俩千里迢迢的把林柱化了妆带在身边,想来李蓉蓉还是有点脑子的。

  如今王荷花私通之事败露,被身为柳家少夫人的李蓉蓉赶出家门,李月寒也不能不做两手准备。

  一,让王荷花把孩子生下来,只有生下来,才能看清楚到底是不是外人的种,也算是有备无患。

  二,在王荷花落难时候搭上一把手,以柳志远对王荷花的感情,将来李蓉蓉若是反目,也不失为一张好牌。

  王荷花在将军府上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老老实实的让下人带她来见李月寒。

  此时李月寒也才刚起床,正在吃饭,听明珠说王荷花要见她,便让明珠把王荷花带来了。

  “见过翰容夫人。”许是经过一晚上的反复思量,王荷花再见到李月寒的时候,态度不知道恭敬了多少。

  “免礼。”李月寒淡淡道,依旧吃着手里的鱼片粥。自从知道她喜欢这鱼片粥之后,孟祁焕就吩咐着厨房每天早晨给她做,倒是十分鲜美。

  “民妇想见翰容夫人,是想明白了。”王荷花见李月寒只顾着吃饭没有问她来干什么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索性自己开口:“民妇自认为在柳志远的心里是有一些分量的,如今突然被李……柳少夫人赶出柳家,想来柳志远的心里一定不痛快。民妇知道这条命都是翰容夫人救的,所以民妇对天发誓,将来只要有翰容夫人需要的地方,民妇一定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听了这话,李月寒挑了挑眉,放下手里的鱼片粥,笑眯眯的看向王荷花,看了好半天后,突然道:“看来你嫁给柳志远之后还读了点儿书啊,要不然这样的话,你以前可说不出来!”

  王荷花被李月寒的话吓得一哆嗦,猛然想起不仅李蓉蓉跟李月寒曾经有仇恨,自己和李月寒也是有大仇的!她的哥哥可不就是为了给自己出口气,当初把李月寒打了个半死吗!

  虽然说王荷花当时一门心思想跟李月寒合作,所以在孟祁焕打上门来的时候主动暴露了三个哥哥的位置,从而在柳家带官兵要处置她那三个哥哥的时候,李月寒站出来为她说了话,但是当时李月寒可是被打了个半死啊!

  她哪里来的自信,李月寒会在听到自己的投诚之后信了自己的话的……

  “既然你决定要为我所用了,那一会儿我就让人送你到庄子里住着,再给你派几个有经验的婆子守着,等你生下孩子后,把孩子留在我身边吧。”李月寒说完,继续喝起了她的粥。

  王荷花指望着肚子里的孩子翻盘,李月寒就拿住她的七寸,不愁王荷花再生什么旁的心思。

  虽然王荷花很想拒绝李月寒,但是她更加清楚,此时拒绝李月寒,等于是把自己送到一条绝路上。权衡再权衡之后,王荷花终究还是低下了她高昂的头,从此再也没了跟李月寒作对的心思。

  让人把王荷花装了马车,送到城外的庄子里之后,李月寒也登上了马车,去了梵天楼。

  这么多天没有找纪炀听八卦,她还有点儿想念的。毕竟季心月的事情到底后续如何,她还半点儿不知道呢!

  但是今天,天字一号房却被别人先占了!

  “有没搞错!你们这里是红楼!大白天的做什么生意!”李月寒站在大厅里皱着眉看着嬷嬷,一脸的不高兴。

  红楼嬷嬷自是知道这位风头正盛的翰容夫人奇奇怪怪,有事没事就跑到他们梵天楼来吃饭,那可真真儿是把梵天楼一个寻欢作乐的地方当成了酒楼茶馆了。

  本来吧,这么奇怪的人也就翰容夫人一个,但是今天却来了一个男的!红楼嬷嬷还以为那人一大早就来寻欢,还想劝上几句,谁知道人家啊随手就丢出一个小金锭子,径自去了天字一号房,还点了一桌子酒菜。

  好家伙,又是一个把红楼当成酒楼的人,看来头还不小,呼啦啦跟了好几个人伺候!

  “翰容夫人见谅,您好几天没来了,咱们也不知道今儿这么赶巧儿,可……可咱们这儿毕竟是红楼,天字一号房的那位爷居然就跟您一样,也不要人伺候,点了一桌子酒菜,俨然是跟您一样也是来吃饭的呀。”

  听了这话,李月寒蹙了蹙眉,倒是没有继续为难这红楼嬷嬷,让人把她带到玉字一号房之后,倒是点了几个昨儿休息,今天起得早的姑娘来房里唱起了小曲儿。

  玉字一号房跟天字一号房中间就隔着一个下人的休息室。其实只要是酒楼,包房和包房之间都有一个休息室,为的就是把隔壁的声音隔开,所以这房间不大,还被杂物堆得挺满。

  本来为了隔音设置的小房间如今就跟不存在一样。

  白天的梵天楼本来就安静,再加上李月寒又不关门,两个姑娘的声音好听得紧,李月寒还听得挺投入的。

  不多会儿,就有人在门口求见了。

  “翰容夫人,我们家郑三爷想见您。”门口的人虽然对李月寒行了礼,可那态度却十分公式化,看不出几分敬意。

  “我们家夫人岂是外男想见就见的。”明珠十分上到,不用李月寒说,就立刻回绝了:“快走,别扰了我家夫人的雅兴!”

  听到明珠把逛窑子说成是“雅兴”的时候,不仅是李月寒,就连正在唱曲儿的两位姑娘都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原本圆圆润润的嗓音憋得都有点儿快劈叉了。

  外头那人见明珠如此强势,又见屏风后头的李月寒一声不吭,房间里笙歌依旧,便什么也没说,黑着脸走了。

  “夫人……”明珠想说什么,但是却被李月寒伸手拦住了:“多好的曲儿,别说话,听着。”

  见李月寒这模样,明珠也没再说话,倒是跟着李月寒开始听曲儿了。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一个清雅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在下郑宇,求见翰容夫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