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5章 他没什么害人之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5章 他没什么害人之心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说的话天衣无缝,让宗政宇压根儿找不到突破点。

  而且在宗政宇的眼里,李月寒这个女人太特别了!

  或许说,李月寒这个女人胆子太大了!不仅直接戳破了宗政宇的身份,甚至还在宗政宇的注视下信口胡诌。但是,宗政宇即便知道了李月寒是在胡说八道,可却找不到半点破绽,就好像她说的全是实话一样!

  但是宗政宇很清楚,这个女人在跟自己兜圈子!

  “翰容夫人,我既然找到了你,自然是认定了你能帮我鉴定这是否是国宝碧玉章,”宗政宇干脆脱掉了儒雅的伪装,目光逐渐犀利,看着李月寒的时候也多了几分寒意:“铁骑将军如今身在大营,这几日国都城内风云诡谲,想必你也是有感觉到的,若是你不与本殿合作的话,不管是将军府还是国公府,只怕都保不了你。”

  “真的吗?”李月寒瞪大了眼睛,然后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兴国公府是世袭侯爵,就算太子殿下您的权利再是滔天,也不能把手伸到侯爵府上。”

  “虽然本殿不能把手直接伸进侯爵府,但是却可以让侯爵府举步维艰,你说对吗?”宗政宇仿佛抓住了李月寒的小辫子一样,目光之中露出了猎人一样的神采。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摇了摇头:“虽然殿下你说得很对,但是殿下你好像忽略了一点,我身有一品诰命,还是命妇里唯一一个有封号的一品诰命,只要我换上诰命服饰,哪怕是夜里,我也有夜扣宫门求见陛下的全力,你说对吗?”

  一人一个你说对吗,互相之间相互威胁制衡,一时间,包厢里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李月寒定定的看着宗政宇,宗政宇也一瞬不瞬的看着李月寒,仿佛较劲一样,两个人谁都没眨眼。

  过了好一会儿,李月寒突然叹了口气,揉了揉眼睛,语气委委屈屈:“也不知道太子殿下找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一个孕妇,又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你们男人争权夺势的事情我也不懂,什么碧玉章不碧玉章的我更是从未听过。”

  李月寒突然来的示弱让宗政宇有些茫然,眼前这个女人实在滑不留手,让宗政宇压根儿找不到着力点。

  “听说翰容夫人和永安县的柳家关系匪浅,还是柳家的义女?”宗政宇收回眼神,轻轻啜了一口茶水后,把话题落到了柳家身上:“如今柳家到了国都,翰容夫人倒是把自己的生意全交给柳家去打理了。”

  “是啊,诚如我方才所说,我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如今还身怀六甲,每天只想清清静静的安胎养胎,至于那些争权夺势的事情我不懂,也不敢懂。好在曾经为了养活一家子,我还有点手艺,如今在国都开几间铺子,也是想赚点银子。”李月寒说着,煞有其事的叹了口气:“我夫君是将军,保不齐哪天就上战场去了。”

  “我作为他的妻子,总是会多想着一点我们夫君的,若是将来他真的上战场了,我还能拿一些银子出来给他充当军饷,多少无所谓,总是我的心意。”

  李月寒一说起生意就没完没了,宗政宇好几番想打断都没办法,只能听着李月寒说了好半天。

  说起了生意,李月寒顺便又说起了温天磊,说到了温天磊,李月寒索性把颜紫湘也抬了出来。这些人都是宗政宇原本想拿来跟李月寒讨价还价的筹码,如今李月寒主动爆了出来,倒是一口气打乱了宗政宇的打算。

  说了好一会儿,李月寒终于说累了,停下来喝茶。

  这时候宗政宇才找到机会开口:“翰容夫人跟本殿说这么多,无疑是把自己的底牌尽数交到了本殿手里,难道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嗯?”李月寒喝着茶,脸上露出了疑问的表情,后道:“我夫君跟我说,我们将军府和殿下是一条船上的,在太子殿下和二殿下之间,我们是太子殿下的人,我把太子殿下当成自己人,才跟你说这么多的,难道我误会了吗?”

  宗政宇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被李月寒怄死当场……

  可还没等他说话,李月寒那边又兀自笑着说道:“不过这都不重要,我刚才说的那些,只要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殿下当初帮陛下找小皇孙的时候,不都把我那点儿底细透了个精光了嘛,我是从西北山村出来的人,我因为遇到了想要对小皇孙不利的人所以带着小皇孙假死遁逃到了章宁村,直到前段时间才来到国都,这都不是秘密。”

  听了她的话,宗政宇又做了个深呼吸,好不容易把骂人的冲动压了回去,勉强和善道:“翰容夫人说得对,当初本殿下为了找两位小皇孙,的确对你做了许多调查。”

  “所以嘛,我刚才说的那些,殿下都知道,对殿下来说算不上什么有用的线索。”李月寒笑眯眯的说道。

  宗政宇全然没想到李月寒会这么难缠,脸色有些不愉快,但是还是礼貌的起身跟李月寒道别:“本殿下找翰容夫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既然翰容夫人说这枚碧玉章是真的,那本殿下就当做是真的,明日早朝就献给陛下,一定会着重为翰容夫人鉴宝有功讨个赏的!”

  说着,宗政宇就往外走去。

  李月寒在他身后乐呵呵道:“臣妾多谢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记得跟陛下说,臣妾不要那些珠宝首饰,要赏就赏一些实实在在的金子银子!”

  听了这话,宗政宇又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终于离开了包间。

  宗政宇走后,明珠赶紧进门守在了李月寒身边,一脸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夫人,刚刚那真的是太子殿下吗?传闻太子殿下跋扈无理,十分凶残,怎么看起来那般人畜无害啊?”

  李月寒拍了拍明珠的肩膀以示安慰,后道:“会咬人的狗都是不叫的,你放心,虽然外界传闻太子殿下嚣张跋扈,杀人如麻,但是他绝对不是那种人,相反,他心机深沉没错,却是真的没什么害人之心。”

  “夫人怎么知道?”明珠问道。

  李月寒看着明珠,没说话,好一会儿后,突然笑了:“明珠,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才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