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7章 互相做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7章 互相做戏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明珠心道自家夫人说话真是没个把门的,但是面上却是依旧一本正经,道:“夫人啊,奴婢方才说了,陈夫人是听说咱们在梵天楼所以才来的,这段时间夫人没空理她,指不定她就憋了一肚子的坏水儿等着跟夫人闹妖呢。”

  听了这话,李月寒也觉得是,示意纪炀先离开,然后慢腾腾的拿起了筷子。

  就在李月寒要做出一个“正在吃饭”的假样子的时候,纪炀打开了玉字一号房的门,眼看着那位陈夫人已经寒着一张脸走进了,纪炀倒是很上道的退着走出了玉字一号房,一边走一边大声道:“翰容夫人教训得是,草民这就去督促厨房那边再给夫人上几道新鲜的菜式,还请夫人息怒!”

  李月寒很满意纪炀的临场应变能力,他会有这样的反应,正好在告诉李月寒,季心月应该在门外了。

  故而李月寒也不扭捏,只冷声道:“希望纪先生不要让本夫人失望才好,本夫人出身乡野,本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但是也不代表本夫人不知道东西的好坏,若是还这般敷衍了事,那你这梵天楼也就别开了。”

  门口的纪炀连连点头称是,但是关上门后面上却故意露出了不甘的神色,正好被季心月尽收眼底。

  “呵呵,梵天楼的大掌柜今日居然被一个女人跟训三孙子一样训得头都抬不起来,这在咱们国都可是头一遭呢!”季心月掩唇轻笑:“里头那位村妇不懂得国都的形式,难不成纪大掌柜还不明白吗?梵天楼这种地方,岂是她一个村妇说别开就别开的,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听了这话,纪炀也顺势摆出一副苦不堪言的模样,应声道:“这位夫人说的可是这个理儿,咱们梵天楼开门做生意十几二十年来从来没见过这样奇怪的客人,今儿里头那位才来的时候还点了两个姑娘来屋里唱曲儿,真是……真是……唉……谁让人家是将军府的夫人,还有那般尊贵的身份在,我这种平民是万万开罪不起的!”

  “怕什么,纪大掌柜,梵天楼可是有靠山的,难不成你忘了吗?”季心月一脸温柔:“要是真的讨厌里头那位把梵天楼当成酒楼饭馆,大不了让兰烁姑娘给二殿下送个意思,要收拾一个朝廷命妇还不是二殿下抬抬手指头的事情。”

  “这位夫人可千万别这么说,兰烁姑娘虽然是咱们梵天楼的头牌,可却也是卖艺不卖身的姑娘,怎么就能跟二殿下那样的人物有关系呢!”说着,纪炀一脸怕怕的模样,退后一步冲季心月拱了拱手道:“夫人难道也是来我梵天楼吃饭的不成?”

  纪炀的语气里带了几分不乐意,季心月自然也听得出来,便施施然道:“自然不是,本夫人是听说大名鼎鼎的翰容夫人趁着铁骑将军不在城中的功夫跑到梵天楼来寻欢作乐,便寻了来,想跟翰容夫人说说这朝廷命妇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说完,季心月身后跟着的奴婢芳草便十分上道,一把推开了纪炀刚关上的玉字一号房房门。

  纪炀见此情况,便匆匆告辞离去了。

  他知道李月寒有本事,这位季心月三番五次的找她麻烦却从来没在李月寒的手上讨得了好,他作为手下人,在门口拦上一拦,引着季心月说一些不敬的话,已经做的够了。

  季心月也是好笑,见纪炀一脸怕怕的模样匆忙告辞,居然忍不住娇笑出声:“看来咱们纪大掌柜也是怕这位翰容夫人怕得很呢!”

  她的声音不算小,再加上梵天楼本来也有不少权贵之人夜宿于此,这时候已经过了晌午头了,该醒的早就醒了。此时听到季心月的话,不由得纷纷批衣出来看热闹。

  “陈夫人怎么也会跑来梵天楼?”有人疑惑开口:“不是说陈夫人最是识礼数的吗,怎地一个女人家跑到风月场所来了?”

  “这位大人只怕是刚出来没听到前面儿陈夫人和纪大掌柜说的话,”有人当即就接过了话茬儿:“这位陈夫人是听说翰容夫人在梵天楼吃饭,所以特意赶过来,要给翰容夫人讲讲朝廷命妇该是个什么样子的。”

  “嘁,”最开始说话的那人一脸的不屑:“早就知道翰容夫人是看上了梵天楼的酒菜才三五不时的过来吃上几口,在国都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人家一来就进包房里呆着,可从来没在外头大声说话,这位陈夫人倒是巴不得别人都知道她来了似的,看那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的,倒是有几分楼里姑娘的样子!”

  “这位大人,慎言!慎言啊!”

  ……

  门外的议论声自然是传到了季心月的耳朵里,但是季心月却浑不在意。

  自从面首的事情被闹出来之后,她自觉在国都已经没什么名声可言了。但是大家好歹还是给已故的陈大人几分薄面,再加上季心月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所以也没有人当着她的面说些不好听的话。

  进了玉字一号房,季心月就毫不客气的在李月寒的对面坐下了。

  可李月寒却好像没看到她一样的继续吃着,季心月不由得清了清嗓子。

  谁知道李月寒被她清嗓子的声音一吓,直接把筷子丢了,一脸惊恐的抓着明珠的手指着季心月大声道:“明珠!怎么会有个痨病人跑到咱们包房里来!本夫人有孕在身,过了病气可怎么办!”

  明珠心里默默腹诽李月寒真能演,一边却柔声安慰:“夫人莫怕,夫人莫怕,奴婢这就把人赶出去,决不能让有心人靠近夫人身边!”

  被李月寒的反应吓了一跳的季心月这时候也回过神来了,当即不乐意的蹙眉大声道:“什么痨病人!李月寒,你又不是不认识本夫人,不欢迎就不欢迎,何苦诅咒本夫人!”

  谁知李月寒面色更是惊慌,整个人缩在了明珠的怀里,声音倒是很大:“你不是痨病人为何一坐下就咳嗽个没完!这会儿还故意把口水喷出来溅到我的饭菜上?季心月,我知你心里一直有我夫君,也知你婚后过得不痛快,但是你们俩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在宫里头你勾引我夫君未果闹了那么大的事儿,难不成今天还专门来跟我为难吗!”

  “季心月,我如今有孕在身,你就算心狠手辣想拉着我一起染上痨病,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