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8章 就这还国都第一才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8章 就这还国都第一才女?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季心月进门的时候打的主意是让李月寒难堪,所以压根儿就没有把包房门关上。再加上她存了这样的心思,跟李月寒说话的时候也是可着大声去的。

  李月寒这边做出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声音自然也小不到哪里去,不一会儿,外头的人都听到了李月寒说季心月生了痨病,还想把病气过给她,所以才会突然来梵天楼找她。

  原本吧,李月寒这话还真没几个人相信。

  但是陈府之前闹出了面首的传闻,陈府总不能真的把季心月养面首的事情说出来,所以对外的说辞是,府里头一个小厮生了痨病暴毙了。

  而李月寒这段时间没少往梵天楼跑,最开始大家还会说几句李月寒没见过世面,但是心里头也知道梵天楼的饭菜是好吃,再加上李月寒也不避着人躲躲闪闪的装模作样,所以大家也都习惯了李月寒“逛窑子”。

  再加上季心月跟孟祁焕的那段儿往事在国都可以说是传得沸沸扬扬,而能花得起钱在梵天楼留宿的人不是今儿休沐的朝廷命官,就是有钱有势的世家贵族,季心月在七夕宫宴上闹出来的丑事,他们多少都能知道一些。

  而现在李月寒嚷嚷着季心月得了痨病,一进门就开始对着她的饭菜咳嗽,说话还故意喷口水,是想把病气过给她,其心非常!

  大家一结合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对李月寒嚷嚷出来的内容竟然也就信了七七八八……

  “李月寒!你给我闭嘴!我什么时候有痨病了!我什么时候咳嗽个没完了!我哪里又故意把口水喷在你的饭菜上了!”季心月心中大怒:“你别在这里血口喷人!”

  随后,李月寒带着哭腔和惧意的声音传了出来:“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我知道错了,我这就走!”

  话音落,李月寒倒是手脚并用的扒拉着明珠就往外走去,气得季心月上前一把拉住了李月寒的胳膊:“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不许走!”

  “呜呜呜……”李月寒也不说话,索性大哭了起来。

  一旁的明珠见状,赶紧跪下来求饶:“陈夫人,我们家夫人本就是苦出身,没见过大场面,再加上怀有身孕,这胆子也就越发的小,还请陈夫人高抬贵手,放我家夫人一条生路啊!”

  说着,明珠还用力的磕起了头。

  季心月气得火冒三丈,大声呵斥:“本夫人就问你们主仆二人!为何污蔑本夫人生了痨!”

  “陈夫人,我们家夫人没见识,以为咳个不停就是痨病,若是惹陈夫人不痛快了,还请陈夫人万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明珠说的泣涕涟涟,一边护着故作害怕到不敢看季心月的李月寒,一边可怜巴巴的求饶,一时间,外头看热闹的人都多了起来,虽然不敢围到门口来看,怕季心月真得了痨,但是隔着个栏杆看个热闹还是敢的。

  见到季心月高高在上趾高气昂的样子,而李月寒则怕得瑟瑟发抖躲在丫鬟里样子,这些酷爱寻花问柳的大人们心里不由得生了几分怜香惜玉的保护欲。

  “小丫头!你别怕!你们家夫人可是有封号的,不必在这位死了丈夫的陈夫人面前卑躬屈膝!大不了你把你们家夫人国公府小姐的身份摆出来,可别让这位陈夫人欺负了去!”

  不知道谁远远的递了这么一句话过来。

  气得季心月大吼:“谁在那里胡说八道!不干不净的嘴不会说话光喷粪的话还不如缝起来!”

  “啧啧啧,就这泼妇的模样还敢自称是国都第一才女呢?我看是国都第一疯妇还差不多!”不知道打哪儿又来了这么一句打趣儿的,更是把季心月气得半死!

  “李月寒!你别在这儿装模作样!给本夫人跪好了说话!为何要污蔑本夫人!快从实招来!”季心月辩不过外面的嘴,扭头又把火气撒到了李月寒的身上,甚至还抬脚作势要去踢李月寒,还好明珠眼疾手快挡了一下,这才让季心月这一脚没落在李月寒的身上。

  本来这屋子里的屏风是展开的,外头的人未必就能看得清房内的事情。但是那两个歌姬唱完歌后李月寒就觉得拦着一道屏风闷得慌,让人把屏风收了起来。而玉字一号房的门也大,正好足够外面隔老远看热闹的人把这一幕尽收眼底。

  当即就有人打起了小主意,马上派自家的小厮去国公府送消息,就说是李月寒在梵天楼吃饭,被季心月欺负了,季心月都动手了,可把李月寒给吓坏了。

  这边,李月寒心疼明珠挨了一脚踹,当即恶狠狠的瞪着季心月,带着哭腔大声道:“陈夫人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是在教训我吗?我竟不知道陈夫人什么时候可以教训起我来了!”

  李月寒语速快,声音也老大,季心月只觉得脑瓜仁子嗡嗡的:“你污蔑我得了痨病在先的!”

  “你府上前段时间就死了一个痨病鬼!”李月寒声音虽然大,但是里头带着浓重的哭腔和几分颤巍巍的意思在,落在外人的耳朵里就愈发的弱小可怜了:“你一进门什么话也不说,坐在我对面就开始咳嗽,我难道不懂得害怕的吗!你府上死了个痨病鬼的事儿可是全城的人都知道,而且还是病得极重突然暴毙的那种!”

  季心月被气得眼前发黑,但是却还是稳稳的站在那里,大声道:“死了一个下人而已,本夫人难道就一定染上了痨病吗!李月寒,你污蔑本夫人,该当何罪!”

  “季心月,你当众侮辱御笔亲封的翰容夫人,让翰容夫人跪在你面前,这又该当何罪?”方芷兰的声音很突然的传了过来,季心月定睛一看,好家伙,李月寒居然是跪坐在地上的!

  方芷兰今日正好闲来无事,打算出来逛逛,在这儿不远的地方就有几个小厮模样的人冲了过来,告诉她,季心月正在梵天楼欺负李月寒,方芷兰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到了梵天楼。

  她是知道的,李月寒喜欢梵天楼的饭菜,时不时的会来吃饭,次数多了大家也都不往心里去了,再加上她的身份摆在这里,谁也不会没事儿找她的麻烦。

  可是这个“谁”里头却唯独不包括季心月!毕竟这个女人疯起来可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