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59章 你吓到我了,赔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9章 你吓到我了,赔钱!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国公夫人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要问本夫人的罪不成!”季心月气上心头,哪里会管那么多,就算是方芷兰来了,她也只是稍微把李月寒现在是跪坐在她面前这一点给过了一下脑子,很快就被愤怒给冲开了。

  方芷兰到底是在国都经营这么多年的国公夫人,虽然没有诰命加身,但是国公府是世袭侯爵,比所谓的诰命夫人可尊贵太多了!

  听了季心月的话,方芷兰气定神闲的走到李月寒身边,弯腰把李月寒扶了起来后,淡淡道:“翰容夫人与你同是一品诰命,但是却是命妇里唯一一个有封号的,身份自然尊贵,不同你一样。”

  “你居然堂而皇之的辱骂恐吓翰容夫人,还让她跪在你面前,这就是以下犯上,就是大不敬,难不成本夫人身为国公府的当家主母,连问你这点儿罪的权利都没有了?”方芷兰一字一句,说得铿锵有力,倒是把季心月的气焰给压了下去。

  “你是国公夫人又如何!”季心月本就是个不服输的性子,这会儿虽然被压过一头气焰,却依旧不跟服软:“是李月寒污蔑我得了痨病在前,难不成国公夫人还要包庇一个污蔑他人的女人吗!”

  “明珠,你说,是怎么一回事!”方芷兰沉声喝道。

  明珠赶紧冲方芷兰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回国公夫人的话,我们家夫人本来在包房里好好吃着饭的,大家也都知道,我们家夫人喜欢梵天楼的菜式,三五不时的就会来这里吃上一吃。”

  “但是这位陈夫人却突然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坐在我们家夫人面前,使劲咳嗽,口水喷了满桌,我们家夫人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后来也不知是不是突然想起前段日子陈夫人府上死了一个痨病鬼的事情,吓得筷子都丢了,直窝在奴婢的怀里哭……舅夫人,我们家夫人本就胆小,又怀着身孕,实在是经不起吓啊!”

  明珠这几句话,轻轻松松的就把季心月给按到了不讲理的那头。

  方芷兰一听,气得火冒三丈,当即阴测测的瞪着季心月,道:“季心月,你有什么不满的冲着孟将军去,趁着他不在城里,欺负他的夫人,这算什么本事!大家都知道我们家月寒出身苦,胆子小,如今还是双身子的人,哪里经得起你这样的吓!”

  “胡说什么!”季心月气得眼睛发红:“我哪里使劲咳嗽了!我只清了清嗓子而已!再说了,我府上死了一个痨病鬼的事情你们怎么知道!”

  “你们当初闹得那么凶,整个国都的人都知道了。”明珠瞄准机会就补刀。

  “闭嘴!主子说话哪里有你一个下人插嘴的份儿!”季心月说完,不顾形象,一把抓过明珠就想掌掴,却被方芷兰身边的嬷嬷给拦住了。

  “好一个国都第一才女,跟一个下人动手,真是好风度。”方芷兰冷着脸看向季心月。

  她是顶看不上季心月的。陈府对外宣称是死了一个得了痨病的下人,但是国公府怎么可能没有点儿眼线什么的,整个上流社会都知道是季心月失手打死了一个养在府里的面首。这样不干不净的女人,方芷兰平日里看一眼都觉得脏了眼睛。

  可如今这个脏女人居然欺负到李月寒的头上,向来护短的方芷兰可没打算这么轻轻放过。

  “国公夫人也不用在这里阴阳怪气的讽刺我!”季心月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你家外甥女接到国都来的时候就是怀着孕的,鬼知道她是不是在来国都之前在外面跟别人鬼混怀上的孩子!”

  “啪——”方芷兰一个耳光重重的甩在了季心月的脸上,随后,她拉着一旁哭哭啼啼的李月寒出了门,临出门前吩咐明珠道:“拿上本夫人的名帖进宫见一见皇后娘娘,把今天的事情原封不动的转告给娘娘,孰是孰非,让娘娘定夺。”

  一听这话,季心月顾不上挨了一耳光,当即脸色就白了下来,浑身上下的气焰也瞬间被浇灭,几乎是追赶着奔出了玉字一号房的门,二话不说“噗通”一下跪在方芷兰和李月寒面前:“国公夫人息怒,是心月不懂事,吓到了翰容夫人不说,还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大庭广众之下让翰容夫人难堪,心月知错了!”

  七夕宫宴之后,季心月可是被皇后娘娘好一顿敲打,话里话外都是让她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再生是非,否则她这一品诰命还保不保得住,也是两说。

  季心月敢在李月寒面前放肆,那是因为她恨极了李月寒,一心一意觉得是李月寒抢走了孟祁焕。再加上李月寒是农村里出来的,本来她就看不起李月寒,所以也理所当然的觉得皇后娘娘当时的敲打只是说说而已。

  但是方芷兰不一样,她是国公夫人,本就是皇亲国戚,这样的身份,在皇后娘娘面前说话可是很有分量的!若是让国公夫人就这么派人把话传到皇后娘娘的耳朵里,就算是为了给国公府几分面子,季心月这诰命身份也是要被一撸到底,别想保住的。

  季心月还算是有几分理智,虽然本来今天就是要来找李月寒麻烦,却没想到被李月寒反演了一顿心里很不痛快,但是方芷兰在面前,季心月也不敢放肆了。

  “哼,本夫人可不敢受陈夫人这样的大礼,毕竟陈夫人可是敢让翰容夫人跪在自己面前的人。”方芷兰虽然气得不行,但是刚刚李月寒已经小声的告诉她她是装的,方芷兰的心也放下不少,但是素来护短的她可没打算轻轻放过季心月。

  这边,季心月见方芷兰不肯松口,只能更加低微的恳求道:“国公夫人息怒,心月方才也是一时猪油蒙了心,才会在翰容夫人受到惊吓的情况下还不知轻重,在这里给翰容夫人赔罪了。”

  “怎么赔罪?”李月寒很是时候的开口了,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自然是翰容夫人说怎么赔就怎么赔了。”尽管听到李月寒的声音季心月恨得压根发痒,但是顾及到方芷兰还在,她也不得不忍下来。

  李月寒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看向方芷兰,道:“舅妈,月寒今日实在被吓得够呛,但是却也想不到应该让陈夫人如何赔罪,倒是前段时间陈夫人为了安抚府中那位痨病过世的仆人的时候,给了那人的家人许多银钱,不如咱们也让陈夫人赔钱定神吧?”

  “也不多,要个五十万两就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