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60章 立字据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0章 立字据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听这个数字,季心月条件反射就要骂人,但是一抬头就对上了方芷兰居高临下的眼神,马上又闭上了嘴,委屈可怜道:“翰容夫人,我只是一个小女子,还是个没了夫君的女人,如今府上能维持日常开销已经是勉力而为,又怎么可能拿出五十万两赔给你压惊……”

  “那算了,”李月寒也委屈可怜:“明珠呢,明珠还没走吧,舅妈,我随明珠一道进宫面见皇后娘娘,说到底我是苦主。”

  “也成,舅妈陪你一起去,正好陪娘娘说说话。”方芷兰连连点头。

  眼看着二人就要从自己身边走过,季心月终于还是咬牙梗起了脖子:“慢着!”

  “……”随着季心月这两个字丢出来,李月寒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个哆嗦,竟然直接就钻到了方芷兰的身后躲了起来,只露出半个脑袋委屈可怜的看着季心月,周围人不由得一阵叹。

  翰容夫人多么尊贵的一个人,却被季心月这个不贞不洁的小表子给吓成这样!原本听到李月寒要季心月赔五十万两银子压惊的时候还觉得这个小妇人真是见钱眼开没见过世面。

  可见到李月寒被季心月吓成这个样子,那些个围观的人统统把刚刚的想法抛开了,只觉得李月寒可怜委屈,明明身份尊贵,却被一个寡妇欺负成这个样子。

  季心月也知道自己嗓门儿大了点,她算是发现了,只要遇上李月寒,她就完全没办法冷静下来。就这会儿,她也是一边深呼吸一边在心里安抚自己,然后才冲着李月寒露出一个挣扎的笑容,道:“翰容夫人,您看这事儿我也是无心之失,您总不能欺负我一个寡妇不是。”

  “陈夫人请慎言,”方芷兰护着李月寒,面色冷冷淡淡:“我们都是尊律法的人,自是不敢欺负寡妇的,只不过我们也不能任由着别人欺负到头上,所以你不接受我们的索赔,我们就去找皇后娘娘为我们做主,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自然会给出最公正的判断,既不会把你这个寡妇欺负了,也不会让我们家月寒白白受委屈。”

  方芷兰说完这番话,李月寒都忍不住要给她鼓掌叫好了。

  季心月怕的不就是皇后娘娘知道了整件事以后把她的一品诰命身份撸了吗,既然不肯花钱保平安,那总得付出点儿代价。

  而且方芷兰还把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这句话抬了出来,届时就算季心月真的被撸掉了诰命,她也不能说一句皇后娘娘偏袒谁。

  毕竟是她自己不认赔在先,相信皇后娘娘会秉公处置在后,就算是觉得吃了亏,到那个时候,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当然了,愿意赔钱的话,那就两说了。

  “国公夫人言重了,”好在季心月也是有点脑子的,听了方芷兰的话,她几乎是立刻就低下了头:“我这就让人到府上去去银票送到将军府里。”

  “不行啊,”李月寒悠悠然道:“我是乡下人,银票在我这里看着轻飘飘的没分量,若是陈夫人有心赔罪压惊的话,不如换成真金白银抬到我将军府的库房里吧。”

  听了这话,季心月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没让自己冲上去把李月寒掐死!

  让她把银票换成真金白银抬到将军府上?

  她可知一箱白银是多少钱?又有多沉?

  而且钱庄装银子的箱子都不大,若是五十万两全换成银子送到将军府,那至少也是十口箱子了!

  李月寒这是存心折辱!想让全城的人都知道她季心月吓到了李月寒,还送银子去给李月寒压惊!

  这是折辱!这口气不能咽下!

  季心月的心中怒吼,面上却逐渐沉静的起来:“月寒妹妹若是觉得银票不可靠,不如我让人把银票直接送到这里来,然后我再陪着你和国公夫人往钱庄里走一趟,确认银票能兑换现银,如何?”

  “什么姐姐妹妹的,”李月寒皱了皱眉:“你又不是我夫君的女人,与我也不沾亲带故,更是没什么交情可言,可不能乱攀亲戚。还有,我虽然出身乡野,但是也知道银票主人是可以道官府和钱庄挂销的,我怎么知道你同我们前脚才去了钱庄验票,后脚会不会就挂销了呢!”

  听了这话,季心月不由得沉下了脸来:“我比你大,叫你一声妹妹不过是想让彼此看起来更亲密一些。”

  “可我不想与你亲密。”

  “我保证绝对不会挂销银票!”

  “好啊,那不如就立字据一张,先到府衙备案,然后再拿上银票道府衙销案,这样有登记造册,我才放心!”

  季心月在这一刻终于承认自己是小看了李月寒。

  虽然这个女人出身乡野,来国都的时日也短,虽然也听说她开了一家香料铺子,但是季心月去看过,香料铺子的生意算不得太好。

  一直以为李月寒只不过是装装门面,却没想到她居然能把挂销银票、官府备案、登记造册的事情弄得这么清楚!难道是自己一直以来情报有误吗?

  “陈夫人,我外甥女说的有道理。”方芷兰也开口帮腔:“一来,你们二人之间是有旧怨的,二来,进赔银子给我们家丫头压惊赔得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大家伙有目共睹。既然诚心诚意要道歉,那不也不怕多这几道麻烦。”

  “国公夫人说的是,我这就让人去办。”说着,季心月从地上站起来就走,却被匆匆赶来的纪炀给堵住了。

  “小人听说这边需要笔墨纸砚,赶紧从库房里拿了过来,几位夫人看看,可能用?”纪炀一边说着一边擦了一把额头的汗。还好他机智,在听到李月寒说要让季心月立字据的时候,马上就去最近的姑娘的房间里拿了笔墨冲了过来。

  正正好儿把季心月给堵在了当下!

  “国公夫人何必这么羞辱我!”季心月简直要哭了:“难道我陈府连这点信誉都没有吗?”

  “跟信誉不信誉的没关系,”方芷兰摆了摆手,气定神闲:“来都来了,也不着急先把字据写了再去取银子。再说了,我们家月寒才是苦主,苦主都没着急,你着什么急。”

  听了这话,季心月银牙暗咬,强压着内心的屈辱,从纪炀手里的托盘上拿起笔,写下“今在梵天楼惊吓翰容夫人有过,故赔偿翰容夫人白银五十万两压惊”后,还在李月寒的注视下签了自己的名字陈氏季心月,还按了手印,然后众人才让开了一条路,季心月就这么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