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65章 春风拂面孟祁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5章 春风拂面孟祁焕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贺正天偷偷看了一眼孟祁焕,只见他笑得春风拂面,很是开心,不由得在心里默默腹诽了起来。

  这段时间翰容夫人虽然没有写过信来,但是却有托人传过话,虽然就那么一次,但是那次他家将军也是这么乐了许久……

  真不知道翰容夫人到底做了什么,让一个在几十万大军面前都面无表情不动如山的铁面将军笑得像个二球……

  “咳咳……”宗政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孟将军,咱们说说话啊!”

  “你不是和正天说得挺好的吗。”孟祁焕说着,又把李月寒的信重新看了一遍,越看越开心,嘴角的笑是压都压不住。

  “我好不容易来一次大营,你总不能因为你夫人给你写了封信你就不管我吧。”宗政宇无奈极了。

  听了宗政宇的话,孟祁焕这才抬眼看了他一下,然后极为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书信小心翼翼的收好,贴身放下,然后才恢复了一脸冷漠,开始了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演。

  “太子殿下今日为何事而来?”孟祁焕假笑问道。

  宗政宇无语,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你在假笑好吗!非要这么明显吗!尽管心里疯狂吐槽,但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缓缓道:“崔氏的事情,你有眉目了吗?”

  “就等太子殿下一声令下,我这边马上就能把相关人等连根拔除。”

  “你不是一直在京郊大营没出去过吗?而且抓人又不是你这个铁骑将军的事儿。”

  “我人在军营,但是手底下又不是没人。而且我也没说我自己去抓人,国都里不还有府衙刑大人么。”

  一听这话,宗政宇当即眼睛就亮了起来:“刑大人果然是你的人!”

  “你倒是抬举我了,刑大人可是国都府衙,那是连刑部尚书都不愿意招惹的人,我能收买得了他?”孟祁焕否认。

  “那就奇怪了,为何你笃定刑大人会去抓人?”宗政宇锲而不舍追问。

  “铁证如山的话他能坐视不理吗?”孟祁焕看小傻子一样看着宗政宇:“况且他跟我夫人重建难民村搞得如火如荼,正是民心所向的时候,就等太子殿下一声令下,我的人就会把所有证据送到刑大人的案上,还会派人在国都城内生事,保准刑大人一查一个准,一抓一条鱼。”

  听了这话,宗政宇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才回国都多久?若是你之前……罢了罢了,我不提过去的事了。我且问你,什么时候是合适的时机?”

  “今日早朝正好有人借着我夫人重建难民村一事找由头不痛快,所以我觉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孟祁焕的私心也是毫不掩饰的:“你不用怀疑我怎么有这么多部署,若是三年前我能预知前太子会出事的话,我也不会早早离开国都。”

  见孟祁焕毫不避讳的提起前太子宗政贤,宗政宇不由得沉默了:“我承认当初我也有参与几分,虽然说主谋是二哥,但是……唉,不说了,我有错,我认罚,你且说这次的事情本殿能做什么吧!”

  虽然宗政宇不知道就前太子的事情认过多少次错,但是孟祁焕依旧是不疼不痒公事公办的样子:“殿下若是真心想做些什么造势的话,一会儿进城的时候遇到有人当街拦车,务必停下来听听百姓的心里话。”

  说完,孟祁焕做了个请的手势,正冲着营帐大门的位置。

  宗政宇起身顿了顿,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冲孟祁焕抱了抱拳,然后转身离开了营帐,贺正天跟上,送了他一段。

  等贺正天再回到将军主帐的时候,孟祁焕又开始一脸笑的在看李月寒的信了……

  离开了大帐,宗政贤坐上了回城的宫车,心里不断反复的咀嚼着孟祁焕的话,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从大年后开始,凌云帝就对外透露了要立他为太子的讯息,朝臣们很快就站好了队,都想着大干一番的时候,孟祁焕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宗政宇是在御书房见到的孟祁焕。

  凌云帝跟宗政宇说,孟祁焕会辅佐他登上帝位之后第二天,孟祁焕摇身一变成了新上任的兵部尚书,又获封铁骑将军,统领京郊大营几十万大军,当天,孟祁焕就毫不避讳的跟宗政宇示了好。

  后来宗政宇被正式册立为太子,孟祁焕就一点儿也不掩饰自己是太子这一边的人了。在外人看起来,宗政宇和孟祁焕两人关系非常好,但是只有宗政宇知道,孟祁焕对他从来都不冷不热,公事公办……

  如果不是有凌云帝做担保,宗政宇可不敢让孟祁焕站在自己身边……

  “殿下,有人拦下了咱们的马车,说是要向太子伸冤。”宗政宇胡思乱想之际,他的宫车已经进了国都城,果不其然的被人当街拦下。

  宗政宇微微蹙眉,耳尖的听到外面有人在哭,想起孟祁焕的话,宗政宇索性从宫车里出来,施施然立于车头,看着跪在自己车前的妇人,道:“你有何冤屈?一一说来,本殿定会为你做主。”说话间,他踩着马凳下了宫车,亲自走到那妇人跟前,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可惜妇人不敢起来,不仅不起来,还摁着自己身边一儿一女两个小萝卜丁给宗政宇磕了三个头,这才哭着说道:“民妇的夫君本是知宝斋的帮工,但是三天前,他上工后就一直没回来,民妇找上知宝斋,但是知宝斋人上下统一口供说从来没见过民妇的夫君,就连知宝斋隔壁的铺子民妇都去问过了,所有人都说没见过民妇的夫君!”

  听了这话,宗政宇不由得挑眉:“竟有这等事?那你可有你夫君在知宝斋做工的证明?”

  “有!”那夫人连忙点头,从袖中掏出一叠纸递了过去:“知宝斋每个月发工钱都会先给帮工计算件数,由帮工确认签字之后,才能领工钱。这都是我家夫君在知宝斋做事这两年来每个月领工钱的证明,上面还有知宝斋的印章和大掌柜的签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