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66章 太子爷审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6章 太子爷审案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宗政宇仔仔细细的把那民妇送来的工钱证明,确实是从两年前开始,她家男人就已经在知宝斋做事了。

  只是宗政宇感到好奇的是,知宝斋和崔氏没有半分联系,孟祁焕为何做这样的安排?

  “你可有去府衙敲鸣冤鼓?”宗政宇见那妇人不肯起身,索性蹲下身子说话。一旁的小厮十号想要拦着他,却被他一手挡了回去。宗政宇虽然不明白孟祁焕这安排是什么意思,但是却不能因为害怕危险而白费了孟祁焕的安排。

  至少,他得亲民,不能把百姓视若洪水猛兽,所以他在赌,赌孟祁焕的计划没有泄露,没有人提前按照孟祁焕的安排假装普通百姓来拦他的车架,也不会有人伺机刺杀。

  “民妇去了!”那妇人泪流满面的点头:“只是在半路上民妇见到几人面相凶恶,左顾右盼仿佛在等着谁,其中有一人见到民妇的时候马上就走了过来,民妇害怕,所以带着两个孩子躲了好几日,今日听说太子殿下的车架要进城,所以才斗胆再此请太子殿下为民妇做主!”

  说着,妇人又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听了她的话,宗政宇点了点头,招手喊来十号,把手里的工钱证明交给十号,然后道:“派人把这位夫人和两个孩子接到太子府上,火速将这份证据送去国都府衙刑大人的手里,就说,本太子状告知宝斋。”

  十号领命,立刻安排人把妇人一家三口送往太子府,自己则揣着那叠工钱证明,单人单马,飞速往府衙奔去。

  然后宗政宇才回到宫车上继续往太子府走去。

  沿途百姓们都在议论,有人说太子殿下宅心仁厚,爱民如子,和他们这些普通的平民百姓都能蹲下身子说话,实乃大义之人。

  有人说太子殿下狡猾如狐,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他做出来的假象,而已。

  但是很快又有人反驳,堂堂太子何必做一出与民亲善的假象来哄骗大众,人家吃饱了撑的吗。

  ……

  听着宫车外的各种议论,宗政宇缓缓舒了口气。

  因为前太子的事情,他背了不少的骂名。这些年来不时有人说他为了皇位手足相残,绝对不会是明君之选。好在凌天帝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最后这个太子之位落到了他的头上。

  而也正因为这样,宗政宇才更明白,坐到这个位置上意味着什么。

  “殿下,刑大人请您直接去府衙。”十号来去匆匆,很快就回到了宗政宇的身边,带来了这样一句话:“刑大人还说,请苦主自己出面,将事情始末原委都在堂上一一说来。”

  听了这话,宗政宇睁开眼睛,沉吟片刻后,道:“去把那位夫人请来,但是她的两个孩子就不必跟着了,送到府上好生照顾。”

  “是!”

  太子车架临时掉头去了国都府衙,刚刚说被送去太子府的一家三口中,那位妇人又被接了出来一同往府衙的方向奔去,这让大家伙儿都迷惑了。

  难不成国都府衙做事效率已经这么高了吗?不是说刑大人最近在帮着翰容夫人重建难民村,忙的不可开交吗?

  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大半个国都城,等宗政宇到府衙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消息灵通的百姓们围在府衙门口等着看判案了。

  宗政宇的车架和护送那妇人的马车是前后脚到的,宗政宇还特意等了一会儿,等到那妇人下了马车,这才领着人一起进了府衙大门。

  “微臣见过太子殿下!”刑大人正在公堂上等着升堂,见到宗政宇带人走进来,赶紧下来行礼。

  “虚礼就免了吧,刑大人,本殿差人送来的证据你可有仔细查验?”宗政宇问道。

  “回殿下的话,微臣已经仔细查验,只不过知宝斋的大掌柜一口咬定他们从未发放过这种工钱证明,所以才会请十号小哥去请太子殿下来听堂审。”

  听了这话,宗政宇蹙起了眉头,看向一边的妇人。

  妇人见状,“噗通”一下跪在了他们二人跟前,连哭带说:“民妇对天发誓!那些工钱证明是每个月知宝斋开工钱之前都会发给帮工的,若是大人和太子殿下不信,大可派人去搜,绝对还有蛛丝马迹,他们不可能手脚这么快!”

  “你这刁妇真真儿是心思歹毒!”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宗政宇这才发现堂上还跪着一个衣着光鲜的男子,只见他指着妇人大骂:“你男人早在灾荒年间就死了,从那之后你发了癔症,现在一口咬上我知宝斋,非说我知宝斋把你男人藏了起来,你是何居心!”

  妇人听了这话,连连摇头,膝行两步抓住了宗政宇的衣摆,哀求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不是这样的,虽然我第一任男人的确死在了灾荒年,但是我后来改嫁了,也并未得什么癔症!我夫君是外来人口,在本地本就没有亲戚朋友,当初他看我一个寡妇生活困难,所以才花了全部身家上门提亲,我才嫁给了他,如今已经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了,大家都知道我压根儿没得过癔症,我也是有夫君的人!”

  宗政宇蹙了蹙眉,耐着性子道:“你的左邻右舍可有见过你的夫君?”

  “回太子殿下的话,这刁妇本来就住在城外,哪里来的左邻右舍!”知宝斋的掌柜不屑道。

  听了这话,宗政宇眯了眯眼睛:“本殿倒是有些好奇,既然她男人从不曾在你知宝斋做过事,你怎么对她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连十几年前她的第一任丈夫死于灾荒年间这种事情都知道,还知道她住在城外,连邻居都没有。”

  被宗政宇这么一说,那知宝斋的掌柜噎了噎,后结结巴巴道:“那是……那是因为,这刁妇这几天总上我们知宝斋要人,所以草民就着人调查了一下她的来历,这才知道的!”

  “哦,几天的事情,把人家家长里短的事情都摸了个一清二楚,知宝斋掌柜过真厉害。”宗政宇皮笑肉不笑道。

  刑大人站在一边有些尴尬,这到底是他在审案,还是这位太子爷在审案啊……

  “刑大人,既然这位夫人一口咬定知宝斋内还有这种工钱证明,那不如派人去搜查一番如何?”宗政宇道。

  刑大人叹了口气,拱手行礼道:“在殿下带着苦主来之前,本官已经派人去搜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