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0章 大家都有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0章 大家都有病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地宫里有许多女孩子,她们的精神状态看起来都不正常,我在里面看到了好些熟悉的面孔,仔细回忆起来,她们都是这些年来无故失踪的各家小姐!”

  “地宫等级森严,我刚进去的时候有人告诉我我是如采女,分配给一个叫做绣贵人做奴婢。我不从,他们就打我,然后给我灌了药……”

  说道这里的时候,郭如涵哽咽了一下,随后道:“没错,我被灌了药之后就是去了清白之身,强占我的那个人我不认得,他自称是皇上,还说他宠幸了我,十分喜爱我,所以封我做贵人。我不从,他让人扒光了我的衣服,把我绑起来打了一顿,狠狠的羞辱了一顿!”

  “从那之后,我每天都会挨打,他们打完我就给我上药,然后给我灌苦汤子。起初那些苦汤子对我没有用,我不敢表现出来,怕他们知道苦汤子对我没用之后加大药量。”

  “地宫里的女孩子们大多数都疯疯癫癫,那个男人没来的时候,她们都安安静静的在自己的床上坐着或者躺着,只有吃饭或者如厕的时候才会动一动,其余时间都老老实实的。”

  “每次那个男人来的时候,所有女孩子都会恭恭敬敬的行礼,然后再由那个男的选人伺候。当着所有女孩子的面,从来都不避讳。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个男人经常会带人一起来,整个地宫里的姑娘们毫无尊严的被糟蹋,从来都没有一丝避讳!”

  说道这里,郭如涵终于是忍不住哭泣了:“后来我喝的苦汤子日积月累的多了起来,神志也逐渐模糊了。如果不是今天见到方姑姑,只怕我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

  方芷兰听完郭如涵的叙述,心里疼极了,将郭如涵抱进怀里直掉眼泪:“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如涵不哭,如涵乖,姑姑和姐姐会保护如涵的,如涵不哭……”

  “姑姑,”郭如涵哽咽着从方芷兰的怀里挣脱开来,拉起袖子递到了方芷兰的面前,道:“姑姑,我真的活不成了,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我猜一定是花柳病的一种,从一个月前开始,我偶尔清醒的时候就能感觉到那个地方疼痛发臭,我活不成了……”

  方芷兰震惊的看着郭如涵布满红疙瘩的胳膊,心疼得直掉眼泪:“如涵不怕,姑姑给你找最好的大夫,咱们能把这病治好的,不会有事的!”

  花厅外,宗政宇站在门口静静的听完里面郭如涵说的话,只觉得心疼又愤怒。直到听到郭如涵说自己得了花柳的时候,立刻回头对十号道:“去把陈明从大牢里提出来,就说是本殿要审他!”

  “是!”十号依言离去。

  将军府的小厮站在宗政宇身侧,似乎想说什么,但是什么都没说。

  “等十号把人提来了,你找个丫鬟进去跟你们家夫人通报,就说本殿到访,别让你们家夫人知道本殿早就来了的事情。”宗政宇说完,转身朝门外走去了。

  那小厮看着宗政宇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十号的脚程非常快,立刻就把陈明从府衙大牢里提了出来,刚到大门口不一会儿,在花厅里的李月寒就听到康柔来报,说太子殿下到访,正在将军府大门口等着,说是有事找她,他身边的小厮还捆着一个男人。

  李月寒神色一凝,看了一眼方芷兰。方芷兰点了点头后,李月寒这才让康柔把太子殿下带到花厅来。

  “明珠,带如涵姑娘去暖阁休息。”李月寒怕如涵现在见到男人会恐惧,所以打算让如涵避一避。

  “夫人,我不怕的。”如涵摇头拒绝:“既然您把我从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带了出来,我也不能怯懦到连男子都不敢面对,就算我注定是活不长的,我也要把如意阁的丑陋面目揭露出来!”

  见如涵神色坚定,李月寒叹了口气,道:“好,那就依你。”

  反而是方芷兰,一直心疼得掉眼泪。

  宗政宇带着人飞速来到花厅,十号立刻就把人丢在李月寒的面前,宗政宇当即道:“这个人叫陈明,是知宝斋的卖身奴!”

  李月寒正诧异宗政宇为什么要把知宝斋的卖身奴带来她面前的时候,郭如涵突然疯了一样,拿起一旁的茶盏就狠狠的朝着陈明砸去。李月寒条件反射的拦了一下,茶盏偏了几寸,砸在陈明的脸边上,吓得陈明当场失禁。

  “如涵,好孩子,你这是怎么了……”方芷兰连忙把如涵抱进怀里。

  李月寒一脸不解的看向宗政宇,宗政宇倒是没说话,那边如涵哭了一会儿,终于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道:“方姑姑,姐姐,这个男人进过地宫!”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怎么回事。

  李月寒震惊的看向宗政宇,宗政宇清了清嗓子,面色不自然的把脸偏到一旁,小声解释道:“我之前来过,听到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冲宗政宇福了福身子,道:“还请太子殿下不要将此事传扬出去。”

  “我自是不会去传扬,”宗政宇叹气道:“只不过今晚如意阁的动静这么大,明天消息肯定是瞒不住的,你可想好怎么做了?”

  李月寒愣了愣,后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也要为这些女孩子的名声着想。”

  “姐姐,”郭如涵强忍着哭泣道:“那些女孩子里,除了我之外,已经全疯了。而且,好像大家都有病。”

  这个“病”是什么,在场的人都明白。

  “可以治的!”李月寒咬牙切齿的看着地上吓得失禁的陈明,强忍着恶心道:“陈明,知宝斋从未亏待过你,你为何要做如意阁的走狗!”

  “夫人饶命,夫人饶命,我也是迫不得已,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病了,我没钱治,如意阁的掌柜找到我,带我去了地宫,还给我银子让我买药,所以我今天在公堂上才会反咬周掌柜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想活下去……”

  “你想活下去的代价就是推别人去死吗!”李月寒怒极,一脚踢到陈明的头上:“你知道自己有病还去沾染地宫的女孩子,你一个人死不够还要拉着那么多无辜的人去死吗!”

  “那些女孩子全是如意阁东家豢养的奴隶!为什么不可以!”陈明委屈道:“不过是一群奴隶而已……”

  “奴隶?”宗政宇冷笑:“那些女孩子全是如意阁用各种手段拐来的,多数都是世勋贵族的小姐,如意阁拿准的就是那些家族为了脸面不敢公开说自家小姐失踪的消息,她们随便一个身份都比你尊贵万倍!你居然说他们是奴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