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7章 大闹将军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7章 大闹将军府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将军府大门口。

  明珠搀扶着李月寒出现的时候,以季心月为首的女人们纷纷都激动了起来,一阵骂骂咧咧十分聒噪,李月寒甚至连一句话都听不清。而且她们十分激动,要不是府兵拿着长枪拦着,忌惮伤着自己的话,她们可能都直接冲进门来了。

  贺正天见李月寒眉头紧蹙,立刻站了出来,以内力大声道:“我们家夫人已经出来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大可一个一个的说,都是有身份的人,不必这般吵嚷!”

  贺正天的内力雄厚,门外那些夫人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自然被他的声音震得耳朵嗡嗡作响,一时间,吵嚷的声音倒是低了下去。

  直到她们终于闭上嘴的时候,李月寒这才缓缓道:“不知各位今日这般不讲体面的来我将军府门外大吵大闹,所为何事?”

  季心月很显然是牵头人,虽然李月寒也很不解,为什么季心月的名声已经糟糕到了这个地步,还能让国都各大贵族女眷跟她交好。

  “李月寒,你别装蒜了!”季心月一脸愤然:“前段时间你众筹重建难民村,大家都捐了不少银子。可如今呢?大半个月过去了,国都封城,难民村建好了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皱眉:“你也知道国都封城,重建难民村一事自然得暂时搁置。”

  “那就对了,”季心月带着一脸不加掩饰的得意大声道:“你这般假仁假义,至我们这些出资人于何地?我们只是想做好事,却被你蒙骗,如今谁都不知道难民村的情况如何,你不是在草菅人命是什么!”

  “这么说,陈夫人是觉得本夫人能在戒严封城的情况下还有能力自由出入国都,给大家带来难民村的消息吗?”李月寒冷笑:“陈夫人也太不把国都的城防看在眼里了把。而且在全城戒严的时候,皇上已经从京郊大营里调兵将建到一半的难民村保护了起来,难不成陈夫人觉得皇上的决定也不妥?”

  “别在这里左右而言他!你分明就是提前知道国都的局势要起变化,所以才会突然提出兴建难民村!”季心月恶狠狠道:“否则怎么会那么巧,重建难民村的事情才做了半个月就出了如意阁地宫那么大的事情,更巧的是和如意阁起冲突的知宝斋还是你永安县来的义家柳家的产业!你分明就是做局骗钱!还算计了难民村那么多人的命!”

  李月寒看着季心月,表情没有半分波动。

  就这么会儿功夫过去,李月寒已经在明珠的低语下,把季心月带来的那些夫人的身份认了个七七八八。明珠是宗政宇调教后送到李月寒身边的人,自然认得国都内的贵眷。

  巧的是,季心月带来的这群夫人,基本都是从将军府上悄悄的把自家女儿接回去,没几天家中传出了死讯的人家。对于自家姑娘的死,她们有的说是不堪受辱自绝而亡,有的说是病重不治而亡,有的干脆说是找到了尸体。

  对于这些人,李月寒没有半点好感。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我说中心虚了!”季心月见李月寒一直在打量着她和身后的那些夫人,不由得更加趾高气昂了起来:“就说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想方设法的往自己手里捞银子,做得还这么不干不净,真是丢人现眼!”

  听了这话,李月寒挑了挑眉,道:“陈夫人这话说得好奇怪,重建难民村的银子全是各家各户送到府衙登记在案的,怎么变成了本夫人往自己手里捞钱?本夫人提议重建难民村的时候,还把你赔偿给本夫人的银子全都捐了出去,后来又认捐了一百万两,难不成陈夫人要说府衙刑大人和本夫人沆瀣一气?”

  “不成不成,污蔑朝廷命官可是初犯东翰律例的事情,陈夫人可千万要慎言。”李月寒说完,眯眼笑了起来。

  来国都的日子也不短了,大事小事李月寒都经历过。一开始或许还会对季心月忌惮几分,可是现在,她看季心月就像看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因为爱而不得,所以拼命作死。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季心月似乎早有准备李月寒会提起刑大人,当即一脸轻蔑道:“刑大人为官清廉,自然是不会同你一样不要脸!”

  “陈夫人还请慎言,我们家夫人身份尊贵,你若是这般辱骂我们家夫人,只怕是落不到好!”一旁一直保持缄默的贺正天此时冷冷出声警告:“陈夫人既然说我们家夫人贪污,那还请陈夫人拿出证据来。”

  只见季心月狠狠的瞪了贺正天一眼,咒骂道:“看门狗而已,也有胆子跟本夫人叫板!要证据是吧,来人!把人给本夫人带上来!”

  随着季心月的话音落下,柳天祥被人五花大绑着从人群后面押了出来。不等李月寒有反应,季心月率先扬起下巴开口了:“翰容夫人应当认得这位柳先生吧,他可是你的义父呢!”

  “季心月,你到底想干什么!”李月寒沉下了脸。柳天祥的模样狼狈,脸上还有淤青,显然是被人动手的。要说李月寒一开始还可以当季心月只是来找她的麻烦的话,在看到柳天祥之后,李月寒是真怒了。

  “我只是把这位柳先生带过来给翰容夫人看一眼,随后他就要被押入大牢了。”季心月说着,笑得一脸得意:“哦对,翰容夫人这几天忙着当假圣人,可能还不知道。如意阁地宫一案刑大人分身乏术,柳家主动提出帮府衙打理重建难民村的账本。我们整个国都给难民村筹了两千多万的款项,被柳家人做了手脚,一口气贪走了一千万两,刑大人已经立案了。本夫人也是好心,想着柳家是翰容夫人的义亲,特意把柳先生带过来给翰容夫人看一眼。”

  说完,季心月得意洋洋的挥了挥手:“好了,翰容夫人看过了,把柳先生往府衙那边送去吧。”

  押着柳天祥的人正准备领命离开,李月寒扬声开口:“贺正天,带府兵亲自送柳老爷去府衙走一趟!”

  “哟,翰容夫人这是打算大义灭亲啊?”季心月掩唇轻笑:“可惜啊,有血缘的人是不能插手公案的,所以翰容夫人可能要失望咯。”

  “陈夫人此言差矣,”李月寒冷静的看着季心月,道:“本夫人和柳家从来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本夫人还是能插得上手的。”

  “可你是柳家义女!”

  “本夫人没否认这一点,本夫人说的是没有血缘关系。”李月寒定定的看着季心月,眼底泛着寒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