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8章 原来你想当妾啊!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8章 原来你想当妾啊!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看来翰容夫人是要公然和东翰律例叫板了。”季心月不甘示弱的回看李月寒,一脸的不屑:“希望翰容夫人想清楚,若是你执意和东翰律例叫板的话,府衙刑大人可是有权利连你一并拿下的!”

  “陈夫人今日还真是好大的口气,一顶接着一顶的大帽子毫不顾忌的往本夫人的头上扣下来。一会儿说本夫人草菅人命,一会儿说本夫人叫板东翰律例,真不知道陈夫人今日登门大闹所为何事。”李月寒说着,故作姿态的扶了扶自己的发髻,后道:“莫不是陈夫人见我夫君离京,还存着取本夫人而代之的心思?”

  季心月之所以跟李月寒过不去,整个国都都知道是为什么。

  但是没人挑破。

  如今这层窗户纸被李月寒毫不顾忌的戳穿了,季心月一时间方寸大乱,接不上话来。

  在她的想象中,李月寒是绝对不愿意把当初她和孟祁焕的事情拿到明面上来说的,毕竟当初大家都赞叹她季心月和孟祁焕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再加上她季心月才名在外,孟祁焕如今又位极人臣,更是有人把他们的故事编成了画本子,在茶楼酒肆里传扬。

  不管孟祁焕怎么想的,至少在外人眼里,她季心月才应该是孟祁焕的良配,而非李月寒这个村姑。

  所以季心月也就理所应当的觉得,李月寒在她面前天然低上一头,哪怕季心月屡次在李月寒的手上吃亏,也没有把季心月的想当然给打破。

  “李月寒,你要不要脸,是不是天下女子都应该觊觎你的夫君?”季心月又恼又怒破口大骂:“是不是只要说你不好的女子你都会当成觊觎你夫君的人?李月寒,我竟不知你居然不要脸到如此地步,难怪你到国都之后孟将军连个妾室都没有!”

  听了这话,李月寒宛然一笑:“原来你想做将军府的妾室啊!只可惜你身有诰命,一辈子都只能是陈家夫人。不说了,再说下去你又要哭诉我欺负寡妇了。明珠,备车,本夫人要去府衙一趟。”

  说着,李月寒冷眸扫过站在季心月身后的那些夫人们,半阴半阳道:“如意阁地宫里的姑娘们真可怜,无辜被掳走不说,好不容易平安回家了,却落了个身死的下场。真不知是如意阁背后的人太可恶,还是那些姑娘的命不好。”

  李月寒这番话一出,那些夫人们脸上都露出了讪讪的表情,看起来都不太自然。

  只有季心月依旧气焰高涨:“李月寒,你别在这里做这幅假仁假义的模样,要不是你怕那些姑娘们住在你将军府里勾走孟将军的心,你会这么好心把她们从那如意阁地宫里救出来送回家吗?”

  “你说得对,”李月寒突然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但是你搞错了一点,那些姑娘不是我从如意阁地宫里救出来的,是刑大人。”

  孟祁焕走的时候,因为不放心李月寒,所以在将军府上留了不少府兵。虽然季心月这次带来了不少夫人,但是那些府兵个个儿手持武器,一脸肃穆,落在平日里过得尊贵的夫人们眼里,就是凶神恶煞。

  所以当府兵为李月寒开路的时候,那些夫人们连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只有季心月还在那里骂骂咧咧,说李月寒假仁假义,害了如意阁地宫里带出来的姑娘,还害了城外难民村里的那些难民们。

  只可惜她一个人的声音就算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所以她试图煽动自己带来的那些夫人们的情绪,但是那些夫人们被李月寒一句话说得心虚,附和起来也只稀稀拉拉,很是没有气势。

  出了将军府,李月寒上了马车,贺正天那边也把柳天祥从陈府的人手里带了过来,上了另一辆马车,大大方方的朝府衙去了。

  “陈夫人,你不是要去府衙状告本夫人的义父贪赃吗,怎么还站在我将军府门口?难不成你突然改变主意了吗?”马车临走前,李月寒突然撩起帘子冲季心月丢出了这么一句话。

  那季心月着实是被李月寒气狠了,当即怒道:“你给我等着!”

  李月寒不应,放下车帘,马车很快就走了。

  见李月寒都走了,季心月更是不耽搁,当即招呼着那群夫人们上了马车,匆匆忙忙的追了上去。

  府衙。

  刑大人头痛的看着站在堂下的李月寒和刚刚松绑的柳天祥,无奈道:“翰容夫人,这案子本官也才有一点眉目,是不是和柳老爷有关都两说,您怎么就把人直接送来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脸惊讶:“陈夫人刚刚绑了我义父上将军府大闹,我还以为案子已经尘埃落定了,所以才把义父大人从陈夫人手里接过来送往府衙,原来案子都还没有开始查吗?”

  “是的,”刑大人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因为如意阁的事情牵连甚广,是我主动请柳老爷帮忙管账的。账簿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但是流到难民村那边的钱至少要经三个人的手,不能一口咬定是柳老爷做的手脚,故而此案暂时还压在府衙内。因为这两日全城戒严,所以重建难民村一事也暂时停了下来,京郊大营还特意拨了五百兵马过去保护老百姓,真不是查案的时候啊。”

  “刑大人!”正在刑大人说话的时候,季心月领着一众夫人浩浩荡荡的来了,一听刑大人说不是查案的时候,当时就不乐意了:“证据确凿,就是柳天祥柳先生贪污了重建难民村的银子,怎么到你这里就不是查案的时候了?”

  “难道连国都府衙也要怕将军府不成?”

  季心月最后这句话着实大胆。

  国都府衙大小案子每个月都要整理成册直接由凌云帝过目的,季心月这句话无疑是又想给将军府招黑。

  刑大人顿时一个头两个大:“陈夫人,你这是做什么,公堂重地,哪里是拿来吵架的,难民村款项不对一事才查出来,怎么就成了证据确凿了,而且,谁给你陈府的权利,让你们去抓人了?”

  “哼,”季心月丝毫不见怯意:“我身负一品诰命,自然有责任以身作则。既然翰容夫人没有大义灭亲的觉悟,我当然要帮她把事情做了,免得落人口舌!”

  “哦?”李月寒眯眼:“我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你能帮我做事,还能维护我的名声?难道你真的存了进将军府的心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