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79章 收监候审?不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9章 收监候审?不行!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女人吵架,男人头大。

  刑大人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好在跟着季心月来的那些夫人们都知道轻重,没几个敢公然跟将军府叫板,不然好好一个严肃的公堂,就真成了菜市场了。

  饶是如此,季心月也是咄咄逼人,半分不让,李月寒都不搭理她了,她还在那儿说个没完。

  终于,刑大人忍不下去了,用力拍了两下惊堂木,站在公堂两侧的衙役们立即敲起了杀威棍,口中“威武”声震天,终于是让季心月安静了下来。

  “与此案无关人等都退出去,这么多人围在公堂上,难道是想逼供不成!”刑大人冷下脸,目光扫向季心月。

  却见这个女人仿佛骄傲的天鹅一样扬着下巴,半分不肯退让:“柳天祥是我绑的,我是告状人,我不走!”

  一听这话,那些跟着季心月跑来跑去的夫人们可就不愿意了,纷纷骂季心月不知好歹,然后匆匆散了。

  季心月兀自站在公堂上,和李月寒分庭抗礼,一脸的不服输。

  着实把李月寒看笑了:“不知陈夫人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义父贪墨了重建难民村的善款?”

  “人证!”说着,季心月示意随从又不知道从哪里拉了一个人出来,道:“这位是刑大人府上的管家,他可以作证,是柳天祥做了假账,贪墨了一千万两的善款!”

  堂上坐着的刑大人鼻子都快气歪了:“陈夫人,本官万万没想到你居然敢上朝廷命官的府上抓人!还有本官的管家从来只管刑府大小事务,从未插手过难民村的善款,他如何做证!”

  季心月尤为自知已经捅了大篓子,甚至还施施然冲着刑大人俯身见礼,后道:“刑大人请息怒,贵府的管家虽然从未插手过难民村的善款,但是却见到柳天祥做假账,本夫人也是为了保护证人的人身安全,所以才擅自将人从贵府带出来,直接拉到了公堂之上,和奸佞狡诈之徒当面对质。”

  季心月的话音落,刑府管家就被推到了人前。

  刑大人重重一拍惊堂木,厉声道:“耿叔,陈夫人所言是否属实?”

  被称为“耿叔”的刑府管家跪地磕头,后垂着脑袋,道:“陈夫人所言句句属实,老爷,小人真的见到柳先生到府上报账的时候,揣的是两本账簿,其中一本掉在地上的时候小人还留意看了一眼,上面写着‘难民村善款实账’,后来借着送茶不小心打湿了柳先生的衣服,小人在柳先生换衣服的时候匆匆翻了一遍那本实账,里面明确记录着,柳先生接手了难民村善款一事之后,分成五批,以各种名义,把一千万两善款偷偷拿走了!”

  “这么说,你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口中那本所谓实账的存在了?”刑大人蹙眉问道。

  李月寒始终站在柳天祥身边安安静静的听着,耿叔说这些的时候,柳天祥面上明显不解,但是在李月寒的示意下,柳天祥一直闭口不言,倒是刑大人气得不轻。

  季心月一听刑大人这么说话,立刻不乐意的站了出来:“刑大人这话说得好像你家管家在撒谎似的!”

  “陈夫人,”刑大人彻底沉下了脸:“本官看在你少年丧夫的份上不与你计较,但是请你明白,这里是公堂,不是你可以随意撒泼的地方!想当年你也有过国都第一才女的美誉,怎么近年来你的举止愈发像个没有教养的泼妇,真是有亏一品诰命夫人的身份!”

  刑大人骂人骂得直白且正中要害,季心月之所以这么嚣张,还不是因为她曾经是国都众人追捧的第一才女,还不是因为她少年丧夫守节至今,还不是因为她身负一品诰命。

  但是刑大人短短几句话就击碎了季心月自以为的光环,这让季心月有些心虚了起来:“本夫人只是看不惯作恶之人罢了!”

  “陈夫人方才在我将军府门口大闹的时候,说的是证据确凿,怎么到了公堂之上,就变成了看不惯有人作恶了?”李月寒一脸疑惑:“不知道陈夫人到底是掌握了切实的证据证明我义父贪墨,还是侠义心肠想要把真正贪墨善款的人绳之于法?”

  “你……”季心月被李月寒的话堵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冷着脸一甩袖子骂道:“无知泼妇!本夫人不与你一般计较!”

  “肃静!”刑大人拍了拍惊堂木,心里对季心月已经厌烦到了极点。后盯着耿叔,道:“耿叔,口说无凭,你可有切实证据证明柳老爷贪墨善款?”

  “有……还有人知道……”耿叔低着头不敢看刑大人,但说话声音却不小:“柳少爷,柳少爷这段时间特别有钱,经常出没梵天楼,听说他一夜花销就是上千两。柳家才来国都没多久,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银钱供柳少爷挥霍!所以有人曾问过柳少爷,是柳少爷亲口所说,他们柳家发了大财……”

  听了这话,柳天祥到底是忍不住了:“这位管家,我柳家在永安县也是好几代人从商的大户,就因为我们柳家才到国都不久,所以就连我们柳家赚钱也是错了?”

  说完,柳天祥冲刑大人拱手作揖:“青天大老爷明查,我儿柳志远花的每一分钱都是家里公中所出,近段时间,我柳家的铺子纷纷闭店歇业,所以分红时间比往时早。虽然我柳家才来国都不久,但是却是早早在国都置有产业,况且永安县比不上国都繁华,我儿纨绔不学无术,见家中分红比在永安县多,自然会说出柳家发财这样的话!但这话着实当不得证据!”

  刑大人当然知道这话做不得证据,他还在疑惑。耿叔在刑府当差也有十余年了,怎么突然间会冒出来胡乱攀咬一个刚到国都不久的柳家?

  而且这个柳家还是国都新贵翰容夫人的义亲家!要是翰容夫人记仇的话,岂不是连累刑府一起遭殃?

  想到这里,刑大人朗声道:“耿叔和陈夫人口说无凭,此事暂时无法定论,待本官找到证据再重审此案,退堂!”

  “刑大人难道是要包庇贪墨善款之人吗!”季心月突然大声道:“就算如今证据不足,柳天祥也是有嫌疑之人,难道不应该收监候审吗?”

  刑大人拿惊堂木拍死季心月的心都有了!

  收监候审之人就算将来证明是清白的,那名声也毁了!季心月这是在逼着他跟李月寒作对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