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0章 帮她请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0章 帮她请旨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官断案,还轮不到一个妇道人家说三道四。”刑大人冷着脸道:“这件案子疑点颇多,难民村那边的账务也繁杂,需要时间来梳理,不能随意将柳先生关进牢中,平白侮辱他的名声!”

  “假如柳天祥是清白的,那等案件真相大白之时自然会还他公道,又不是收监候审就等于判了刑,不知道刑大人到底在忌惮什么,竟然连这么正常不过的事情都不肯下令。”季心月说着,还瞥了一眼站在一旁不说话的李月寒。

  她自然没有证据证明柳天祥贪墨善款,不过就是那天在梵天楼被李月寒敲诈了五十万两之后心中愤愤不平,但是在李月寒这边又找不到突破口,只能让人盯着柳家,听到柳志远在梵天楼挥金如土还说了那样的话之后,故意做的一个局。

  动不了李月寒,她就要动一动李月寒身边的人,恶心恶心李月寒在她心里都是极为痛快的!

  “据本夫人所知,”李月寒缓缓开口:“收监候审的条件是至少有两位认证指认,如今只有耿叔一人,是达不到收监候审的条件的,刑大人,不知本夫人说的可对?”

  “按律是如此。”刑大人点了点头:“陈夫人,本官劝你还是不要插手这案子了,虽然重建难民村是翰容夫人用你的赔偿金发起的,但是这件事归根结底你也牵涉颇多,若是将来查明了是你有意陷害,只怕陛下知道了,会找你麻烦。”

  季心月原本还想站出来跟耿叔一起指认柳天祥,逼着刑大人把柳天祥收监候审,听了刑大人这话,她倒是生生的忍住了,强压着心头的不甘,伏低做小道:“道理本夫人自然是懂的,希望刑大人尽快破案,把被贪墨的善款追回来的好!”

  说完,季心月拂袖而去。

  李月寒注意到,在季心月走的时候,耿叔惊慌失措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又很快回过神来板板正正的跪好。

  “好了,退堂吧,耿叔,你同本官一道回府。”刑大人说着,一拍惊堂木就站了起来。

  随着杀威棍敲击的声音,耿叔要说的话被生生截断,李月寒也陪着柳天祥走出了公堂。

  外面已经有百姓在围观了。

  见李月寒和柳天祥出来,有胆子大的人朗声问道:“翰容夫人!柳老爷真的贪墨善款了吗!”

  李月寒微微一笑,由明珠搀扶着,站在人群面前,道:“我义父为人光明磊落,此事刑大人也觉得蹊跷颇多,证据不足,想来是有心人故意栽赃陷害,我相信刑大人会还我义父一个清白的!”

  “这么说翰容夫人是想包庇柳老爷吗!”不知道谁又来了这么一句。

  李月寒也不急,继续道:“我相信我义父的为人,想当初柳家在永安县何等风光,区区一千万两,在柳家眼中算不上什么大钱,我不需要包庇我义父,不义之财不可取,这是我义父当年教我的道理,我相信他,也相信新达人会还我义父清白!”

  “翰容夫人是柳老爷的义女,当然向着柳老爷说话了!要我说,这事儿就算柳老爷真的做了,以翰容夫人的能力,也能把柳老爷保下来的!咱们这群平民管那么多干啥!胳膊也拧不过大腿啊!”又有人挑衅一样的嚷了起来。

  李月寒依旧不急不躁:“大家若是不信的话,与其在这里听有心人红口白牙的胡乱攀咬,倒不如去打听一下,受雇到城外重建难民村的能工巧匠和做饭洗衣的婶子们可有被克扣工钱,若是没有,自然可以证明我义父为人光明磊落。”

  话说到这里,李月寒也不打算继续在府衙门口呆着了,由明珠搀扶着自己,贺正天扶着被人打了一顿的柳天祥,一前一后上了马车。

  马车一动,外面的喧闹声就渐渐停了下来。

  柳天祥这才缓缓叹了口气,一脸愧疚的看着李月寒,道:“月寒丫头,又给你添麻烦了。我是真不知道志远那小子会在外面胡说八道……”

  “义父言重了,”李月寒宽慰他:“让义父蒙受这种不白之冤,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孝。”

  “唉,你是个好孩子,今天这事儿是义父连累你了。”柳天祥说着,眼眶微红,想要擦一擦眼睛,却不小心碰到脸上的伤口,顿时又是一阵倒抽冷气。

  “陈府的人竟敢对义父下手,这笔账我记在季心月的头上了。”李月寒见状,赶紧拿出手绢递给柳天祥,同时承诺道:“义父放心,今日义父受到的屈辱,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好孩子,义父知道你孝顺。”柳天祥深深的叹了口气。在感动李月寒的维护的同时,也在心里埋怨自己唯一的儿子柳志远的没出息。

  把柳志远送到柳宅,跟柳夫人说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李月寒又留了十个府兵在柳宅,保证不会再有人上门找麻烦,后才上了马车,往皇宫的方向去了。

  “夫人是想请陛下做主吗?”路上,明珠不解的问道。

  “不是,”李月寒摇头:“我是去请旨,让户部来查账,让刑部来查案,季心月不是想把事情闹大,把柳家的脸面丢在地上踩么,我就帮着她把事情闹大,让陈府再在人前风光一场。”

  听了这话,明珠瞪大了眼睛:“夫人是想以陈夫人的名义去请旨彻查?”

  “嗯。”李月寒点了点头,嘴角微微扬起:“季心月为了找我的麻烦已经魔怔了,我们不如帮她做点好名声。至于查出来是什么结果,那就要看季心月的手干不干净了。”

  回想起耿叔在季心月甩袖走人时候的反应,李月寒有八成的把握季心月脱不开干系。

  李月寒进宫很快就出来了。

  同时户部和刑部也同时派人到府衙取走了善款账簿,提走了作证的耿叔。

  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国都,不少人都在夸季心月不愧国都第一才女的名声,居然能想到入宫请旨彻查,真真儿是为民请命的好人!

  只有季心月慌得不行!

  “李月寒这个贱人!”季心月已经砸了不知道多少个碗碟了,整个人宛若疯魔:“居然以我的名义去请旨!贱人!贱人!”

  季夫人见到自己女儿这个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我都说了,你不要再跟她过不去,你为什么不听我的,现在好了,被生生的架到了这个高度,你是真的骑虎难下了。”

  “你到底是我娘还是她娘!”季心月破口大骂:“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说风凉话,是巴不得我赶紧死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