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1章 死脑筋的母女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1章 死脑筋的母女俩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被自己的亲女儿这样说,季夫人的心里着实疼得慌。

  但是看到自己的女儿这副模样,季夫人又实在不忍心放她一个人在屋子里呆着。

  自己这个女儿吃了太多苦,曾经她明明可以嫁给与她情投意合的孟祁焕,但是却为了整个季家,生生嫁给了比她还要大上一轮的陈尚书。

  原以为老夫少妻也不算太差,至少男人年纪大点儿懂得疼人,可谁知道嫁过来才几年光景,陈尚书和陈老夫人就一前一后的走了,可怜自己的女儿年纪轻轻成了寡妇。

  自己膝下无所出不说,还得养着陈尚书留下来的唯一一个女儿,偏生那女儿还是个不听话的,跟季心月水火不容,平日里别说承欢膝下了,就连见到季心月都是两个大白眼丢过来。

  季心月婚后这么多年的痛苦,季夫人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所以尽管季心月胡闹荒诞,她也不忍心过多责怪,毕竟在她心里,季心月的人生,是被整个季家毁掉的。

  本来季心月可以安安分分的做她的陈府遗孀诰命夫人,可令人叹就叹在,孟祁焕居然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成了将军成了尚书大人,还有了妻室……

  这让原本就过得不如意的季心月心里更加愤愤不平!

  在她看来,她和孟祁焕才是天生的一对!之前为了季府,她可以委身嫁给陈尚书,如今陈尚书已经过世多年,她理应和孟祁焕走在一起!

  但是孟祁焕却有了李月寒,这在季心月的眼中,就是李月寒生生横插一脚介入了她和孟祁焕之间,李月寒才是那个多余的,只要除掉李月寒,孟祁焕就理所应当会和她在一起!

  最初,季心月还没有把李月寒放在眼里。可是自从宫宴过后,季心月逐渐意识到孟祁焕的心里是有李月寒的,这对她来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所以她疯了一样的找李月寒的麻烦,试图把李月寒死死的踩在脚下!

  可惜,李月寒最初在国都贵妇圈子里崭露头角的时候,大家还都在嗤笑她是乡下丫头,没见识没家教。可是随后她的身世被兴国公府承认,再加上又有封号,还是将军夫人,三重光环加身,大家就算是看不起她也不敢表现出来。

  更别提,李月寒礼数周全,尽管从小在乡下长大,但是行为举止分明是大家闺秀的风范,人们也就喜欢拿她跟季心月做比较。

  如此一来,季心月就更想压过李月寒一头了。

  但是她终归是比不过李月寒。

  自从李月寒到国都后,做的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无一不让人称赞。

  一,于皇家有恩,庇护了两个失踪多年的小皇孙。

  二,同一品皇商交好,她名下的香料铺子产出的香料远胜过别人家的,但是却始终没有涨价。

  三,主动提起要重建难民村,还拟出了连皇上都拍案称好的管理条例。

  四,如意阁地宫一案,许多人避之唯恐不及,她却主动站出来把那些受害姑娘都接入将军府里照顾。

  桩桩件件,都打破了所有人对这个乡下来的将军夫人的初始印象。原本以为的粗鄙不堪和不懂礼数,全都变成了端庄大气矜持有度。

  深深了解自己女儿的季夫人知道,她的心月已经被李月寒彻底打败了,只是常年笼罩在国都第一才女的光环下,季心月已经完全迷失了自我,如今的季心月,满心思只想着跟李月寒作对,全然没有想过自己的一举一动会有什么后果。

  夜深后,季夫人终于安抚好了季心月睡下,站在院子里,看着天上明亮的满月,不由得叹了口气。

  “桂儿,如今我还能帮心月些什么?”桂嬷嬷是季心月的乳母,也是季夫人陪嫁过来的丫头。季府没落后,已经上了年纪的桂儿就跟着季夫人住进了陈府里,平日里照顾季夫人的饮食起居。

  “大小姐的心性已经不比以前了,”桂嬷嬷也微微叹了口气,站在季夫人身后道:“如今能让大小姐回到原来的样子,已经不可能了。那位翰容夫人看似与世无争,实际上手段狠辣心机深沉,这一次打着大小姐的名义入宫请旨查案,分明就是把大小姐往死路上逼。”

  听了桂嬷嬷的话,季夫人点了点头,面色不改:“是啊,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在知道自己的夫君曾经有过一个倾心的红颜之后,也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那李月寒越是表现得不在意,实则她的心里就越是在意,所以每一次心月去招惹那李月寒,都是自损八百,我心痛得很。”

  “夫人何不劝劝大小姐,把往事都放下,好好过余下的日子。”桂嬷嬷道。

  “劝了,劝不动,这孩子打小就死心眼,最初那孟文琢回京,心月不知道多开心,满脑子都想着能和他重修旧好,我当时还告诉她,如果真的打算和孟文琢过,那就把这男人迅速拿下,免得夜长梦多。只可惜当时心月还放不下她那点子骄傲,非要把人吊着,打着老友的名义和人来往,迟迟不肯主动一步,最后没等来孟文琢的心意,却等来了孟文琢的妻子。”季夫人看着天上的满月,只觉得心中无限感慨。

  一旁的桂嬷嬷倒是比较清醒,劝道:“夫人,当初孟将军回到国都之后,也从未对大小姐表露过好感,或许就算没有翰容夫人,孟将军和大小姐也没有可能了呢?”

  “怎么会,”季夫人坚持道:“世间男子但凡和我们家心月好过,就不可能再看上旁的女子了!”

  “可大小姐没出嫁的时候和孟将军也是有过一段的,为何他还会看上一个乡野女子?”桂嬷嬷试图提醒季夫人。

  “你不懂,”季夫人却依旧坚持:“当初心月为了我们季家,狠狠的伤了孟文琢的心,这才让他离开国都,跟一个乡野女子结合在一起的。若是开春的时候心月能主动一点,那么李月寒的荣耀,如今都会是我心月的。”

  桂嬷嬷不再劝了。

  季心月的性子像足了季夫人,她们一样都是死脑筋,也一样神经质。桂嬷嬷知道,自己再劝下去,必然会被季夫人骂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季家母女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劝得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