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2章 为了女儿豁出去的季夫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2章 为了女儿豁出去的季夫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翌日,李月寒才洗漱完,就听到明珠匆匆忙忙来报,说是季夫人到柳宅闹事了。

  “怎么回事?”李月寒蹙眉问道:“季夫人就是季心月的娘吗?”

  “对!”明珠点了点头:“今日一早,季夫人就提着剑站在柳宅门外,要不是咱们昨天留了府兵守着,只怕她要提剑冲门了!”

  “季夫人?提剑?”李月寒一脸懵逼:“她会武功?”

  “季夫人出身武将世家,她的父亲当年是名镇一方的大将,自然是会一点武功的。”明珠道:“季夫人站在柳宅门外大喊柳老爷的名字,说是柳老爷轻薄了她,她女儿为她讨个公道却被倒打一耙,要柳老爷给个交代,不然就要一纸诉状告到御前,请陛下为她母女做主!”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个头两个大。

  季家母女真是一个比一个能做,昨天女儿刚刚大肆闹过将军府,今天母亲就提剑闹上柳宅。昨天女儿说柳天祥贪墨善款,李月寒草菅人命,今天母亲就说柳天祥轻薄了她,柳天祥倒打一耙。这对奇葩母女还真是为戒严紧张的国都增添了不少色彩。

  “走,去柳宅!”李月寒匆匆梳洗完毕,换上衣服就带着明珠出了门。

  当她坐着马车来到柳宅门外的时候,季夫人依旧站在柳宅门外,也不冲门,只提着剑站在那里,一脸冰霜的看着把大门口守得严严实实的柳宅大门,颇有些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

  “翰容夫人来得好快!”季夫人见到挺着孕肚的李月寒下了马车,冷笑着道:“不知道的还以为翰容夫人今日又来大义灭亲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倒是不着急,下了马车站稳后,这才缓缓道:“季夫人这话说得好生奇怪,本夫人不过是听说季夫人提剑堵在柳宅门口,不顾形象不计身份的对我义父破口大骂,想着不能累着季夫人,所以来给季夫人送点水和点心,让季夫人有体力多闹腾一会儿罢了。”

  说完,李月寒轻轻一抬手,马上就有几个小厮不知道从哪里搬出来一套桌椅放在季夫人身边,然后又手脚麻利的给季夫人上了一盏茶,端了一碟新鲜的点心。

  季夫人到底是上了年纪的,心性自然比季心月沉稳许多,见此情景,倒也不慌不忙,依旧冷笑:“我可不敢碰翰容夫人送来的吃食,万一里面有个什么手脚,我这一把年纪,可经不起折腾。”

  李月寒早就想到季夫人会来这么一句了,所以在季夫人说话的当口,她主动上前,把自己摆出来的茶水和点心都尝了一遍,而后又拿起放在一旁的水壶,给季夫人满上了一盏茶,笑眯眯道:“你看,我都敢吃,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手脚在里面,季夫人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过区区一介贱民,也敢自称君子!”季夫人才不买账:“你口口声声你义父你义父,你可知你义父欺我母女无人撑腰,前几日在闻香阁公然调戏本夫人!原本这事儿本夫人打算就此作罢,也劝着心月不要与他为难,毕竟小地方来的人不懂什么礼数,但我们家心月心疼我受了欺负,又恰巧得知了柳天祥那厮贪墨善款的事情,所以昨日就来拿人送官,没想到却被你这位尊贵的翰容夫人给拦了下来,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脸面自称君子!”

  虽然不用季夫人说,李月寒都知道季夫人是为了季心月来的,但是听到季夫人把子虚乌有的事情说得这么头头是道,李月寒也不由得赞叹了起来。

  据她所知,在如意阁地宫的事情之前,季夫人的确曾经频繁出入闻香阁。她本就是香迷,闻香阁内众多调香十分引她入迷,常来常往不是什么奇怪的和事情。

  而柳天祥在做着自家生意的同时还帮李月寒打理生意的事情在国都也不是什么秘密,的确曾经在闻香阁和季夫人见过面,二人也有过几次交谈,如今季夫人硬要说柳天祥在闻香阁调戏于她,分明是拼着不要这张老脸也要帮着季心月从李月寒的手里扳回一局。

  只要今天的事情闹开了,那么贪墨善款一事自然比不上这等事情更让人八卦,到时候无论最后的调查结果是不是柳天祥贪墨善款,大家都不关心了,大家只会关心柳天祥调戏人家娘亲。

  身为后世之人,李月寒也明白八卦的力量,当即便笑了:“季夫人慎言,您每次出入闻香阁,都有众多丫鬟小厮环伺左右,我义父不过十天半个月上我闻香阁去查一次账,怎么就这么巧遇到了没有带着丫鬟小厮,只带着陈夫人的您呢?”

  “还有,闻香阁设有独立的厢房,方便客人品鉴香品,但是在闻香阁鉴香是要事先预约的,若是女客预约鉴香,那闻香阁中做工的男子都会回避,换做女子来招待,为的就是给各位爱香之人行个方便。所以季夫人说我义父居然在您登门闻香阁的时候调戏您,这听着的确太匪夷所思了。”

  季夫人眯了眯眼睛:“少在这里左右而言他,难道我还会拿自己的脸面来陷害柳天祥那厮不成!李月寒,别以为你得了尊荣的身份就能在国都横着走,你也不打听打听,国都城内哪个有头有脸的女眷不爱惜自己的名声的!”

  “那您的意思是,今天举剑拦在我义父家门口,是要脸的行径吗?”李月寒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季夫人,每一句话都带着坑。

  “哼,巧言令色!”季夫人自然不上当,冷哼一声后就不再看李月寒,而是一脸愤懑的冲着柳宅大门大声道:“柳天祥!你这厮敢做不敢当,我女儿为了给我出口气,被你义女气得卧病在床,你自诩是在永安县那种小地方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到了国都,到了天子脚下就做起了缩头乌龟了!”

  “柳天祥,本夫人告诉你,你若不出来向本夫人赔礼道歉,本夫人就日日来守在你柳宅门外,左右我没了男人,唯一的女儿还被你们柳家义女气病了,本夫人就是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要跟你讨个公道!否则咱们谁也别想好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