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3章 我自然是敢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3章 我自然是敢的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季夫人这一次是真的狠下心来了。

  她很清楚,自己女儿分明就是在栽赃陷害柳天祥,所谓贪墨善款的事情根本不存在。一旦户部查完了账,刑部查完了案,季心月的名声就能被她自己毁得彻彻底底!

  为了维护季心月那所剩无几的名声,季夫人只能拼着不要脸,也要把事情闹大,闹成季心月之所以会找柳天祥的麻烦,全然是因为柳天祥调戏了她这个半老徐娘的缘故,只有这样,皇上才有可能看在季心月是陈家遗孀的份儿上不会过分苛责。

  否则,季心月真的不可能有好果子吃……

  李月寒自然也是知道季夫人的心思的。

  见季夫人这么坚持,李月寒也狠了狠心,低声道:“季夫人,陈府后宅里还养着不少不属于陈府的人吧。”

  听了这话,正在骂柳天祥的季夫人突然一顿,眉心狠狠的跳了两下,后阴测测的看着李月寒低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你知道,并且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李月寒面无表情:“你信不信今天你毁了我义父的名声,明天我就让季心月在国都永远抬不起头来?”

  “你敢!”季夫人恶狠狠的瞪着李月寒。

  “我自然是敢的。”李月寒道:“毕竟你所谓的我义父调戏你的事情只是你一面之词,我想要推翻你的说法十分简单,而季心月在陈府养面首的事情可是实打实的,你猜你以卵击石的后果是鱼死网破呢,还是你们粉身碎骨?”

  听了这话,季夫人只觉得寒芒在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死死的盯着李月寒,半晌不说话。

  “季夫人不妨好好想想,左右我只是一个乡下丫头,我义父也不过是个做生意的男人,乡下丫头不懂礼数很正常,做生意的男人贪图美色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若是你继续这么闹下去,吃亏的是你还是我,结果一目了然。”

  说实话,李月寒原本的确是存着不跟季心月过多计较的心思的,但是季夫人今天这一闹,倒是让李月寒下了狠心。

  有的人就是这样,把他人的忍让当成懦弱,把他人的容忍当做好欺负。

  李月寒好欺负吗?

  当然不!

  “要我息事宁人可以,”季夫人被李月寒这么一同分析,终于软了口风:“你必须得让户部和刑部停止查案!”

  “季夫人未免太高看我了,我哪有那样大的权利。”李月寒嘴角噙着冷笑:“况且是你女儿质疑我义父贪墨善款,我为了替我义父证明清白,这才借着你女儿的名义请了圣旨去查账查案,怎么,难道季夫人要承认你女儿污蔑我义父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季夫人气得直发抖,要不是桂嬷嬷在一旁扶着她,只怕她已经站立不稳了!

  “我可从来没想过要欺负你们母女,倒是你女儿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忍耐底线,我已经非常宽容了,欺人太甚的是你们母女才对。”

  虽然季夫人也知道李月寒说的对,但是她还是被气得直哆嗦,脑袋充血,看着李月寒不屑一顾的样子,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杀了她!

  等季夫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手里的剑已经刺向了李月寒。

  眼看着剑尖一点点突刺过去,季夫人的心里涌起了难以言说的喜悦!杀了李月寒!她的心月就能回到原来端方大气的样子了!再也不会像个疯婆子一样在家里砸东西骂人,她的心月还会是那个懂事礼貌大气的大家闺秀!

  李月寒完全没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季夫人居然会真的提剑刺过来,一时间有些错愕,没来得及闪避。

  明珠反应迅速,立刻挡在了李月寒面前,贺正天的反应更快,当即拔剑一挥,将季夫人手里的长剑斩断,然后反手用剑柄狠狠击中季夫人的手腕,季夫人手中的断剑旋即掉落在地,贺正天的长剑也立在了季夫人的脖子上。

  “来人!保护夫人!”明珠见季夫人被制服了,可依旧心有余悸,连忙喊人将李月寒团团围住。

  “众目睽睽之下,季夫人当街行凶,快快去禀报府衙大人!”明珠又道,立刻有人转身就朝着府衙方向跑去了。

  李月寒倒是镇定,冷冷的看着被贺正天一招制服的季夫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柳宅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柳天祥带着柳夫人奔出来,团团围在李月寒身边关切道:“月寒,你没事吧!我们在里面听到外头明珠丫头喊有人当街行凶,你没事吧!”

  柳夫人着急的把李月寒看了又看。李月寒回神,收起面对季夫人时候的一脸冷意,安慰柳夫人道:“我没事,贺正天一招就把季夫人拿下了,也有人去府衙报案了,我一点儿也没伤着。”

  “那就好那就好!”柳夫人拍了拍胸脯,算是松了口气:“这个女人一大早就来我们家门口,拿着剑要你义父出来给她道歉,硬说你义父轻薄于她。我们废了好大功夫跟她解释,你义父也不曾记得自己见过她,但是她就是不听,硬要我们道歉!”

  “这要换做是在永安县,我们早就把人打走了。可这里是国都,天子脚下,我们也不好太过分,想着可能是哪里来的疯婆子,索性就关了大门让她在门口呆着。你来了以后,听到你们的对话,我们这才知道这居然是昨天污蔑你义父贪墨善款的那位夫人的娘!”

  说着,柳夫人鄙夷的看着狼狈的季夫人,道:“真是有什么娘就有什么女儿,昨天是女儿污蔑我们家老爷,今天是老娘亲自出马不要脸,我可算是开眼了,原来大家说国都人人知礼懂礼就是这个样儿的,听说昨天那位还曾是什么国都第一才女,那副泼妇的模样,还真是给国都长脸!”

  论起明朝暗讽,柳夫人常年和柳二夫人针尖对麦芒,自然比季夫人来得顺手。之前不出来,只怕也是想暂避锋芒,不想给李月寒再招惹麻烦。

  可如今季夫人居然对李月寒下黑手,柳夫人可就没那么好脾气了:“月寒,这样的人在咱们永安县那可是要被打赏五十个板子然后流放的,不知道国都的律法可和我们永安县一样?”

  “义母放心,东翰律法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李月寒安慰道,随后转头看向季夫人那边:“贺正天,把季夫人的双手绑上,本夫人要亲自到府衙去敲鸣冤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