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4章 陈家大小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4章 陈家大小姐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季心月听说自己娘亲被李月寒扭送官府之后整个人都疯了!

  她不停的踢打着跪在堂前的桂嬷嬷,愤怒使得她双眼发红:“你为什么不拦着我娘!你明知道我娘这么去就算是真的能赖上柳天祥也会把自己的名声彻底搭进去!还会连累我!你为什么不拦着她!”

  “大小姐,老奴拦过了,但是夫人说,若是不能把事情闹大,不能让柳天祥吃上这个亏的话,待得户部查完帐,刑部查完案,大小姐您就要倒霉了!哪怕到时候两部不会把大小姐您怎么样,可李月寒也不会放过这个能把大小姐打压下去的机会的!”桂嬷嬷任凭季心月踢打,却还在为季夫人说话。

  “夫人说了,只有让柳天祥坐死了轻薄于她的这个事情,我们才有和李月寒谈判的筹码,大小姐,夫人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啊!”

  桂嬷嬷以为自己这番话会让季心月醒悟过来,想办法去把季夫人从府衙里带出来,从此歇了跟李月寒作对的心思,也掐灭心里对孟祁焕的执念。

  可惜她以为错了。

  “谁让她自作聪明了!”季心月大骂:“就算两部把事情真相查清楚了又怎样!我是陈府遗孀,身负一品诰命,难道皇上还会为了区区一个平民柳家跟我一个寡妇为难吗!”

  “现在好了!她巴巴儿的跑去给人家送把柄,还让李月寒给扭送官府!”季心月气得又踹了桂嬷嬷一脚:“滚出去!滚去府衙告诉刑大人!这事儿本夫人不插手!让他该怎么判怎么判!与本夫人无关!”

  听了这话,被踹倒在地的桂嬷嬷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大小姐,夫人全是为了你啊!”

  “为了我?”季心月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上露出了满满的嘲讽:“如果真的为了我她就不该擅作主张!现在这种情况我要是去保她,我就必然会被牵连!你懂吗!我一倒,她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桂嬷嬷难以置信的看着季心月:“大小姐,您的意思是……要夫人去送死吗?”

  “你不是说了李月寒要让人打她五十个板子还要把她送去流放吗!”季心月气狠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大口茶水后道:“她那个身板,五十个板子下来连命都没了,更别提流放了!”

  听了她的话,桂嬷嬷只觉得耳边“轰隆”一声,仿佛什么东西彻底坍塌了一样。跪了半天,似乎还想求求季心月,但是却不知为何,最后还是一声不吭的走了。

  看着桂嬷嬷的背影,季心月重重的哼了一声,满脸的戾气。

  “啪啪啪——”拍掌的声音响起,季心月眯了眯眼睛,门外走进来一个清丽脱俗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脸上满是傲慢。

  “陈雪凝,你最好马上滚出我的视线,我现在非常不想看到你!”季心月冷冷的看着走进门的那个小姑娘,说话毫不客气。

  “大夫人自然是不愿意见到我的,从大夫人过门开始,就巴不得我早点死了。”陈雪凝自顾自的说着,挑了一张离季心月最远的椅子坐了下来:“只可惜啊,我这个陈家大小姐福大命大,就是死不了,倒是你唯一的娘亲,如今可是快要死了呢。”

  季心月恶狠狠的瞪着陈雪凝,咬牙切齿道:“你到底要说什么!说完赶紧滚出我的视线!”

  “我不想干嘛,只是来告诉母亲,若是要给季夫人办身后事的话,不要在我陈府办。毕竟这里是陈家,不是季家。”说完,陈雪凝姿态优雅的起身,临走前还冲季心月福了福身子,礼数十分周全。

  陈雪凝这番话把季心月气得不轻,在陈雪凝走到门口的时候,季心月终于是克制不住自己,一扬手,把桌上的茶盏尽数扫到地上,砸了个稀碎。

  陈雪凝倒是没有做任何停留,带着自己的丫鬟就走了。

  出了院子,陈雪凝低声吩咐身边的丫头,道:“杏儿姐姐,拜托你把今日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叔伯长辈,否则季心月这个女人疯起来,说不定会把整个陈家都搭进去。”

  “是。”那个叫杏儿的丫鬟领命离去后,陈雪凝慢悠悠的朝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在快到的时候,陈雪凝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后一拐弯,朝另一个方向去了。

  “大小姐,大小姐你可不能去那里!”另一个跟着陈雪凝的丫鬟一看陈雪凝要去的方向立刻急了:“那种地方太污秽了,大小姐不要自降身价啊!”

  听了这话,陈雪凝叹了口气,耐心跟丫鬟解释道:“玉儿,这次季心月母女俩这般欺负翰容夫人,她是断然不可能善罢甘休的。我如果不赶紧把季心月养在绮春园的面首全都放出去的话,翰容夫人秋后算账,这就是我们陈家的一大耻辱!”

  “可是……可是大家都知道大夫人在府上养了面首的事情,一直以来不都没什么事儿吗!”那个叫玉儿的丫鬟不解道:“而且大夫人这么多年来也没怎么来过绮春园,甚至都没有在绮春园宿下过,不会有事的吧!”

  陈雪凝叹了口气,道:“有没有事如今不是我们说了算,而是翰容夫人说了算。你刚刚也听到桂嬷嬷是怎么说的了,季心月她娘居然提剑去刺翰容夫人,而且她们母女俩连着两天找人家义亲家的麻烦,你觉得以翰容夫人的脾气,她是愿意吃亏的性子吗?”

  听了这话,玉儿略略沉默了一下,郁闷道:“听说乞巧节宫宴翰容夫人撞到大夫人跟孟大人表明心迹,结果被身怀六甲的翰容夫人掌掴,然后大夫人还被翰容夫人扯着头发拖进景舞殿内……”

  “这就是了,翰容夫人虽然出身乡野,但是她是兴国公府的小小姐,又有皇上赐予的封号,身份本就比季心月这个普普通通的一品诰命高出一截,当初兴国公府不知道她身世的时候她都敢那样对季心月,如今有了兴国公府撑腰,真想弄死我们如今无权无势的陈府,简直易如反掌。”

  说到这里,陈雪凝顿了顿,又道:“况且一品皇商的温大少和孟大人是好友,此事一出,以一品皇商的实力,陈家的生意恐怕都要做不下去了……”

  听了这话,玉儿才恍然大悟:“那该怎么办呀大小姐!这都是大夫人惹的祸,不能牵累我们陈府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