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5章 家奴而已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5章 家奴而已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玉儿的话自然也是陈雪凝心中所想,不然她就不会当机立断的往绮春园去了。

  等季心月知道的时候,绮春园内的面首已经尽数被陈雪凝放走了,不仅放走了,每个人还得了一百两银子。陈雪凝可以说是一口气花出去了将近两千两银子,季心月气得直哆嗦,但是却也没有找陈雪凝的麻烦。

  不为其他,只因为此时她正被陈家一族的长辈们拉住训话。

  这段时间季心月的行为举止越来越出格,如今不仅她胡闹,连她娘都打着她的名气在外面乱来。原本陈家的长辈们还能对季心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现在不行了,毕竟季夫人不是他们陈家的人。

  “心月,我们这些长辈都是看着你进门的,当初忠儿和他母亲前后脚离世,我们体谅你心痛,所以允许你把季夫人留在府上安心,可不是为了让季夫人打着我们陈家的名义出去做这样丢人的事情的!”陈家老太爷本来已经对季心月这一陈府不闻不问多年,但是今天却破天荒的站了出来。

  “太爷,我娘是为自己讨公道,怎么变成了打着陈家的名义出去丢人了?”季心月恨得后槽牙直痒痒:“难道就因为我母族凋零,我娘受了委屈就该忍着吗?我身为我娘唯一的女儿,难道不应该给我娘撑腰吗?”

  听了这话,陈太爷目光一肃:“那你倒是去给季夫人撑腰啊!你要是真的要给季夫人撑腰,你怎么会把桂嬷嬷踢打出府,让桂嬷嬷去府衙转告刑大人按律对你母亲判罚?”

  “你怎么知道!”季心月错愕,她在跟桂嬷嬷说话的时候周围的人分明都被她遣散了,怎么陈太爷还会知道这事儿?

  “自然是我说的。”陈雪凝扬声道:“母亲深明大义,雪凝自然要为母亲在族中长辈面前说几句好话。”

  听了这话,季心月目光一沉:“陈雪凝,我还没跟你算账,你居然还敢冒出来!”

  “不知母亲要和女儿算什么账?”陈雪凝垂着眼眸,态度十分恭敬:“难道是要跟女儿算一算,女儿方才放走的那十几个家奴的账吗?”

  “……”季心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陈氏一族都知道季心月养了十几个面首在绮春园,最开始他们也骂过,但是季心月当时一句“家奴而已”把事情给顶了回去,让人论无可论。如今陈雪凝把那十几个面首都放走了,也是用一句“家奴而已”顶得季心月无话可说。

  季心月真真儿是快被气死了!但是当着陈氏一族各大长辈的面,季心月又不敢发作,生怕他们做主帮着已经死去的陈尚书把她这个遗孀给休弃了!

  在东翰,寡妇是被保护的弱势群体,但是被休弃的女人则是人人唾骂的存在,更不用说是被族中做主休弃的寡妇了……

  “心月,你既然是忠儿的遗孀,自然是要为陈家多多打算。这段日子你有多荒唐不必我们这些长辈言说仔细,但是你要记住,我们能忍你一时,不可能任由你一直胡来,若是你再这么不知轻重,毁我陈家名声,那也别怪我们陈氏一族不念你的不容易了!”

  陈太爷年岁大了,此番折腾一通,精神也不太好,匆匆把话放下后,就让自己两个儿子带回去了。

  族中长辈都离开后,季心月狠毒的盯着陈雪凝,顺手抄起一个瓷瓶冲着陈雪凝的背影砸过去。

  谁知,陈雪凝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样,一个旋身,反手将瓷瓶给拿在了手里,然后轻轻放在一旁的茶桌上,柔声道:“母亲火气太旺了,女儿会记住吩咐厨房给母亲煮些凉茶败败火的。女儿这就先去让车夫准备马车了,等季夫人挨完了板子送回我们陈府上,女儿会把她送到季家剩下来的那几个庄子上养着的。”

  听了这话,季心月失控大吼:“陈雪凝!你有本事把我娘送走,我就杀了你!”

  “母亲这说的是哪里话,”陈雪凝不为所动:“刚才太爷爷也说了,母亲要多为陈家做打算。虽然如今国都封城,进出盘查甚严,但是刑大人应该还是会卖陈家一个好的,毕竟也能让翰容夫人满意。”

  说完,陈雪凝福了福身子就走了,季心月气得跌坐在椅子上,脸色煞白,双眼通红,甚是吓人。

  府衙。

  李月寒指控季夫人污蔑柳家不成,恼羞成怒当街行凶,又是众目睽睽,所以刑大人很快就有了决断。但是还是念在季夫人上了岁数的缘故,只判罚了三十大板,免了流放之刑。

  季夫人当堂大闹,非说柳天祥轻薄了她,她只不过是去给自己讨回公道。

  李月寒转而问季夫人,柳天祥是何日何时以何种方式轻薄她的时候,她却以羞于启口的借口避而不谈,柳天祥便当堂控诉季夫人胡乱攀咬,辱没他人名声。

  季夫人想要为自己辩白,只能咬牙扯出了一个时间,但是她说的那个时间,柳天祥压根儿不在闻香阁,谎言一戳即破,季夫人数罪并罚,最后还是被判了五十大板。

  打完后人已经是奄奄一息,倒是季夫人身边伺候的桂嬷嬷哭着把季夫人抱上了陈府来的马车,从刑大人手里讨了一个出行证,马车装着季夫人和桂嬷嬷出了城,城门关闭,有出无进,案子就这么结了。

  柳宅。

  “真不知道老爷想什么,跟李月寒扯上关系后,我们柳家钱没赚到多少,倒是惹了一身的骚。就说这两天,咱们柳家都平白遭受了多少罪了!”柳二夫人一边翻着白眼一边抱怨。

  柳志远坐在柳二夫人身边给柳二夫人剥瓜子,道:“对啊,李月寒打小就是个丧门星,我们柳家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欺负,还不都是李月寒连累的,娘,等爹回来我就去跟爹说,咱们不要再跟李月寒扯上关系了!”

  正值李蓉蓉去打听了消息路过暖阁,听到他们母子二人的对话,不由得故意大声跟身边的丫鬟道:“如今清楚了陈府夫人会污蔑父亲贪墨善款是因为夫君在梵天楼胡乱说话的缘故,还不快去通知夫君想想对策,否则一会儿父亲回家了,定是要找夫君麻烦的!”

  “少夫人说的是,要不是翰容夫人相信老爷的为人,咱们柳家可真要被少爷那张嘴给害死了!”那丫鬟也是聪明的,立刻顺着李蓉蓉的话往下说。

  直是吓得屋子里的母子二人一阵哆嗦,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母子二人面面相觑,没了说李月寒坏话的兴致,反而通通急出了一头的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