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8章 李蓉蓉救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8章 李蓉蓉救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贺正天此人脾气古怪,只听李月寒和孟祁焕的话,柳天祥也是有所了解的。

  所以贺正天说走就走,柳天祥也没有去拦着,而是把被五花大绑的贺正天丢到一边让柳二夫人扶着,自己走到放在桌上的那几样东西跟前。

  只扫了一眼,柳天祥的脸就沉了下来,恶狠狠的瞪着柳二夫人,道:“你做的好事!”

  柳二夫人一脸惶恐:“老爷,妾身是真的想让志远向月寒那丫头好好道谢的,这些东西都是我珍爱之物,想必是月寒丫头如今眼光高了,看不上我们柳家送的东西了!这真不能怪我和志远啊!”

  “哼,”柳天祥冷哼一声:“月寒丫头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十分清楚。左右不过是想着那丫头出身贫苦,以为她没见过好东西,才让志远那这些东西去糊弄她!”

  “老爷,老爷,妾身冤枉啊!妾身真的不是这么想的!”柳二夫人赶紧拉着已经被下人松绑了的柳志远跪在了柳天祥的跟前:“老爷,妾身是真心实意想感谢月寒丫头的啊!”

  “是啊爹!”柳志远这会儿缓过神来,赶紧帮着自己的娘亲说话:“娘亲本来是让我把她新做的首饰拿去送给李月寒的。但是我看那些首饰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用的,送给李月寒这个十几岁的小妇人实在不合适,所以才挑了娘亲的金饰拿去送李月寒,好歹也是金子不是!”

  一旁的柳夫人可算是听不下去了,当时就嘲讽了起来:“前段时间二夫人不是缠着老爷买了一串水色上好的玻璃种翡翠念珠吗,还有那好几条珍珠项链也都是上好的成色,就算是首饰不适合月寒丫头,那这些个玩物总是能送的出手的,也比这些个成色不纯的金子要值钱,还是新的。”

  说着,柳夫人捻着手指捡了一个耳环起来看了一眼,当时就一脸嫌弃:“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二夫人早晨还戴在耳朵上的吧,可真是……你们要是送不起礼可以来告诉我或者蓉蓉,家中虽然现在不如在永安县的时候,但是好东西也不是没有,何必拿这样的东西去埋汰人家月寒丫头。”

  “人家这两天可是前前后后的帮着咱们柳家,要不是志远你在梵天楼喝花酒的时候嘴上没个把门的,咱们家也没这些飞来横祸,说到底,月寒丫头是在帮咱们柳家,你们还拿这样的东西去欺负她,可真就说不过去了。”

  “唉,说到底二夫人当初就不喜欢月寒丫头,隔三差五的就跟老爷说要跟老太爷商量着把志远和月寒丫头的婚事给退了,现在人家又没入咱们柳家,咱们柳家如今也不是永安县大户了,二夫人你怎么就不能拎个清楚呢?”

  柳二夫人平日里和柳夫人针尖对麦芒,一言不合就能吵起来。但是今天却破天荒任由着柳夫人教育,倒是一句话都没说,抽抽噎噎哭哭啼啼的,好不可怜。

  柳志远听着柳夫人的训话,终于也是没忍住,“嚯”的一下站了起来,正打算跟柳夫人吵一架,李蓉蓉很是巧合的走了进来,一下就让柳志远找到了更好的发泄口。

  “李蓉蓉,你来说!”柳志远上前一把拽住了李蓉蓉的手腕,几乎是将她扔麻袋一样拽到了柳夫人和黑着脸的柳天祥跟前,道:“是不是你今天在暖阁外头说,要丫鬟赶紧来通知我想办法的!”

  李蓉蓉被柳志远拽得胳膊发疼,眼眶红红的,一脸委屈道:“夫君的话我不明白,什么想办法?”

  说着,她看了一眼柳夫人和柳天祥,不等柳志远继续发作,又道:“夫君是说,陈家栽赃父亲贪墨善款的事情,全是因为你在梵天楼说了一句柳家发了大财的事情吗?我……我当时是想着这事儿父亲已经知道了,虽然最后也证明了父亲的清白,但是也担心父亲会生夫君你的气,所以还特意帮夫君准备了东西跟父亲赔罪……”

  说着,跟在李蓉蓉身后进门的丫鬟也赶紧凑了上来,道:“老爷,大夫人,我们少夫人真的是担心老爷会责备少爷,所以特意去国医堂给老爷开了些补身子安神静心的补汤,因为国医堂人太多了,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才等到的,都是上好的东西……”

  说完,丫鬟就把东西呈到了柳夫人跟前。

  这丫鬟也是个机灵的,知道家中和李月寒关系最好的,除了柳太爷就是柳夫人,所以直接把东西送到了柳夫人跟前。

  柳夫人倒是真的把丫鬟递过来的匣子打开检查了一番,然后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柳天祥,道:“蓉蓉这孩子是有心了,知道老爷你这两日担惊受怕肯定睡不好,气血有亏,所以这些补品都是补气血,安心神的。”

  听了这话,柳天祥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一些,瞪了柳志远一眼:“连蓉蓉都比你懂事!你还好意思凶她!”

  柳志远见柳天祥的面色有所缓和,心里也松了口气。松开了拽着李蓉蓉的手,倒是难得温柔的跟李蓉蓉道:“为夫是不是弄痛你了?”

  李蓉蓉微微低头,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轻轻摇了摇头。

  有了李蓉蓉这个插曲,柳天祥最后也没把柳志远怎么样。只是臭骂了他一顿之后,从府上的库房里挑了些拿得出手的好东西,让柳夫人亲自跑一趟将军府。

  柳夫人去了将军府倒是得到了李月寒的礼待,足足留她在将军府吃过了晚饭,才派将军府的人把柳夫人送回了柳宅。到此,柳志远得罪李月寒的事情,这才算罢。

  这夜,柳志远倒是主动去了李蓉蓉的房间,和李蓉蓉欢好后,搂着她躺在床上,倒是生出了几分怀念。想当初,他和李蓉蓉欢好的时候,每每完事,也都喜欢这样搂着她躺一会儿。

  “蓉蓉,还是你对我好。”柳志远无比感慨的搂着李蓉蓉,深深的叹了口气。

  “夫君是蓉蓉的天,蓉蓉自然要对夫君好的。夫君若是有空的话,就多来看看蓉蓉和小念儿,说起来,小念儿是咱们的嫡女,可女儿到现在都没有起个正式的名字呢。”

  听了这话,柳志远更觉得愧对李蓉蓉母女,当即道:“明日我就去禀告父亲,把咱们的……咱们的小念儿记入族谱,就叫柳念儿如何?”

  “夫君起的名字自然是最好的。”李蓉蓉又是一声软糯娇嗔,引得柳志远一阵心神荡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