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89章 悔不当初也无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9章 悔不当初也无用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深夜,柳志远终于折腾得睡了过去,李蓉蓉合衣起床,到偏房去洗了个澡,坐在院子里晒着月亮。

  “少夫人,夜里天凉,您穿这么少容易生病的。”白天帮着李蓉蓉说话的小丫鬟一直伺候着李蓉蓉,见她穿的单薄坐在月光下,不由得有些心疼,拿了披风,盖在了李蓉蓉身上。

  “红红,你说人生为什么不能重来一次呢。”李蓉蓉看着天上的勾月,眼神之中满是沧桑。

  “夫人,红红不知道为什么人生不能重来,但是红红知道这辈子很长,就算夫人不为了自己,为了念儿小姐,也要咬牙走下去。”红红虽然是柳家到了国都以后,李蓉蓉成了少夫人才跟在李蓉蓉身边的,但是却十分懂李蓉蓉的心思。

  “夫人,红红知道您后悔了,但是如今咱们没有回头路了。”红红低声道。

  听了红红的话,李蓉蓉微微叹了口气,只觉得眼角有些湿润。低下头,她低声呢喃:“是啊,没有回头路了。要是当初我聪明一点,不要被我娘撺掇去勾引柳志远的话,说不定我现在也嫁人了。那应该是一个憨厚老实的庄稼汉,虽然日日面朝黄土背朝天,但是他的心里会只有我一个人。”

  “可能我会埋怨日子过得不富裕,但是我应该是开心的。因为我不需要费心费神的勾心斗角,夫妻之事也是情之所至,而不是刻意做作。我们会精心养育我的念儿,把她教导成知礼懂礼的好姑娘,然后嫁给一个值得她托付一生的男子……”

  说到这里,李蓉蓉的眼泪终于滴了下来,落在身上的披风上,在月光下,氤氲成一片模糊。

  见状,李蓉蓉笑了:“我真是想得太好了,如果我没有经过这些事,那就算我真的过上了我方才所说的生活,肯定也是一身臭毛病,整天挑人家的毛病,动不动就阴阳怪气飞白眼。不会有情之所至的夫妻之事,恐怕我连被他碰一下都会觉得是侮辱。”

  “红红,你说,我怎么就把自己作成了这样呢……”

  说完,李蓉蓉不等红红回话,就兀自抱住了膝盖,把脸埋进膝盖里。月光下,她瘦弱的双肩一耸一耸,无声的宣泄着她的悲伤。

  红红站在一旁,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李蓉蓉。

  李蓉蓉和王荷花同时被抬入府中,但是在这之前,柳府上下无人不知李蓉蓉婚前失贞,是怀着身孕进的柳家。

  刚开始,大家都顶看不起李蓉蓉,觉得她一点儿也不自珍自重,是个放荡的女人,连自己有几斤几两都不知道。

  那时候大家都在讨好王荷花,当时王荷花虽然和李蓉蓉一样是姨娘,但是柳志远新鲜,几乎日日都宿在王荷花的房里。大家都觉得用不了多久王荷花就会被扶正,当上柳家少奶奶。

  风水轮流转,如今的柳家少夫人经了那么多事之后变得沉稳端庄,反而是那位被大家押注会成为少夫人的王荷花,只做了短短几个月的柳少夫人,就被赶出了柳家门。

  而李蓉蓉,也没了刚入门时候的嚣张跋扈,变得内敛深沉,对身边的人也不再是非打即骂,变得十分有耐心。

  红红算是看着李蓉蓉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她觉得李蓉蓉可怜,但是又觉得李蓉蓉不可怜。想说李蓉蓉活该,但是又有些于心不忍。

  月光下,李蓉蓉无声的哭了很久,等她哭累了的时候,红红已经打好了洗脸水在一旁候着。

  李蓉蓉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想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但是那笑太难看了,她干脆也就什么都不说,起身把脸洗干净后,轻手轻脚的进了女儿的房间。

  若不是为了再怀上一个儿子,李蓉蓉是绝对不可能再和柳志远同床共枕的。

  今夜的夫妻义务已经履行完了,李蓉蓉只想在自己小女儿的身边换得一丝安宁……

  翌日,将军府。

  陈家派人送来了名帖,说是因为季心月和季夫人的事情,陈家人觉得十分抱歉,所以专门设宴想要向李月寒赔罪,希望李月寒能赏脸。

  “这陈家人也真是奇怪,”明珠在一旁嘟哝:“他们家的媳妇儿得罪我们夫人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事情闹得比较大才想起来跟夫人道歉,早干嘛去了!夫人,要我说咱们就不要给陈家这个脸!”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好笑的看向明珠,道:“你现在倒是个主意正的丫头了。”

  “那是陈府欺人太甚,现在终于知道怕了,想求饶,没门!”明珠一脸认真道。

  李月寒倒是不这么想。

  陈家虽然看着只有当初一个陈尚书是最有出息的一个,但是陈尚书死了这么些年,陈府还能保持着以往的姿态在国都生存,并且生活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证明陈尚书实际上并不是陈家的核心。

  这也就不难想明白,为何季心月养面首的事情国都好些人都知道,但是陈家还是没有跟季心月甩脸子。

  因为季心月这一支根本不重要,所以哪怕季心月得罪到了李月寒的头上,陈家的长辈都没有出来说什么。

  直到这一次季心月母女俩作死,事情被她俩越闹越大,李月寒还亲自进宫请旨,刑部户部两部并行,陈家的长辈要是再不做点儿什么,估计下一个倒霉的就是陈家了。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有些好奇了起来:“明珠,去把康柔叫过来。”

  “夫人……”明珠愕然,随后立刻跪在李月寒面前,头埋到了地上,道:“明珠知道错了,明珠以后再也不多嘴了,还请夫人不要把明珠赶出去!”

  见状,李月寒不由得好笑:“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有些事情想问问康柔,不是要把你换了。快起来,让康柔近前服侍,你先下去休息。”

  听了这话,明珠这才稍稍放下心。出去叫来了康柔,乖巧的退下了。

  明珠一走,康柔就在李月寒面前跪了下来:“康柔谢过夫人不杀之恩!”

  李月寒也不着急,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康柔,好一会儿,这才缓缓道:“我怎么敢动你,毕竟你是陛下的人。”

  听了这话,康柔浑身一震,倒是没有辩驳。

  “好了,起来说话。”李月寒点到即止,让康柔起来后,还让她在自己下手坐了下来,这才直入主题道:“我且问你,陈家在夺嫡一事中,可有立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