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1章 凌云帝的为难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1章 凌云帝的为难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康柔听了李月寒的话简直要哭出来了,说了这么久,废了这么多口水,李月寒终于反应过来从头到尾三殿下都没掺和了!

  “的确如此,”康柔充满感动的点了点头:“三殿下性情耿直,要做的事情也不会假手于他人。而且除了公主之外,三殿下是陛下最小的儿子,从小就跟大殿下亲近,为人仁厚聪慧,从来不背后搞小动作。”

  “所以……”李月寒审视的看了一眼康柔:“你到底是皇上的人还是三殿下的人?”

  “奴婢的确是陛下安排进入将军府照顾夫人的。”康柔老老实实的回答:“但是因为奴婢一直受到陛下的教导,对三位皇子的认识比旁人多些许。”

  “国宝碧玉章最初以太子信物的形势被陛下交到大殿下的手上之时,东翰国的国力远没有现在强盛。陛下的后宫里,多的是四周藩国送来的和亲公主。”

  “这一切都是先帝遗留下来的问题。东翰国强盛了三百余年,先帝年轻的时候,是东翰国最强大的时候。但是随着先帝年纪渐长,他的疑心病也越来越重,朝堂之上动辄就是抄家灭口的罪责丢下来,短短十余年的时间,朝中能者寡落,有志之士也不愿意再入朝为官。”

  “先帝晚年的时候,又疑心世袭侯爵的各大国公府在封地拥兵自重,一纸调令将所有侯爵的封地都收了回来,逼着各位国公回国都定居。当年也有国公爷不愿意受此侮辱,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那些不服从的国公爷最后都被杀了,只有听话举家搬迁回到国都的兴国公府和武国公府流了下来。”

  “朝中人才凋零的情况一直延续到了陛下即位的时候,那时,陛下为了推翻旧政,罢朝一年,从国都出发,一路往西北而去,将西北那边的贫困情况做了最详细的调查之后,回到国都就着手开始广施新政。为此,陛下和前朝老臣不知道吵了多少次架。”

  “因为当时的东翰国被晚年的先帝作得千疮百孔,所以陛下不管做什么都十分谨慎。头些年的时候,甚至每晚睡觉都没有人知道他睡在什么地方,为了躲避暗杀,陛下可以说是非常尽力了。”

  “后来朝堂逐渐涌入新鲜血液,眼看着已经开始衰弱的东翰国又开始强盛了,藩国一个接一个的搞事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渐渐传出了国宝碧玉章能通天地,晓古今,更是内有乾坤,藏着大量财宝和仙水,得之可得天下。陛下就更加谨慎了。”

  “彼时,藩国送来的女人塞满了后宫,陛下想办法不动声色的处理了一批,他们就又送来一批。那时候大殿下游学归来,陛下索性就把碧玉章当成太子信物,在朝堂之上交给了大殿下,还给了大殿下兵权,单独赐了一座太子府在宫外。大殿下调兵将太子府围得水泄不通,这才让那些藩国把视线落到了大殿下的身上。”

  听到康柔说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咋舌:“这么说来,凌云帝这是玩儿了一出祸水东引啊,还是把危险交到了自己儿子的头上,这也太狠了……”

  只见康柔叹了口气,道:“为此,陛下一直十分自责,表面上是三殿下把大殿下身负重宝的消息散遍天下的,可实际上早在三殿下之前,二殿下就已经将消息飞鹰传书到各大藩国。”

  李月寒蹙眉:“这么说三殿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把大殿下得了碧玉章的消息传遍了天下!”

  “陛下赐宝没有避着群臣,这个消息不用三殿下去传,天下人早晚也会知道。”康柔解释道:“而且二殿下一直挑唆大殿下和三殿下之间的关系,三殿下是三位皇子中年纪最小的,很得陛下疼宠,所以有些无法无天。”

  “得知陛下将那么厉害的碧玉章给了大殿下,当时还是孩子心性的三殿下被二殿下几句话挑拨得就没忍住。说来好笑,他把碧玉章的消息捅得天下皆知的方法,就是大闹当时的太子府。”

  “大殿下疼爱幼弟,只能让人先把三殿下带入府中,三殿下就在太子府门口撒泼,还扬言自己进了太子府就活不成了,最后还是二殿下来劝,才把三殿下给劝回自己的府上的。”

  “后来,三殿下几乎是明目张胆的跟大殿下处处不对付,没过几年,大殿下府上遭受灭门之灾,三殿下就成了所有人的怀疑对象。”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挑眉,想起了那个话不是很多的宗政宇,不由得疑惑:“那三殿下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被二殿下利用了呢?”

  “三殿下当年也只是年纪小不懂事,并不是蠢笨不堪。随着年纪渐长,自然也明白自己当初做的事情有多荒唐,自然就能反应过来。”

  “这么说,凌云帝就看着二殿下祸害自己两个儿子,从来不管?”

  “也不能这么说,”康柔又道:“陛下即位的时候已经有了大殿下了,一直十分相信大殿下的能力,再加上当时四面楚歌,一直到大殿下出事,陛下才后知后觉。最初陛下也没有怀疑过二殿下,甚至没有惊动他,而是想办法一路保护两位小皇孙,这过程中才发现了二殿下的诡异心思。”

  “说来说去,还都是凌云帝的错。”李月寒耸了耸肩:“要不是他瞻前不顾后,大殿下也不会出事,三个皇子更不会落得彼此仇视的下场。”

  康柔没接话,她已经说得太多了。如今的将军府是受了凌云帝的意思站在三皇子身后,但是李月寒又背靠兴国公府,兴国公府向来中立,因是世袭公爵,所以有时候连陛下都摸不清兴国公府的立场。

  李月寒和兴国公府认亲之后,外人看来兴国公府是和将军府站在一条线上,但是康柔知道,兴国公府只是心疼李月寒,还没到站队的时候。

  否则,这几天陈家闹李月寒闹得这么厉害,兴国公府怎么可能不站出来护着李月寒。

  想到这里,康柔的心里又多了许多忧虑。想了又想,她还是小心翼翼开口问道:“夫人如今也算是明白京中局势了,是否考虑一下我们的立场?”

  李月寒早猜到康柔愿意耐着性子把局势一点点分析给她听,一定有别的打算,故而听康柔这么一说,她立即就笑了,杏眼柔和的看着康柔,道:“众所皆知,将军府和三殿下,也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是一条线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