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3章 兴国公府唯一的选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3章 兴国公府唯一的选择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说你来了,舅妈可是让下人准备了好几道你爱吃的菜呢。”方芷兰喜欢李月寒喜欢得不得了,李月寒的身影刚到厅里,方芷兰就迎了上来,牵着李月寒的手拉着她在身边坐下,连兰姑娘和自己的两个孩子都没有去管。

  李月寒心虚,笑道:“舅妈这是诚心要让我不好意思呢,厨房里的伙计该埋怨我了,掐着饭点儿来,就是个来蹭饭吃的!”

  听了这话,大家一阵笑,方芷兰连连摆手,乐呵呵道:“你可不知道我们府上厨房的伙计们有多勤快,我们这些个当主子的要是不多点几道菜,他们就能自个儿鼓捣出几道菜来,所以他们没准儿还在开心你来了呢,这样他们才有机会多做些好吃的。”

  “好了好了,这些话留到饭后再说,”余泽方一边笑着一边冲下人摆手。

  很快,丰盛的菜肴摆了一桌子,李月寒定睛一看,好几道菜居然都是用坛脍做原材料做出来的,当即有些意外:“舅舅,舅妈,你们也爱吃坛脍呢?”

  “可不嘛,”方芷兰道:“你舅舅在别人家府里头吃过一次之后,咱们府上就没断过。要不是卖坛脍的柳家说这肉不能长时间吃,否则容易生病,你舅舅只怕是一天三顿都要跟着吃了。”

  李月寒哭笑不得,当即道:“柳家是我的义亲,要是舅舅喜欢,我问问柳家人这坛脍怎么做的,咱们做些在府上存着,左右柳家也不会少了咱们一家生意,我们也吃个新鲜。”

  “那不成,”余泽方摆手:“我知道柳家是你的义亲,当初你嫁给孟家小子之后还得了柳家不少的帮助,但是柳家现在不比当初了,人家一路是逃难来到的国都,我们去他们铺子里进坛脍,那是照顾生意,报答他们照顾你的情谊的,哪里就能把人家的东西直接要过来,不成不成!”

  听了这话,方芷兰也是连连点头。

  李月寒无奈,只能随他们去了。想着等国都局势平稳之后,再跟他们坦白坛脍其实是她的铺子好了。

  一旁的兰姑娘原本安安静静的坐着,不知怎么的在这个当口突然开口,笑道:“爹爹,娘亲,月寒妹妹这是怕咱们多花钱呢!”

  听了这话,方芷兰轻轻看了兰姑娘一眼,后又笑眯眯的看着李月寒道:“舅妈知道你是好心,来,这是今天刚送到府上的鲈鱼,刺少且十分鲜美,你快尝尝!”

  李月寒依言吃起了鱼,没人接兰姑娘的话,兰姑娘自个儿落了个没脸,倒也没感到尴尬,而是自顾自的吃着饭,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优雅,很是有大家风范。

  一顿饭下来,方芷兰一直在忙着给李月寒夹菜,就连她那一对儿女都有些看不过眼了,女儿余瑾儿甚至打趣儿说,李月寒以来,他们的娘亲都忘了自己还有一儿两女了。

  听了这话,余泽方和方芷兰自是不会觉得有什么,李月寒也是笑笑作罢。

  可是兰姑娘就不一样了。这么多年来,余兰一直觉得就算余泽方夫妻俩有了余瑾儿和余远安兄妹俩,她也在这府中有一席之地,毕竟大家还喊她一句大小姐,她也是入了族谱的养女。

  但是眼下看着方芷兰对李月寒这么好,余兰心里就愈发的不痛快了起来。

  “娘,女儿吃好了。”余兰心里不痛快,自然也就没太多胃口。吃到一半的时候就放下了碗筷,希望方芷兰能注意到她才吃了一点点饭菜。

  听到余兰的话,方芷兰看了她一眼,道:“怎么吃得这样少,可是今天的饭菜不合口味?”

  见方芷兰还关心自己,余兰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正打算说话,余瑾儿抢着开口了:“才不是,兰姐姐这是看母亲和父亲这么疼爱月寒姐姐,心里不舒服,自然就没胃口了。”

  “瑾儿,你胡说什么。”兰姑娘瞪了余瑾儿一眼:“我只是下午时候小点心吃多了,这才没什么胃口的!母亲,您别听瑾儿瞎说!”

  原以为会得到方芷兰几句安慰,但方芷兰却笑了起来,假意训斥余瑾儿,道:“你这皮丫头,好好的饭堵不住你的嘴,欺负起你姐姐来了!”

  “瑾儿说的是实话嘛。”余瑾儿吐了吐舌头,一派天真可爱。

  余兰坐在那里等了一会儿,没等到方芷兰的安慰,只能低声叹了口气,起身后福了福身子:“父亲,母亲,兰儿先退下了。”

  在大宅院里,长辈还在桌上,小辈就算吃饱了也不能先离席,这是规矩。所以兰姑娘开口要走的时候,余泽方和方芷兰夫妻俩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但是却没说什么。

  方芷兰更是点了点头,让兰姑娘身边的丫鬟照顾好她,就转头继续跟李月寒说起了话来。

  殊不知,兰姑娘之所以会突然提出要提前离席,其实只是想方芷兰夫妻俩能跟她说几句话,哪怕是训斥她不懂事也好,却没想到方芷兰直接让她走了……

  这让兰姑娘有些骑虎难下,只能硬撑着头皮,行了礼之后,带着丫鬟离开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方芷兰一直清楚她心里对孟祁焕的那点小心思,但是孟祁焕都明确表示了不会纳妾了,余兰在孟祁焕这里一点机会都没有,方芷兰心疼她,想全了她的脸面,所以自然不会当着李月寒的面训斥余兰。

  可惜余兰全然想不到这一点,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就哭了一通,十分委屈。

  用过晚饭,李月寒陪着方芷兰说话,心里一直在琢磨着怎么跟方芷兰和余泽方开口,毕竟政务大事,她一个女儿家本来就不该过多过问,但也是形势逼人,李月寒不做什么也不行。

  就这样,一直到了夜里,方芷兰叹了口气,拍了拍李月寒的手,道:“其实舅妈知道你今日过来所谓何事,早在如意阁地宫一事被摆在青天白日之下的时候,我和你舅舅就想到你总有一天会开口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中尴尬又紧张,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舅妈知道你的担心,”方芷兰见她红着脸低头的样子,便知道她心里的纠结,当即宽慰道:“像我们兴国公府这种家族,树大招风,一不小心站错了队,那就是全族覆灭的结果,所以不管是你外公还是你舅舅,都没想过要在两位皇子之间做选择,我们兴国公府的选择,只有皇上,孩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