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5章 赴陈府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5章 赴陈府宴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方芷兰有些不悦:“那孟文琢也是个傻的,就真把自己媳妇丢在国都,自己出去打仗了吗!他也不想想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假若他在外打仗,陛下把月寒给关了起来的话,那月寒可就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方芷兰气得想捶墙:“亏我还觉得孟文琢有脑子,现在想想就是个傻子!”

  见自己的夫人气鼓鼓的样子,余泽方十分无奈,赶紧拉过她的手安抚:“孟文琢不是傻子,他之所以敢把月寒留在国都,因为月寒的身边还有咱们呐!”

  “虽然侯爵府不能与皇权硬碰硬,但是一旦陛下想对月寒做些什么,我们侯爵府也不可能看着月寒被欺负不是。”余泽方说着,又叹了口气:“孟文琢这是在赌我们侯爵府对月寒的情谊,我们不能让他寒了心。”

  “怎么就不能了!”方芷兰见余泽方帮孟祁焕说话,不由得不乐意了起来:“我们护着月寒那是因为月寒是我们的外甥女,是我们余家的人,可跟他孟文琢没关系,我们也不跟他这位大将军扯上关系!”

  “说你是个傻女人吧,你大多数时候又十分聪明。说你聪明吧,你看你现在就在犯傻。”余泽方只能温柔又耐心的跟方芷兰解释:“父亲桃李遍天下,你当真以为皇上心中不有所忌惮吗?你瞧为夫这些年做事越来越谨慎小心的时候,不也知道咱们兴国公府如今树大招风吗。”

  听了余泽方的话,方芷兰蹙眉点了点头:“是这个理儿,陛下差人到府上好多次,想请你重回朝堂,你次次推拒,也不许我们国公府的旁支入朝为官,为的就是避嫌低调,不让国公府再招人视线。”

  “而今朝堂局势紧张,国公府一旦行差踏错,很快就会成为别人的靶子,所以孟文琢赌我们对月寒的情谊是真是假的同时,也在赌我们侯爵府的忌惮。”余泽方说着,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孟文琢是真聪明,每一环都想到了。我曾和他谈过几次,那时候才知道,若不是月寒怀了孕到了国都打乱了他原有的部署,只怕国都早就变天了。”

  方芷兰听了余泽方一同分析,不由得有些晃神:“这么说,其实我们与月寒好,是在变相的借将军府的力保住国公府吗?可……可我从未这么想过,我是真的喜欢月寒这孩子的呀!”

  “我们对月寒的感情自然是真的,只不过形势逼人,我们也不得不有一些取舍。”余泽方安慰着方芷兰:“芷兰,你操持国公府内务这么多年,应当明白,虽然我们对月寒是真心喜爱,但是不代表我们借将军府的力就是对不起月寒。”

  “这要是让月寒知道了,她该多伤心……”

  “傻瓜,你以为月寒真的不知道吗。”余泽方亲昵了捏了捏方芷兰的脸:“那孩子长着七窍玲珑心,什么都看得清楚明白,不然你以为她怎么会突然上门。”

  “唉……”方芷兰无奈的叹了口气:“夫君,我们家若不是侯爵府就好了。只是平凡普通的人家的话,就没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牵扯了吧。”

  余泽方没有回答方芷兰这个问题,而是将她轻轻拥在怀里。

  夜深了,烛火明灭。

  这一夜不知多少人提心吊胆,也不知多少人辗转难眠。

  李月寒回到将军府之后,倒是一觉睡到了大天亮。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只是因为身子沉,她便愈发的懒,不想起床。

  本来还想直接赖床到中午算了,但是明珠却敲门催着李月寒起床。

  昨日陈府派人送了请帖到将军府,为了季心月母女俩再三得罪李月寒的事情设宴赔罪,李月寒也是应了下来的。这眼看时间都快到中午了,李月寒也是时候该起来了。

  国都的宴都是午头前开始,傍晚前结束,算算时间,的确有些赶了。

  李月寒无奈,只能撑着精神头起床换衣服。打着哈欠洗漱,坐在梳妆镜前,一边摸肚子一边打着哈欠让康柔给她梳头。

  今天明珠给李月寒挑了一身浅紫色对襟长裙。李月寒肤色白皙,浅紫色的外裳用极细的金线锁了边,又用银线在袖口、裙头、衣襟上盘出花纹,举手投足间银光闪闪,很是贵气。

  梳好头,点了妆,李月寒吃了几块糕垫了垫肚子,便携着明珠和康柔两个丫鬟出门了。

  封城这么些天,国都的繁华落寞了不少。大白天的,路上也没多少行人。

  一路上,李月寒听康柔絮絮叨叨的说着,自从封城之后,菜贩子的菜都翻了好几倍在卖,许多人怨声载道,民怨沸腾,府衙都被人闹了好几回。

  好在这两日陛下下了旨,从国库拨了款补偿给商家,国都的物价才算平稳一些。

  说完了物价,康柔又开始说民情。

  国都不少人都在城外置有庄子田地,被封城这么一搞,不少人的庄子田地没人打理,外头的消息也传不进来,又是一通乱。

  朝廷下旨登记了在城外置办庄子的人家,由朝廷出面,派了专门管事的人去帮忙打理庄子上的事物。

  原本是一件好事儿,但是却意外牵扯出了不少贪官污吏,给朝廷整肃了风气。

  ……

  走了一路康柔就说了一路,说到后面明珠是在是忍不住了,开口打断了康柔:“你口渴吗?”

  康柔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话多了,当即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李月寒,见李月寒没说话,这才小声道:“是奴婢莽撞了……”

  “没事儿,”李月寒倒是懒懒的抬起眼皮:“全当是解闷了。”

  到了陈府,李月寒被以前从未见过的,陈家那些长辈们的女眷迎了进去,其中还夹着一个黑着脸一声不吭的季心月。

  “翰容夫人如今身怀六甲,还愿意赏光来我们陈府赴宴,实在是我们陈府的荣幸啊!”一个上了年纪的夫人拉着李月寒的手,笑得那叫一个和蔼可亲。

  李月寒礼貌的回以笑容后,温温和和道:“这位夫人言重了,毕竟我才到国都没多久,自然是要和各家夫人多走动走动,认认脸,免得以后冲撞了贵人,那可就是我倒霉了。”

  说着,李月寒笑眯眯的瞥了一眼季心月:“您说对吧,陈夫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