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6章 慕王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6章 慕王妃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大家都知道李月寒刚刚受封翰容夫人的时候,季心月换上一品诰命的服饰跑到人家临时落脚的小宅院要教她规矩的事情,所以李月寒这充满火药味的话一出来,不少人都把心给提了起来。

  本以为今天李月寒愿意到陈府来赴宴是真的存了和陈府和解的心思,却没想到人还没进门呢,就开始找事儿了,看来传闻翰容夫人不知天高地厚,还真不是传闻!

  季心月见李月寒毫不顾忌直接点了自己说话,便冷笑了两声,道:“翰容夫人说的哪里话,如今所有命妇里谁的身份有你高贵,毕竟您可是唯一一位有封号的命妇。”

  听了这话,大家也都回过了味儿来。

  季心月说的没错,要比起谁的地位尊贵的话,放眼整个国都,除了皇亲贵胄之外,还真的没有人比得过李月寒。

  且就算是皇亲贵胄,只要不是宫里头妃位以上的娘娘们,旁的人也都是和李月寒平起平坐罢了。

  想到这里,陈家众人就算心里再不舒服,也都压了回去,挂上一脸招牌式笑容,开始对李月寒营业了起来。

  一旁的季心月看着虚伪的陈家众人,心里烦的不行。偏生陈家长辈还都敲打过她,要是她这会儿甩脸子走人的话,那等着她的就是一纸休书。

  看着被众星捧月一样围在中间的李月寒,季心月藏在袖中的手几乎要把手帕都拽烂了,但是面上却不动如山,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季心月觉得自己快把这辈子的修养都使出来了!

  “呀,日头大了,翰容夫人,我们还是到花厅说话吧。今儿我们陈府请来柳园班唱戏,不如我们道花厅去听戏吧。”说话的是陈府大伯的夫人阮氏。

  阮氏生了一张和蔼可亲的脸,让人看着就不由得心生好感,所以李月寒自然也没有推拒。一路由着阮氏挽着她,来到了花厅里。

  今天陈府应当是存了八分诚意想要跟李月寒赔罪的,所以花厅被布置得十分典雅。又似乎是怕李月寒在陈府出什么意外,花厅的摆件没有瓷器,连桌角都用同色的软布包了起来。

  李月寒被阮氏拉着,来到了上首位。

  第一次站在这么高的位置上,李月寒有些不自在,不肯落座。

  阮氏笑着拉着她往座位上按,一边按一边道:“今儿你可是主角儿,主角儿不坐主位,那算什么主角儿。”

  听了这话,李月寒本能的警惕了几分,不动声色的摆脱了阮氏的双手,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到底是没什么规矩的村姑出身,虽然有幸能得皇家几分赏识,但是也知道自己的斤两。阮夫人,这位置我真不能坐。”

  李月寒已经拒绝得这么明白了,是个人都不会再为难她。

  但是阮氏却偏不,笑眯眯的伸出手又去拉李月寒:“什么出身不出身的,如今大家都知道你是将军夫人,是国公府的小姐,还是皇家的恩人,咱们在场的几个人加起来都没你尊贵,这位置还真就你能坐。”

  阮氏越是这样,李月寒越是觉得其中不对劲。干脆直接让开了阮氏的手,二话不说,带着两个丫鬟就坐到了左边第一个位置上,道:“阮夫人,我毕竟是小辈,坐这里比较合适。”

  阮氏也没反应过来李月寒一个孕妇动作怎么那么利索,但是此时总不好再把李月寒从位子上拽起来,那样的话就显得刻意了,当下笑了笑,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儿下:“嗨,你这丫头也太懂事了,罢了罢了,你坐哪里都一样,左右今天也是为了给你赔罪摆的宴。”

  说完,阮氏也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好巧不巧,李月寒正对面坐着的是季心月,二人目光在半空中相撞,李月寒还没来得及转开视线,就看到季心月的嘴角扬了起来。

  就好像是看到李月寒出丑了一样,十分得意。

  李月寒心里一“咯噔”,心中警铃大作,招来康柔低声问道:“可知道如今国都里有哪位夫人身份尊贵,且从来不喜欢露面的?”

  听了这话,康柔蹙眉仔细一想,旋即答道:“还真有一位慕王妃,是陛下手足兄弟,慕王的遗孀。”

  “遗孀?”李月寒蹙眉:“她平日不爱交际吗?”

  “慕王妃脾气冷淡,自慕王过世之后就甚少在人前露面,只有每年大年夜的宫宴上才会出现。”康柔匆匆解释:“奴婢想起来,前不久慕王妃听说了如意阁地宫的事情,专门去见了皇后娘娘,传出来的话是想见见夫人您,请皇后娘娘帮忙引荐,说是贸然上将军府甚为不妥。”

  “那后来呢?”李月寒小声问道。

  “皇后娘娘应下了,但是因为月瑶公主的事情,就耽搁了。”康柔急急道:“陈家人应当是请动了慕王妃,还好夫人刚才没有在上首座落座……”

  听了康柔的话,李月寒也微微松了口气。

  刚刚她就觉得阮氏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她坐到上首座有些奇怪,听康柔介绍了一下慕王妃,心里便猜了个七七八八。

  只是慕王妃为什么会让皇后娘娘引荐自己,这让李月寒十分费解。

  皇族并没有限制妇人之间的来往,慕王妃想要结识自己,直接让人送个消息过来就好了。

  虽然李月寒在一众命妇里是地位最高的,但是面对陛下手足兄弟的遗孀,李月寒可不敢摆什么架子,毕竟那是实打实的皇亲国戚,就算是没有品阶,那也不是轻易能得罪的。

  想到这里,李月寒回想了一下季心月方才的笑容,便同坐在她下手的夫人商量了几句。

  对方应该是陈家拉过来凑数的,一开始一直推拒不肯和李月寒换位子,最后拗不过李月寒,想把位子让给李月寒,自己去最末尾坐下,却被李月寒拦住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月寒施施然来到了最末的位置坐下。阮氏正打算什么的时候,花厅外传来一阵骚动。

  一个太监拉长了声音道:“慕王妃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