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8章 但愿人间不相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8章 但愿人间不相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本来就被慕王妃给惊了一会儿,哪里想到季心月会当众发难,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没有说话。

  季心月却以为自己抓到了李月寒的弱点,当即趾高气昂了起来:“看来传闻非虚,翰容夫人不仅善妒,还自视甚高。也是,毕竟是从白云村那种犄角旮旯的地方出来的,难免得了几分地位就眼高于顶。”

  “可这里是国都,天子脚下,一块砖头砸下来都能砸中好几个皇亲贵胄,翰容夫人可千万要有点分寸才好。”

  季心月这边说得痛快,阮氏都快急死了,恨不得把季心月舌头给她拔了,不让她乱说话。本来今天她就不同意让季心月也出席,可家中长辈非说今天是陈家向李月寒赔罪的宴席,陈家得罪李月寒的人也只有季心月一个,不管怎么样季心月都得出席。

  为此,陈家长辈可没少嘱咐季心月。

  外人都说季心月性子好,学识高,是国都第一才女。

  陈家人却知道,季心月脾气暴躁,心胸狭隘,没有丝毫气度可言。

  要不是季心月还知道做做表面功夫,至少在人前还知道扮演一下陈尚书的贞洁遗孀给陈家做做表面功夫的话,陈家早就将她扫地出门了。

  “陈夫人说得对。”李月寒看着季心月没有绷住,逐渐露出的趾高气昂,倒是微微笑了笑,还十分懂礼的冲季心月颔首示意,很是有风度。

  “哼。”季心月到底是被陈家长辈敲打过的,就算一时间没控制住自己,嘴上痛快完了也就回过神来了。又见李月寒丝毫不接招,便也不敢再说什么。

  慕王妃坐在上首座,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对话,眼神煜煜发光。

  “王妃,柳园班已经准备妥当了,您看您今儿想听什么戏?”阮氏很是时候的把戏单递给了慕王妃,好歹是把李月寒和季心月两个人给岔开了。

  慕王妃倒也不似康柔和明珠两个人口中说的那般冷淡,虽然相对于旁人来说,她的确给人距离感,但是她毕竟是国朝唯一的王妃,身份尊贵,不是别人随随便便能比得了的,有这种感觉也属正常。

  戏单子递给慕王妃后,她也不耽搁,点了几曲比较广为流传的曲子就把戏单子放到一边去了。

  这是李月寒第二次见柳园班,上一次见,是在兴国公府的认亲宴上。

  当时她就意外,连梵天楼这种顶级红楼都只有一些小词唱调,但是柳园班却能把各个红楼里出了名的唱腔让人学了来,组成了一个柳园班。柳园班虽然只有十来个人,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班子里有写戏的,有专门写曲儿的,有排戏台的,有专门吹拉弹唱的……每个人在一场戏里甚至能扮演两到三个角色。

  只不过和前世的戏班子不同,他们没有上油彩妆。一出戏里每个角色只能靠衣服来分辨,而且男女分工明确,没有反串角儿。

  饶是如此,李月寒也觉得十分惊奇。

  慕王妃点的是一个爱情故事。讲的是少年身负国仇家恨沦落天涯十分颓废,偶然救了进山打柴掉到陷阱里的姑娘之后,二人互生情愫。后来少年在姑娘的鼓励下找回了雄心壮志,离开大山投身军营,最终成为一代名将,家人沉冤得雪的故事。

  只是写戏的人分明想制造一些遗憾,这出戏分做五场,前三场看得人心中万分感慨,到了第四场戏,少年将军迎娶姑娘之后,因为年少得志,所以在姑娘怀孕之后就开始纳妾,二人很快就没了以往的柔情蜜意,动辄争执不休。姑娘生孩子那晚,少年将军忙着陪新妾。

  姑娘生下一个死胎,伤心欲绝。有人匆忙去请少年将军,少年将军一听姑娘生了死胎也十分意外,想去看看姑娘,衣服都换好了,新妾突发心绞痛当场昏迷,少年将军顾不上姑娘那边,守了新妾一晚上。

  第五场戏就是第二天一早,少年将军这打着哈欠去看姑娘,却听得一片哭声。匆忙进了门,见到姑娘面无血色的抱着死胎躺在床上紧闭双眼,身边的人告诉少年将军,姑娘是伤心至死。就在少年将军进门前一盏茶的功夫,姑娘还撑着最后一口气想再见少年将军一眼,可身边的人说漏了嘴,姑娘这才知道少年将军昨晚忙着陪新妾去了。

  那口气一松,从此人间陌路,少年将军一夜老去十几岁,办完了姑娘的身后事,遣散了家中所有妾室,孤独一人守着偌大的府邸,直到垂垂老矣,没有一天不是在后悔。

  一曲结束,听戏的人都哭得不成样子,就连别人眼中冷清的慕王妃也眼眶泛红,李月寒更是不由自主的悄悄拭泪好几回,只有一人例外。

  季心月。

  柳园班的戏单子是季心月准备的,上面的戏几乎都是这样的苦情戏,讲的全是少年夫妻不能恩爱白头的故事。她存的什么心思,简直昭然若揭。

  一曲戏结束,阮氏叹了口气之后,猛然从情绪中回过神来看向季心月。见后者一脸得意的模样,当即在心中暗道不好。

  可惜不等她说什么来补救,慕王妃就凉凉的开口了:“陈府明明说是摆宴席给月寒赔礼道歉,柳园班准备的戏全是这样的苦情戏,难不成陈府费劲吧啦的摆了这么大一次宴会,就是让我们这些女人们坐在这儿一起哭的不成?”

  听了这话,阮氏连忙抢在季心月前头开口:“王妃息怒,之所以会让柳园班准备这曲《但愿人间不相识》,是因为这曲是柳园班的成名之作。妾身想着,柳园班不好请,总得听个过瘾,却没顾虑到这戏实在让人垂泪,是妾身思虑不周了。”

  见阮氏低头认错,季心月倒是没闹什么幺蛾子。

  慕王妃虽然被一出戏惹哭了好几回,但是正如阮氏所说,这出戏是柳园班的成名作,她们这些深宅夫人们平日也喜欢这些风花雪月的故事,所以阮氏的说法倒是说得过去。

  “陈大夫人,”李月寒柔声开口:“这是我第二次听戏,不知道我能否点戏?”

  “自然是可以的!”阮夫人见李月寒说话,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赶紧让人把戏单子交到了李月寒的手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