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99章 偷换概念的高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9章 偷换概念的高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翻看着戏单子上的戏名,时不时的叹气摇头,就是不说话。

  阮氏提着心吊着胆等着李月寒点戏,见她这般模样,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起来:“翰容夫人,这戏单子可是有什么问题?”

  “翰容夫人该不会不识字吧?”季心月没忍住又开始嘲讽。

  李月寒又叹了口气后,放下戏单子,抬头看向上首座的慕王妃,道:“还是王妃来点吧,这些戏我实在不会点。”

  听了这话,慕王妃微微点了点头:“难为你了。”

  随后,慕王妃看向阮氏,道:“还是叫些歌舞把,让柳园班回去休息。”

  阮氏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由得讷讷问道:“可……可柳园班的戏多好啊……”

  只见慕王妃面色一沉,冷笑道:“好?柳园班的戏的确好,可是你们陈府约的戏单子上全是少年夫妻不得善终的故事,是想映射什么?是想映射本王妃早年丧夫,终身守寡吗?”

  一听这话,阮氏脸都白了,赶紧接过戏单子,匆匆扫了一眼上面列出来的戏后,脸色“唰”的一下惨白:“王妃……这是我们陈家的疏忽,绝对没有对您不敬的意思!”

  “我姑且是信了。”慕王妃没有过多纠缠,让人拿了彩头赏了柳园班后,就没再追究了。

  李月寒从善如流,跟着在座的诸位夫人一起拿了彩头赏给柳园班后,安安静静的坐在位子上。

  只不过从开席到现在,哪怕面前摆放着再难得的山珍海味,李月寒都没有动过筷子。

  柳园班退下了,阮氏赶紧安排府上养着的舞姬上前献艺,一场好好的宴会办得不伦不类,她心里都想把季心月直接撕碎了!

  因为给李月寒递帖子邀请她来今天的宴会也就是昨天的事情,阮氏忙着布置宴会事宜,季心月又提出帮阮氏分担一部分。阮氏想着柳园班已经进府了,左右也就是写个戏单子的事儿,所以就让季心月去了。

  而季心月写完戏单子天色也晚了,阮氏忙了一天,自是累极,早就把戏单子的事情放一旁去了。再加上季心月有意不主动提及,所以阮氏压根儿不知道季心月居然在戏单子上动了手脚。

  这个死女人还好意思自称是什么国都第一才女,连如今陈家是何等岌岌可危都看不出来,今天这戏单子,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

  陈家给李月寒赔罪,本来打的主意是和李月寒消除嫌隙,顺便帮慕王妃牵线和李月寒认识。当然,能让慕王妃在见到李月寒的时候就对她没好印象对陈家来说再好不过。

  所以阮氏最开始才会极力让李月寒坐上首座。

  而且慕王妃有个规矩,她的下首座从来不让不认识的人坐,所以当李月寒离开上首座坐到下首座的时候,原本还遗憾没让李月寒坐上上首座的季心月又开心了起来。

  只是李月寒谨慎,见到季心月喜上眉梢,便知道事情不对,主动跑到最末尾去坐下了。这也直接让慕王妃对李月寒的第一印象十分好。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李月寒出身于西北一个边陲小村庄,贫穷又落后,自然是没见过世面也不会多懂得礼仪的。大家虽然表面上说李月寒年轻漂亮有气质,实则心底里都想看李月寒出丑丢脸。

  陈家虽然没人在朝为官,但是他们有钱,在贵族圈里依旧是有一席之地,来的人非富即贵,多都是和陈家交好的,自然存在看李月寒热闹的心思。

  抛开柳园班的戏不说,就单说这席上的菜式,无一不是山珍海味,摆盘十分讲究不说,色泽和香味也足够让人食指大动。

  可李月寒愣是一口都没吃,连筷子都没动一下。

  季心月见屡次算计李月寒不成,反而看到李月寒不动如山的模样,只觉得心里憋闷得慌。舞艺曲乐间隙,季心月遥遥冲着李月寒举起了酒杯,大大方方道:“翰容夫人,此前心月不懂事,多有得罪,今天就以这杯酒向翰容夫人赔礼,希望夫人大人有大量,不要同我往心里去。”

  听了这话,李月寒笑吟吟的看向季心月,没有举杯,而是缓声道:“陈夫人客气了,我初来乍到国都,难免有礼数不周的时候,是陈夫人海涵才对。”

  季心月见李月寒不举杯,不由得起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意思:“这么说,翰容夫人今日是不愿与本夫人消除间隙了?”

  “我们之间何来间隙。”李月寒依旧微笑:“陈府和将军府素无往来,之前陈夫人在梵天楼惊吓于我之事,陈夫人已经道歉了,还赔了银子,我不是小气的人,这点事儿不至于放在心上。”

  听到李月寒提起梵天楼的事情,季心月当即想到那白花花的五十万两银子,再开口,便带了几分情绪:“翰容夫人若是不肯与我饮下这杯酒,那我可就没脸呆在国都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季心月相信自己这一招以退为进一定会让李月寒为难!

  “陈夫人说笑了,如今国都只出不进,难道陈夫人打算离开陈府,一走了之吗?”李月寒还真没觉得为难,反而觉得季心月脑子有病……

  “你……”季心月被李月寒一句话噎得没了后续。

  慕王妃好笑的看着季心月屡次挑衅李月寒,而李月寒一直都从容淡定的把季心月说得说不出话来,当下便觉得李月寒实在是个妙人。

  此时见季心月脸色不好看,慕王妃便主动说话,却是对着下方的阮氏开口:“陈大夫人,你们家陈夫人似乎没有意识到月寒身怀六甲,不能饮酒啊。”

  听了这话,阮氏当即惊出一身的冷汗,连忙道:“是是是,是我们家心月忽略了。她也是想跟翰容夫人表明态度,想请翰容夫人不要再追究前尘往事……”

  “开什么玩笑,”慕王妃笑眯眯:“月寒都说了她和你们家陈夫人之间没有间隙,之前有过龃龉,也都已经过去了,是你们家陈夫人非要让月寒喝一杯赔罪酒,这是谁在追究前尘往事啊?”

  慕王妃这话一出,李月寒暗中点了个赞。

  这一听就是偷换概念的高手啊!李月寒她把和季心月之间的矛盾都浓缩到梵天楼那次五十万两上,而慕王妃则是牢牢的把这一点给摁死了!这下陈家人再想拿别的事情出来说道说道,那可就有些不知好歹了。

  只是李月寒不解,慕王妃为什么要帮她说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