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00章 诘问季心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0章 诘问季心月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明明已经是入了秋的天了,阮氏还是在这种场合下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季心月到底是忌惮慕王妃几分的,有慕王妃说话,她倒是老实了起来,没敢再要求李月寒喝酒。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陈家大小姐陈雪凝前来拜见慕王妃。

  李月寒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位陈尚书的独女,见她仪态端庄,目不斜视的样子,不由得暗暗点头。这姑娘,有点厉害!

  慕王妃显然对陈雪凝的印象不错,她来了之后,慕王妃还带着几分笑意问了几句话,然后才让她入席就坐。

  李月寒注意到,陈雪凝在和慕王妃说话的时候,季心月看着陈雪凝的眼神仿佛要把陈雪凝大卸八块一般,十分吓人。

  这不由得让李月寒心生疑窦,就算季心月是继母,就算陈雪凝是陈尚书遗留在人间的唯一一丝血脉,可季心月到底在辈分上压过陈雪凝,何以对陈雪凝有这么大的敌意?

  而李月寒有所不知的是,陈雪凝几乎一直住在宫中,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会出宫回陈府住几天,所以季心月才有机会在陈府内胡作非为。而前不久,陈雪凝把季心月养在绮春园的面首全放了,还让人把她娘送出了国都城,一桩桩一件件积累在一起,季心月对陈雪凝已经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了!

  可惜她如今身边只剩下一个季夫人留下的吴嬷嬷了。当年她陪嫁过来的丫鬟在陈鹤元病逝之后,经常遭到季心月的毒打,好几个是被她活活打死的。

  要不是吴嬷嬷是跟在季夫人身边的,又是看着季心月长大的嬷嬷,只怕在季夫人被重打五十大板送出国都的时候,也被一并送走了。

  偌大的陈府,季心月只有这么一个知心人。如今陈雪凝回府,季心月更是觉得日子过得不痛快了。所以宴席上,季心月总是有意无意的用怨毒的眼神瞪一会儿李月寒,又瞪一会儿陈雪凝。

  在场的各位夫人们都把她的模样看在眼里,个个儿都在心里嘀咕这位国都第一才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却没人说出来,只敢小声议论。

  这场别开生面的赔罪宴会,就在这样诡异尴尬的气氛之中早早结束了。李月寒同阮氏道了别之后,专门还去跟季心月道了别。说话的时候一口一个“陈夫人”,生怕季心月忘了自己的身份一样。

  慕王妃是最先离席的,李月寒以为她早就走了,还盘算着要找机会去慕王府拜会一下慕王妃,却没想到一出陈府大门,就见到慕王府的马车静静的停在附近。慕王妃身边的婢女一见到李月寒,立刻就上前来请她了。

  “翰容夫人有礼了。”那婢女长了一张圆嘟嘟的脸蛋儿,十分讨喜,一见到李月寒就屈膝行礼,声音脆生生的十分好听。

  “这位姑娘快请起,”李月寒虚扶了她一把,后道:“可是慕王妃找我有什么事情?”

  “翰容夫人果真冰雪聪慧。”圆脸儿婢女笑弯了眼睛:“我们家王妃说了,翰容夫人如今身子不便,但是她又想和翰容夫人一处说话,所以问问翰容夫人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家王妃好登门。”

  听了这话,李月寒讶然,当即道:“怎么敢劳烦王妃亲自登门,应该是我去拜访王妃才是,这位姐姐,不知王妃哪日有空?我好递上拜帖去拜见王妃。”

  “翰容夫人不要跟我们家王妃客气,我们家王妃是真心实意想和夫人交好的。”圆脸婢女依旧笑:“我们家王妃都猜到了你会这么说了,她吩咐了,若是翰容夫人推拒,那就明日相约梵天楼。我们家王妃说了,她还从来没逛过红楼呢,早就听说翰容夫人把梵天楼当酒楼,王妃也十分想去尝尝梵天楼的菜式。”

  听了这话,李月寒报以微笑点头:“那劳烦姐姐帮忙转告王妃,明日晌午,我们在梵天楼天字一号房听曲儿。”

  “奴婢这就去告诉夫人!”圆脸儿婢女笑着又是屈膝一礼,这才转身回到了马车上。

  李月寒一直在原地站着,直到慕王府的马车走了之后,她才在康柔和明珠的搀扶下上了自家的马车,回到了将军府上。

  这会儿天都黑了,李月寒端了大半天的架子,早就累得不行。一回到院子里就往房间走,一进房间就把自己往床上放。

  因为怀孕的缘故,李月寒的腰椎和腿总是疼,所以她让人做了好些垫子放在床上。今天在陈府端了那么久的架子,她的腰早就疼得不行了。这会儿回了家,往床上一躺,是谁叫都不肯起了。

  康柔和明珠也知道她疲惫,故而帮着李月寒脱了鞋袜,换了衣裳后,这才离开了房间,李月寒很快就睡了过去。

  她这边倒是舒服了,陈府却不平静。

  季心月站在灯火通明的祠堂正中央,对面坐着的是陈氏一族的族长太爷和叔伯们。阮氏已经把今天宴会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转告了家中做主的男人们,此时正是众人诘问季心月的时候。

  直到这个时候,季心月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之于李月寒来说,实在是连跟汗毛都比不上。至少李月寒在国都嚣张跋扈,没有这些个太爷叔伯站出来骂她指责她。

  “我知道错了。”季心月咬牙认错:“今后我一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约束好自身的言行举止,保证不再给陈家丢人。”

  “唉……”陈家太爷见季心月认错态度还算诚恳,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心月,老夫知道你嫁给忠儿心有不甘,但是你想想忠儿在陛下心里的地位,他可是得陛下赐名,从陈忠改名为陈鹤元的人。就算如今忠儿不在了,但是他留在陛下心里的印记却会日积月累的加深,你要做的不是维护陈家的名声,而是利用陛下心里对忠儿的肯定,让陈家再上一层楼!”

  听了这话,季心月愣了愣,呆呆的看着陈太爷,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陈雪凝看着季心月一脸呆滞的样子,忍不住鄙夷的“啧”了一声,道:“太祖爷爷的意思是让你维护好我爹生前的名声,别让别人在背后里骂他死了还被人戴绿帽子,家风不正!”

  “对,是凝儿说的这个意思。”陈太爷点了点头:“这几日我们会着手给你立贞洁牌坊,希望你不要再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跟将军府那位作对了,对我们陈家一点好处都没有,明白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