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09章 她们俩的态度都很奇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9章 她们俩的态度都很奇怪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对了,你夫君传信回来了你知道吗?”皇后把瓜子壳儿吐了,转头看向李月寒:“听皇帝老儿说一切顺利,但是事情不能声张,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所以我们才把你接到宫里来,让外面那些人以为局势很紧张,吓一吓他们。”

  “孟祁焕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自李月寒进宫以来,这还是皇后她们第一次主动提起孟祁焕的事情。之前李月寒为了避嫌,尽管皇后和慕王妃对她都十分友善,但李月寒始终不敢过问孟祁焕的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坏了规矩。自己被罚事小,谁知道会不会迁怒到在外冒险卖命的孟祁焕。

  这次是李月寒进宫这么多天以来,皇后第一次提起,李月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赶紧追问。

  “什么时候回来倒是没说,但是他们脚程很快,孟祁焕已经从西北出了国界了。”皇后如实答道。

  没等李月寒问孟祁焕为什么要出国界,那边慕王妃就冷哼了一声:“就知道叫自己人出去卖命,他儿子自己做的孽,他自己怎么不去摆平!”

  “他要是再年轻个几岁,他自己去摆平我也没意见。我还鼓励他去呢!”皇后接了这么一句。

  那边慕王妃倒是没说话,只是十分不爽的翻了个白眼,李月寒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有心想问得详细一点,但是却没敢继续开口。

  毕竟不管是慕王妃还是皇后,李月寒知道自己都惹不起。

  今天的后宫气氛不是很好,慕王妃不到午时就出宫去了。等李月寒午睡起来出去散步,就听到有妃子在议论,说慕王妃和皇后大吵了一架,十分不爽的出宫去了。

  李月寒不由得疑惑,问身边的康柔:“慕王妃和皇后什么时候吵架了?”

  康柔想了一会儿,道:“可能是今天皇后说起将军的事儿的时候,慕王妃说了几句,皇后娘娘也有些不开心。被宫人们传了一遭,就变味儿了把。”

  听了康柔的猜测,李月寒也觉得有这个可能。

  那会儿皇后和慕王妃说话的时候总有呛声的感觉,连她都觉得不好说话,传出去肯定会被人认为是妯娌之间吵架了。

  只是李月寒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皇后和慕王妃之间的相处方式,跟她们俩对自己的态度一模一样……

  如果只是因为凌云帝器重孟祁焕,也不必连后宅都一并友好到这个地步吧。

  她们对待自己的态度,倒像是……对待自己家人一样。

  这让李月寒很是费解。

  “夫人,我们回去吧。”康柔见李月寒站在御花园里发呆,不由得小声提醒:“这毕竟是后宫,我们又是外臣家眷,被人看到这么在御花园乱逛,只怕会招人闲话。”

  原本李月寒是打算回去的,但是一听康柔的话,顿时不乐意了:“不回,本来就不是我们自己要进宫的,别人想闲话就闲话皇上和皇后娘娘去。”

  说完,李月寒也不避不让,就安安分分的逛起了御花园。

  原本还在议论的那两个妃嫔见挺着大肚的李月寒在御花园里闲庭信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李月寒这边走来了。

  “哟,这不是名噪国都的翰容夫人吗,听说翰容夫人进宫养胎,本宫还以为是传闻呢,没想到真在咱们后宫见到翰容夫人了。”说话的人浑身珠光宝气,看穿戴制式,想来也是嫔位的妃子。

  李月寒微微屈膝,七个月的身孕让她行动有些不便,这会儿倒是有些后悔刚刚没有听康柔的话回去了。

  “见过这位娘娘。”李月寒轻声道。

  “什么这位娘娘,站在你面前的是安嫔娘娘!”一个宫女当即厉声呵斥:“来人啊,翰容夫人冲撞安嫔娘娘,掌嘴!”

  她的声音落下,旋即就有宫女上前想要掌掴李月寒。

  康柔到底是凌云帝差人专门调教过的,对宫里的规矩也很熟悉。知道这位安嫔娘娘是主动找麻烦,所以也不避,而是挡在李月寒面前,高声道:“翰容夫人毕竟是外臣家眷,对后宫各位主子不熟悉也是正常的,况且翰容夫人第一时间就向安嫔娘娘行礼了,只是没有带上尊称,这位姐姐言之凿凿翰容夫人冲撞安嫔娘娘,敢问我家夫人是如何冲撞安嫔娘娘的?”

  那宫女显然没想到康柔嘴皮子这么利索,故而一时语塞,倒是噎了个满脸通红,答不上话来。

  安嫔娘娘本来估计也是想在李月寒面前立威,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制止自己的宫女。此时见到自己的宫女吃了瘪,当即道:“翰容夫人莫要怪罪,我身边的丫头年纪轻,脾气冲,并非有意指责你的。”

  “安嫔娘娘言重了,”李月寒微微低头,倒是没有去看安嫔娘娘:“是我家康柔过分了,虽然我不认得安嫔娘娘,但是身为我的贴身侍女,理应把后宫各位主子的脸记下来,免得我冲撞了贵人而不自知。”

  安嫔娘娘显然听出了李月寒话中的嘲讽,当即脸上有些不好看,冷哼道:“翰容夫人可真是谦卑。”

  “安嫔娘娘面前,不敢不谦卑。”李月寒依旧低着头。

  安嫔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顿时有些心气儿不顺。

  凌云帝近年来越来越少留恋后宫,只有皇后还能时不时见到凌云帝,别的妃子别说见了,凌云帝就跟把她们忘了一样,后宫众人早就憋得慌了,这会儿让安嫔抓到一个能欺负的李月寒,怎么可能随便放过。

  “不管怎么说,翰容夫人今日的确冲撞了本宫,”安嫔神色肃穆:“这样吧,你在此地跪上一个时辰,此时本宫就当没发生过。”

  “安嫔娘娘,”康柔毫不犹豫的跪到了安嫔娘娘的跟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道:“安嫔娘娘,我家夫人身怀六甲,若是跪上一个时辰,只怕危及腹中胎儿……”

  “本宫难道还及不上一个未出世的胎儿尊贵吗?”安嫔一而再的被下面子,心里气得狠,当即下了死令:“跪上两个时辰!一刻钟都不许少!”

  说完,安嫔准备走,却听一声威仪的声音传来:“朕倒要看看,是谁在为难有功之臣的家眷。”

  是凌云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