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2章 大出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2章 大出血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个时辰后,一声微弱的啼哭声响起,是个儿子,随后,第二声啼哭声响起,是个女儿。

  李月寒一胎生了一对龙凤胎,这在东翰国来说,简直就是大吉之兆。

  可怜李月寒生了两个孩子之后就脱力昏厥,两个孩子被稳婆抱到外间给守了一天一夜的慕王妃看了一眼,得知李月寒突然早产的皇后娘娘今日也出宫来了,二人一手一个的抱着娃娃,笑得好不开心!

  “王妃,娘娘,”谷大夫指挥着康柔和明珠给李月寒换了衣服抬到床上后,便出门行礼:“两个孩子因为在母体的时间过长,身子比较孱弱,这个时候见不得风,得吩咐下人起炭盆,保证屋内暖和,空气流通。”

  生产本就是一件血腥之事。李月寒是在卧室里生的孩子,但是却被送到了卧室边上的暖阁里休养。得了谷大夫的话,将军府立刻把暖阁里的地龙烧了起来。

  虽然这个时候烧地龙早了些,但是一切都比不过他们的主子重要。

  “好了,你孩子也看过了,人也看过了,将军府有我,没什么事儿,你赶紧回宫吧,不然不知道又要传出什么闲话来了!”慕王妃和皇后把孩子抱进暖阁,放在小床上之后,慕王妃就开始赶人了。

  “不带这样的,”皇后不满的撇了撇嘴:“就算他们小俩口不知道,你也是知道的,多少我也是个当嫂子的人,如今文琢不在家,我总得尽尽义务吧。”

  慕王妃可不管那么多,也不管她是皇后,伸手就搂着她往外送:“什么嫂子不嫂子的,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你别添乱,安心回你的皇宫里当娘娘,这里有我,一会儿兴国公府的人也会过来,你就别忙了。”

  慕王妃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皇后自然也不打算再留下,一边嘟哝着“不带我玩儿太过分了”一边往外走。

  刚走了没两步,明珠跌跌撞撞的从暖阁里冲了出来,“噗通”一下子跪在皇后和慕王妃跟前,脸色煞白:“我家夫人出血了,求求两位救救我家夫人!”说着,明珠用力的磕起了头。

  一听李月寒出血了,皇后和慕王妃同时背后一凉,赶紧回头望暖阁里冲去。

  康柔尚且镇定些,明珠冲过来求皇后和慕王妃的时候,康柔已经跑着去把还在府中的谷大夫给请来了。

  李月寒这一胎本就生得凶险,原本谷大夫就一直提防着李月寒会不会大出血,本以为必然安然无恙了,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谷大夫也是焦急上火。

  皇后和慕王妃站在一起,看着谷大夫给李月寒的胳膊上扎满了针,焦急写在了脸上,却不敢开口问谷大夫李月寒如今的情况怎么样。

  “唉,”谷大夫叹了口气,起身给皇后和慕王妃作了一揖,道:“翰容夫人的出血之症老夫无能为力,不知皇后娘娘可否派人去请前太医院院首常老先生?”

  常老先生这四个字一出来,皇后和慕王妃顿时精神一振,那可是闻名天下的妇科圣手,曾经有夫人难产,一只脚都踏进鬼门关了,硬是被常老先生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给拉了回来。

  只是常老先生已经退居多年,就算是皇后亲自去找,一时半会儿也未必能把人找到。

  “快派人去通知国公夫人。”皇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吩咐康柔:“就说翰容夫人这边出了点状况,请她去请常老先生!若是常老先生不在国都,就请国公夫人拿着本宫的令牌出城去接!”

  说着,皇后把中宫令牌交到了康柔的手上:“务必要快!”

  康柔也不耽误,匆匆行了礼后就往外跑去了。

  “谷大夫,在常老先生来之前,还请您为翰容夫人多拖延一些时间!”皇后正色道。

  “老夫尽力!”

  床上李月寒的脸上毫无血色,身下垫着的垫子已经被出血浸湿了,明珠忍着眼泪和丫鬟们一趟一趟的换新的垫子,暖阁内气氛十分凝重。

  慕王妃见皇后一脸愁容,便拉着她到了室外,安慰道:“月寒是个有福气的姑娘,一定会没事的。而且有国公夫人出面,常老先生想必不会见死不救。”

  “我也是害怕。”皇后叹了口气:“明明文琢走的时候我们答应得好好儿的,帮他照顾好他的夫人,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那血出得太吓人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血……”

  见皇后是真的怕了,慕王妃也没再说什么,只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别太过紧张。但是慕王妃心里的紧张和着急,一点儿也不必皇后少。

  迷迷糊糊之中,李月寒又回到了后世。

  她看到父亲终日酗酒,王凤动辄对他又打又骂。一会儿骂李大成是个窝囊废,生个女儿供着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一毕业就跑得远远儿的,死了都不给家里带一分钱回来。

  李大成好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对王凤的打骂毫无反应,甚至还笑了笑。

  王凤骂累了,坐在沙发上直喘气。这时候李大成突然说话了:“凤儿,你说我们供月寒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这话,你认真的吗?”

  “咋的!你没养女儿啊?”王凤翻了个白眼。

  “从你入门之后,月寒花的每一分钱都是她妈妈还在的时候给她攒的嫁妆。月寒读大学五年,每年的学费生活费都是自己出去打工攒出来的。你还记得她高考前找你要50块钱买资料的事儿吗?”

  说着,李大成摇了摇头:“你肯定不记得了,但是月寒跟我说她会记一辈子。因为你不仅没给钱,还把她已经过世的妈妈骂了一顿。你以为月寒为什么上了大学就不肯回来了,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后妈屁话太多!”

  王凤难以置信的看着李大成:“你吃错药了吧!”

  “我没有!”李大成怒吼,红着眼睛瞪着王凤:“月寒是我唯一的女儿!这么些年你欺负她骂她打她,我都看在你年轻就当了后妈的份儿上忍了,但是月寒已经走了!你为什么不肯放过她!整天在我面前骂一个死人有意思吗!”

  王凤一下就跳了起来:“李大成你什么意思!”

  或许是长久以来两个人的争执吵闹已经成了习惯,王凤想都没想,一把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一边骂着一边朝着李大成挥舞。

  等王凤回过神来,李大成的胸口上插着那把水果刀,已经没了气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