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4章 孟祁焕回京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4章 孟祁焕回京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你别胡说!”方芷兰佯怒,轻轻拍了一下李月寒的手背道:“你自个儿的身子自个儿不清楚吗?不是不让你看孩子,主要是你现在的身体状态不好,孩子也有人妥善照顾着,你得好生养好身子,再去管孩子的事儿。”

  听了这话,李月寒只觉得心里不对味:“舅妈,我就看孩子一眼,就看一眼好不好?我保证看到孩子之后我就好好养身子,出月子之前再也不乱来,你这不让我看一眼孩子,我心里实在放心不下来。”

  方芷兰眼神闪烁,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你这性子也是犟,你且躺着,我去把孩子给你抱过来。”

  李月寒听了这话,乖乖的躺下了。

  方芷兰起身朝着暖阁大门走去,却给了明珠一个眼神。

  等方芷兰出门之后,明珠换了熏香,坐在李月寒的床前守着,给李月寒说孩子有多可爱。

  不一会儿,李月寒只觉得眼睛越来越沉。她想撑一会儿,等孩子过来看一眼再睡,于是拉了拉明珠的手,道:“明珠,舅妈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我好困……”

  “想来是奶娘正在奶小主子呢,舅夫人也是想让孩子吃饱了再抱过来给夫人看看。”明珠柔声安慰:“夫人要是困了就先眯一会儿吧,左右小主子就在夫人身边,跑不了。”

  “唔,那一会儿孩子吃完奶了,你喊醒我……”话还没说利索,李月寒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见状,明珠仿佛松了口气,和康柔一起换了李月寒身下的床单,然后悄悄出了暖阁。

  暖阁外,方芷兰静静的站着,看着天上的明月,不知道在想什么。

  “舅夫人,”明珠和康柔行礼。

  “月寒睡下了吗?”方芷兰缓缓开口,声音有些喑哑,不知发生了什么。

  “已经睡下了,”明珠答道:“只是咱们能瞒夫人多久?”

  “能瞒多久是多久吧。”方芷兰道:“月寒这时候的身体太虚弱了,要是让她知道……说不定就真的没救了。”说着,方芷兰的声音哽咽了起来。

  低头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方芷兰挥退了明珠和康柔:“这几日你们俩也辛苦了,今天早些歇下,明日我们还得忙呢。至少……至少瞒过七日吧。”

  明珠和康柔没有说话,顺从的退下了。

  看着天上的半轮明月,方芷兰叹了口气。

  孟祁焕啊孟祁焕,你要是在月寒身边就好了,这样就算月寒知道孩子出事了,好歹还有个依靠……

  一夜平静,有了安神香的帮助,李月寒睡得很好。

  只是因为产后大出血的缘故,她的精神始终提不起来,但是一醒来就念叨着要孩子。

  方芷兰没办法,只能让人再燃了安神香,趁着李月寒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把孩子放在她身边让她抱了一会儿。

  等李月寒睡过去之后,方芷兰这才拿起那两个包孩子的小被子,丢到明珠的手里,后道:“等月寒醒了,你远远的抱着给她看看,别近前。”

  “可夫人肯定要孩子道身边呆着的。”明珠无奈的看着小被子:“夫人执拗起来,谁说了都不管用……”

  “那就想办法让她不要再去想孩子的事儿!”方芷兰瞪了一眼明珠:“做下人的就应该给主子分忧,这个时候你连这个道理还要我教你吗!”

  明珠被方芷兰吼了一嗓子,顿时瑟缩不敢说话了。

  好在李月寒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明珠和康柔哄她说孩子在她身边睡了一下午,饿醒了,正在喂奶,喝完奶也要睡了,就不要去把孩子弄醒了。

  李月寒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一想到自己睡着之前身边的确躺着两个小不点,心里就被巨大的满足给笼罩了,便也不多说什么,在明珠和康柔的帮助下吃了点东西,喝了药之后,又睡了过去。

  就这样,睡睡醒醒,七天过去了。

  这七天里,李月寒只有在快睡着的时候,昏昏沉沉的时候,才能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只不过看到的都是包着他们的小被子,倒是没见到他们的小脸儿。

  但是已经答应过方芷兰不再闹着要看孩子了,所以李月寒倒也使劲按捺下了对孩子的想念。

  就在李月寒醒过来的第二天,西北边境突然大举进攻玄竟国。一路上高歌猛进,遇神杀神。玄竟国人这才知道这几天跟他们周旋的压根儿不是宗政轩,连烈岚国将军山吉都是东翰国人假扮的。

  可惜为时已晚,玄竟国两天内被攻下两座城池,玄竟国王举旗投降,将宗政轩养在两国交界处的兵马囤积点供了出来,同时将烈岚国长公主处死,又送上了降书,短短几日之间,西北平定,孟祁焕把于副将留下来处理后事,自己则快马加鞭往国都飞驰。

  同时,南边得知了孟祁焕这边大举进攻的消息,虽然宗政宇一头雾水,这跟他们之前商定好的计划不一样,但是还是带着南界驻军攻向烈岚国。

  烈岚国自然不同玄竟国那样好攻破,双方焦灼了好几日,宗政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下令封锁边界,禁了海上贸易,将烈岚国困在了他们那一方天地之中。

  七日过去,孟祁焕跑死了不知道多少匹马,每天最多只睡一个时辰。生生将西北到国都整整两个月的路程跑完了。

  第八日,当孟祁焕出现在国都门外的时候,西北和南界的军报也堪堪送达。孟祁焕因为劳累过度,昏倒在城门口。

  胡子拉碴的他被认出身份后赶紧送回了将军府。

  方芷兰本来照顾李月寒就已经够手忙脚乱了,下人却在这日来报,说孟祁焕回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昏倒在城门外。

  等方芷兰赶到孟祁焕休息的房间的时候,谷大夫已经给他诊完脉了。

  “这……大夫,他怎么样了?”方芷兰关切问道。

  “老夫听说这小子日夜兼程一刻不歇息的往回赶,这是累到了,睡醒就没事儿了。”谷大夫说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将军夫人的消息难不成传到西北边境了吗?”

  “不曾,”方芷兰摇了摇头,目光沉沉的看向躺在床上昏睡的孟祁焕,道:“月寒生产的消息连将军府都没出,怎么可能飞到西北边境。况且就算有人把消息往西北送,飞鹰传书也得至少三天,可今日才是月寒生完孩子不到半个月。”

  “怪哉怪哉。”谷大夫摇了摇头,倒是没再说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