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5章 孩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5章 孩子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天一夜后,孟祁焕终于醒了过来。

  见到房间里熟悉的装潢后,孟祁焕松了口气。

  听见动静,外面守着的贺正天赶紧给孟祁焕送来了盥洗盆。

  洗了脸,孟祁焕想了想,又洗了个澡,把胡子都刮了,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衫,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这才往暖阁走去。

  就这会儿功夫,孟祁焕已经知道了府上到底发生了多大的事情。尽管他也一样心如刀绞,但是他更明白,此时此刻,最需要安慰的是李月寒。

  暖阁里。

  “舅妈,我如今也好得差不多了,就让奶妈把孩子抱到我身边来吧。”李月寒苦苦哀求着方芷兰。虽然这些天她都在努力的哀求方芷兰让她见孩子,可是方芷兰咬死了她的身子还得多休息,要么就是孩子刚睡过去不好乱动,否则要醒过来闹腾。

  总之就是不让李月寒见孩子。

  聪明如李月寒,自然猜得到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不敢去想,她甚至一行到孩子可能出事了就一阵心如刀绞。

  所以她这几天只要醒着就磨方芷兰,磨身边的人,让他们把孩子抱到她跟前来,哪怕只让她看一眼都好。

  今天也不例外。

  孟祁焕站在暖阁外室,听到李月寒哀求方芷兰的声音,心里一阵疼。

  “将军……”明珠见孟祁焕过来了,福了福身子,低着头退了出去。

  孟祁焕这才回过神,进了内室。

  正在苦苦哀求方芷兰的李月寒见到孟祁焕,心脏顿时被巨大的惊喜击中,眼神都亮了起来:“你回来了!”

  孟祁焕带着笑蹲到床前,拉着她的手道:“我回来了,这段时间你独自在家中辛苦了。”

  “不辛苦!”李月寒见到孟祁焕,暂时忘了求方芷兰:“只要你平安,我在家里一切就都好!”

  听了这话,孟祁焕只觉得心口闷痛。

  方芷兰见状,伸手拍了拍孟祁焕的肩膀,起身把空间留给了他们夫妻俩。

  暖阁的门关上了,房中只剩下李月寒和孟祁焕。

  李月寒拉着孟祁焕的手,低着头,眼泪就涌了出来:“这段时间他们都不让我见孩子,我隐约能猜到肯定是孩子出事了,他们不敢告诉我是因为我生孩子的时候伤了身子,孟祁焕,你告诉我,孩子出什么事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微微一愣,将李月寒揽入怀中,微微叹了口气,道:“我们的女儿……没活下来……”

  虽然一早也做过最坏的打算,但是听到这个消息,李月寒依旧仿佛被人一枪打入心脏,整个人如堕冰窖。

  “我们的儿子,身子孱弱,谷大夫和常老先生断言,孩子很可能活不过周岁。”孟祁焕每说一个字就仿佛在心上剜了一刀:“常老先生说,你大出血的时候,血的颜色是乌黑的,只怕是孕中中了毒。”

  李月寒已经完完全全的傻在了原地。

  女儿死了,儿子可能活不过周岁……

  那是她废了多大的力气生下来的孩子,怎么会是这样的下场?

  难怪……难怪这么多天大家都不让她看孩子。因为大家不仅要瞒着她女儿夭折,还要照顾身体孱弱的儿子……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李月寒把额头抵在孟祁焕的胸口:“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为什么会这样……”

  孟祁焕是第一次见到李月寒几近崩溃的模样,尽管他心中也十分痛苦,但是他知道,此时他才是李月寒唯一的依靠。要好好安抚李月寒,她的身体经不起打击了……

  从他在梦里见到李月寒开始,他就知道国都一定出事了。所以他一举推翻之前所有的布局,用最蛮横的方法,用最短的时间将玄竟国打得龟缩不出。所以他日夜兼程,不眠不休,跑死了不知多少好马赶回国都。

  一睁开眼,他就得知自己的孩子出事了,李月寒在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险些丧命。

  然后,他还要忍着心中巨大的痛楚,亲口把孩子的消息告诉李月寒,然后安抚李月寒,不让她好不容易才养好一点的身子垮下去。

  李月寒哭累了,昏睡在孟祁焕的怀里。

  孟祁焕喊来了明珠,用热毛巾给李月寒擦了脸之后,这才起身离开暖阁,到了奶娘照顾孩子的房间里。

  这几天常老先生和谷大夫几乎就没离开过将军府。他们俩一个负责照顾李月寒的身体,一个负责照顾他儿子,虽然这几天两边的状态都比较平稳,但是两位先生毕竟上了年纪,也是十分吃力。

  见孟祁焕进门,常老先生和谷大夫并奶娘一起,嘱咐了孟祁焕几点注意事项之后,一起离开了房间。

  这是孟祁焕第一次见到他的儿子。

  小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痛苦,小脸皱在一起,但是却没有哭。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他睁开了眼睛,猝不及防的冲孟祁焕吐了个泡泡。

  孟祁焕的心彻底的软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给孩子号了脉,幽幽叹了口气。

  这孩子先天不足,患有心疾。诚如两位大夫的诊断,他如今的身体,只怕是活不过周岁。

  “孩子,你要好好活着,你娘只有你了。”孟祁焕把孩子的小胳膊放回被子里,柔声道:“你娘还没给你起名字,爹爹给你起,以后你就叫孟壮,一定要壮壮实实的长大!”

  说完,孟祁焕觉得自己起的名字很是不错,正想冲孩子笑一笑的时候,却没想到孩子“呜哇”一声就哭开了。

  门外守着的方芷兰推门而入,冲到孩子身边,见他哭得厉害,当即瞪了一眼孟祁焕:“你吓唬孩子做什么!”

  “舅妈,我没有……”孟祁焕觉得自己挺无辜的:“我才跟他说了两句话,他就哭了……”

  “你说什么了?”方芷兰轻手轻脚的把孩子从小床上抱了起来,看都不看孟祁焕一眼。

  “我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孟祁焕又笑了起来:“叫孟壮!”

  “……???”方芷兰一脸狐疑的看孟祁焕:“你不是学问很大吗?怎么起了这么个糙名!孩子的名字月寒生之前就起好了,叫孟时逸,什么孟壮,我们阿逸才不叫那么难听的名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