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6章 你真让我意外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6章 你真让我意外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再醒过来的时候,儿子阿逸已经被抱到了她的身边。

  原来不敢把阿逸抱过来给李月寒看,是怕李月寒问起女儿。现在女儿的事情李月寒已经知道了,孟祁焕也回来了,大家的心也都放下了一半。不用李月寒开口,方芷兰在她醒过来之前就让奶娘给阿逸喂了奶,轻轻的放在李月寒的身边。

  李月寒醒来的时候,一眼看到的是孟祁焕,随后听到身边有动静,扭头一看,一个粉嘟嘟的小婴儿正躺在她身边吐泡泡。

  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别哭,”孟祁焕温柔的给李月寒擦去了眼泪,轻声道:“来,认识一下,这是你的儿子,孟时逸。”

  李月寒的眼泪仿佛擦不完一样,孟祁焕越是温柔,她的眼泪就越汹涌。

  她轻轻的将小小的孟时逸抱在怀里,小朋友仿佛被她的情绪感染了,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李月寒手足无措,紧张又谨慎的将他抱在怀里轻轻的拍哄,但是孟时逸还是哭个没完。方芷兰连忙把孩子从李月寒的手里接过去,耐心的哄了一会儿,小孩儿立刻就不哭了。

  “他不哭了吗?可以让我再抱一会儿吗?”李月寒坐在床上,眼巴巴的看着被方芷兰抱在手里的小婴儿,眼中满满都是渴望。

  方芷兰看着她这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心的把孟时逸交到李月寒的手里,道:“这孩子娇气着呢,奶娘说了,喂奶的时候必须得一个姿势,换个姿势他就不喝,哪怕是动一下他都能立马哭开来。”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难受得紧,怀里的小阿逸此时正规规矩矩的靠在李月寒的怀里,睁着一双黑豆眼睛看着李月寒,仿佛在辨认自己的娘亲。

  孟祁焕见李月寒情绪平稳了下来,心里也松了口气。只要李月寒的情绪稳定,那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在他回来之前,方芷兰等人想尽办法瞒了李月寒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接下来半个月,就让他来照顾吧。

  看着李月寒抱着孩子哄的样子,孟祁焕没有打搅她,起身跟着方芷兰到了屋外。

  “文琢,虽然这会儿看月寒是挺好的,但是你得注意,她到底还是知道了另一个孩子的事情,万一这情绪上来了,你千万别让她哭太久,否则这半个月的身子算是白养了。”方芷兰叮嘱道。

  “我知道,谢谢舅妈。”孟祁焕点了点头:“我……我可以看看那个孩子吗?”

  那个刚刚出生,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就已经没了气息的孩子……

  方芷兰叹了口气:“一出生就夭折的孩子,在我们东翰国是不能停太久的,所以在月寒生完孩子的第二天,我就让人把孩子埋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微微一恍惚,倒是想起了的确有这个习俗:“那请舅妈带我去看看,孩子埋在哪里吧。”

  “好,等月寒睡下了,我就带你去。”方芷兰叹了口气。

  又叮嘱了一会儿孟祁焕,方芷兰转身进了暖阁,李月寒身边得有长辈照顾着,孟祁焕这次提前回京,也要进宫述职。

  换了一身衣服,孟祁焕出了将军府,却在门口被一个小乞丐拦了下来。

  “有位有钱的公子让我转告将军,想知道女孩儿的事情,就到八仙酒楼雅间等他。”说完,小乞丐冲孟祁焕作了一揖,转身就跑了。

  孟祁焕站在将军府门口,整个人处于怔忪状态。

  什么意思?

  女孩儿的事情,难道是他的女儿吗?

  可……女儿不是一出世……就夭折了吗……

  内心混乱的孟祁焕此时脑子里已经完全没有了进宫的念头,只想马上到八仙酒楼看看传话的人到底是谁。

  是宗政轩?

  不可能,宗政轩坐的是马车,现在都还没抵京,怎么可能会是他!

  这么想着,孟祁焕翻身上马,扭头就朝着八仙酒楼飞奔而去。

  守在马车边上的贺正天一看就懵了,赶紧追上去。可是人哪里跑得过马,很快孟祁焕就没了踪影。

  八仙酒楼。

  一名青衫玉冠的男子从窗户看下去,正好能看到大街上。眼看着孟祁焕策马而来,他勾了勾嘴角,笑得人畜无害。

  “吴华,你说孟文琢见到我,会是什么反应。”

  被唤做吴华的,是一个侍卫装扮的男子。听见青衫男子这么问,他沉吟一瞬,后道:“孟公子会很惊讶。”

  “你真是无趣。”那男子嫌弃的瞥了瞥吴华:“惊讶是肯定的,但是惊讶过后,你觉得他还会怎样?”

  “属下不知。”吴华低头。

  “罢了,你哪里是不知,你是不敢说而已。”青衫男子说着,从茶盘上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放到自己的对面。就在他斟茶的时候,包厢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

  青衫男子头也不抬,只淡淡道:“来了,过来喝茶吧。”

  孟祁焕瞪圆了眼睛看着坐在那边的青衫男子,一脸的不可思议。但是却顺从的走到了青衫男子的对面坐下,恍惚之中,已经拿起了茶盏。

  “好久不见。”青衫男子看着孟祁焕,满脸温柔的笑了起来。

  “好久……不见……”孟祁焕没有喝茶,将茶杯放在桌上后,脸上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青衫男子丝毫不介意他的反应,而是挥了挥手,一个奶娘模样的人,从隔间里抱着一个小婴儿走了出来,冲二人行了礼之后,退到一旁站定。

  从奶娘一出来,孟祁焕的眼睛就黏在了她手里的小婴儿身上。

  见状,青衫男子笑了笑,道:“这是你的女儿,她没死。”

  “……”孟祁焕仿佛在做梦,暗中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手,疼痛传来,他才确定这不是梦。

  见孟祁焕不说话,青衫男子倒是很耐心的解释了起来:“你娘子生孩子的时候,这孩子就被当做死胎埋到了后山,我的人一路尾随,将孩子抱了回来,你是知道的,既然当初我能放心把碧玉章交给你,就自然有驱使碧玉章的法子。我取了碧玉章内的灵泉喂这孩子喝下去,她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听了这话,孟祁焕叹了口气,把随身携带的碧玉章放在桌上:“宗政贤,你真让我意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