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7章 宗政贤!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7章 宗政贤!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青衫男子正是当初的太子,宗政贤。

  当年太子府一夜被屠,行凶者没有找到国宝碧玉章,所以将太子府付之一炬。凌云帝最后也只在一堆废墟之中找到穿着宗政贤同样衣物的遗体,便当做是宗政贤埋了。

  时隔四年过去,宗政贤再度出现,之前孟祁焕觉得疑惑的种种,突然就有了答案。

  为何二皇子宗政轩能突然间拥有屠灭太子府的力量,而在此之前不管是凌云帝还是宗政贤都没有察觉到异样。

  因为宗政轩的壮大,是凌云帝和宗政贤默许的,甚至后来宗政轩屠灭太子府,都在这对父子意料之中。这样一来,真正的太子,就会转而藏匿于地下,确保绝对的安全。

  为何在宗政贤死后,凌云帝迟迟不立新太子,却在年初的时候,突然立了三殿下宗政宇为太子。

  因为宗政轩已经壮大到了需要被清理的地步,而要让宗政轩露出马脚,就要打破一直以来维持的表面平衡,所以凌云帝直接越过二殿下,立了宗政宇为太子。

  同时,金雪儿找到白云村,让孟祁焕夫妻俩以为平衡已经被打破。李月寒假死离开白云村,化名韩悦落脚章宁村,而孟祁焕则接到了凌云帝的密信,回到国都,开始辅佐新太子宗政宇。

  “为什么,”孟祁焕看着一别四年的宗政贤,脸上满满都是不敢相信:“你和皇上煞费苦心要除掉二殿下,是为什么?”

  “如果老二没有那么费尽心机的经营自己的势力的话,我和父皇也不会想要除掉他。”宗政贤依旧是当年那副儒雅的姿态:“可惜老二野心太大,不仅给所有效忠于自己的人暗中下了蛊,就连当初父皇都曾中过他的术。”

  “就算二殿下其心可诛!但是你们也没有必要逼他!”孟祁焕觉得自己一直坚持的信念几乎顷刻瓦解,从来没有一刻,比现在觉得宗政贤更加陌生。

  “文琢,你错了,不是我们逼他,而是老二在逼我们。”宗政贤依旧淡然看着孟祁焕:“这些年老二用他的蛊术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我暗中走访许久,发现所有离奇死亡的官员和有钱的人家身上,都有蛊术的痕迹。”

  “温家家主这么多年一直闭门不出,所有的生意都交给三个儿子来打理,就是因为身中蛊术,若不是温家财力强大,从南疆找来了另一名蛊师帮忙,温家可能早就死了。也正是有这名蛊师的帮忙,温家三子才能平安活到现在。”

  “老二从暗中下手没办法扳倒温家,便明面上动手,处处挤兑温家的生意。而被老二用尽手段抢走的生意,在粮食上他倒买倒卖,哄抬粮价,以至于这几年灾祸频繁,朝廷赈灾始终没有效果,难民逐年增多。而且他私自贩盐,将一些低品质的盐卖给东翰百姓,高品质的盐则偷偷运到烈岚国和玄竟国,高价卖出。”

  “为什么我当初要躲起来,其一是因为老二的蛊术,其二就是想暗中把老二的底摸清楚,这样才能将他一网打尽,否则只抓老二一个人,是不能将他斩草除根的。”

  宗政贤似乎特别耐心,给孟祁焕解释着这些年宗政轩做的事情,似乎只想让孟祁焕原谅他这些年的隐瞒和欺骗。

  “当年的惨案,”孟祁焕听了这么一大箩筐话后,缓缓开口:“太子妃的死,是意外吗?”

  宗政贤愣了愣,旋即垂下眼眸:“雅拓她虽然嫁给了我,但是一直和老二在暗中有来往。”

  孟祁焕听了宗政贤的话,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茶盏,半晌后,缓缓开口:“把我女儿还给我。”

  听了这话,站在宗政贤身后的吴华似乎很生气:“主子跟你说了这么多,要的就是你表个态,你这是什么态度!”

  “吴华!”宗政贤轻声呵斥,而后看向一旁的奶娘,点了点头。

  孟祁焕从奶娘的手里接过女儿,将碧玉章重新收进袖子里,后起身,冲宗政贤弯腰鞠躬行了一礼,站直身子,道:“不管过去如何,也不管殿下是何打算,如今的孟文琢受陛下之命辅佐三殿下,也就是当朝的太子殿下。还请殿下早做打算。”

  说完,孟祁焕也不管那么多,起身就离开了包厢。

  看着孟祁焕的背影,宗政贤微微叹了口气:“吴华,我是不是做错了?”

  吴华一愣,旋即摇头:“主子心系苍生,做的都是对百姓有利的事情,没有错!”

  “不,我错了。”宗政贤垂下眼眸:“文琢知道,雅拓的事情,是我骗了他。可我当初也不知道,雅拓会出意外,本来我是打算让雅拓逃走的,可是……唉……”

  “那是夫人命不好,不能怪主子!”吴华说得理直气壮。

  宗政贤却没有说话,只把视线投到了窗外的大街上。孟祁焕抱着小婴儿,翻身上马,双腿轻轻一夹马腹,朝着将军府的方向缓缓走去。

  “若是我当年能把事情做得更周全,雅拓就不会是那样的下场。”宗政贤说着,视线逐渐迷离,不知道是回想起了什么,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微笑。

  吴华站在一旁,没有接嘴。

  他是四年前离开的童生岛,直接被送到了宗政贤的身边,如今刚刚十六岁,正是气血方刚的时候。这些年跟着宗政贤走遍了东翰国的山山水水,心中一直认定自家主子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就算是在面对宫雅拓的事情的时候,吴华都一样这么认为。

  孟祁焕回到将军府之后,把孩子交给了奶娘。

  方芷兰见孟祁焕走了一圈回来,反而带了一个奶娃娃,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拉着他暗暗问是怎么回事。

  孟祁焕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把宗政贤的事情说出来,只说自己去方芷兰埋孩子的地方时候遇到一个农妇,她说那天晚上回家路过这里,听到有孩子的哭声,发现还是个奶娃娃,就把孩子抱回家了。但是见孩子周身富贵,不敢昧着良心把孩子养在身边,所以时不时就会去捡到孩子的地方看看,今日正好碰见了孟祁焕,就把孩子还了回来。

  听了这话,方芷兰心中万分欢喜,就连李月寒的情绪也好了不少。

  只是方芷兰没有注意,李月寒却是看得很清楚。

  孟祁焕讲述把孩子抱回来的经过的时候,一直看着地面。

  他在撒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