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19章 你连妓子都不如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9章 你连妓子都不如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你说,你要带月寒离开?”方芷兰在花厅喝茶,听到孟祁焕的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月寒如今还没有出月子,这个时候带她走,对她身体不好!”

  “这一路我会好生照顾月寒,”孟祁焕道:“此前我曾定做过一辆宽敞的马车,足够月寒在里面休息。我也会带足人手,不管是照顾月寒的还是照顾孩子的,我都会带上。”

  听了这话,方芷兰略一沉吟,道:“文琢,你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舅妈,”孟祁焕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宗政贤的事情,只能另找借口:“我已经官拜兵部尚书,又得封铁骑将军。此次大破玄竟国,将二皇子捉拿回京,陛下心里必然会有所忌惮。我再在国都留下去,除了徒增麻烦之外,不会有半点好处。毕竟……二皇子是皇上的亲子。”

  最后一句话说得十分直白,方芷兰也明白了孟祁焕的意思。

  是啊,宗政轩再怎么混蛋,那也是凌云帝的亲生儿子。孟祁焕一个外人把人家亲生儿子做的丑事捅了个一干二净,换做是谁,就算真的对这个儿子很失望,面子上也会挂不住。

  就算不把账算在孟祁焕的头上,那也不会让孟祁焕好过。

  更何况,兵部尚书虽然是从一品,但是孟祁焕不仅是兵部尚书,还是手握兵权的铁骑将军,整个朝野上下无人不对他忌惮几分,更不用说,这一次孟祁焕是带着军功回来的。

  再封赏,那孟祁焕就是真正的位极人臣,功高震主了。

  想一想,这个时候辞官离开国都,倒是一件好事。

  只是方芷兰舍不得李月寒:“就不能再等等吗,至少等月寒出了月子再走也不迟。”

  “算算日子,再有个十日左右,押解宗政轩的马车就会到达国都,到时候再走,就迟了。”孟祁焕道:“至少我们得在宗政轩抵达国都前五日离开。”

  听了这话,方芷兰叹了口气,倒是没再说什么了。

  兴国公府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这些简单的道理方芷兰还是明白的。她不会因为自己的不舍而强行要求孟祁焕留在国都,她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

  因孟祁焕决定要离开了,所以方芷兰这几天就没回国公府了。

  期间凌云帝派人送来圣旨,想封孟祁焕为护国大将军,官拜一品,但是孟祁焕拒接圣旨,一时间,整个国都更是因此事议论得沸沸扬扬。

  在孟祁焕回来第二天,季心月就得知了消息。

  也是在这个时候,季心月得知李月寒生了,而且十分凶险,大出血不说,差点儿连命都没了。

  季心月甚至还暗中高兴了好久,诅咒李月寒早点死。

  紧接着听说孟祁焕拒绝了护国大将军的圣旨,季心月就坐不住了。

  虽然陈家各大长辈都警告季心月,不许她和将军府再有来往,但是季心月却不是乖乖听话的主儿。在她看来,她为了陈家付出了自己的青春,陈家就应该给她最好的对待。

  孟祁焕回国都之后,国都的戒备解除,季心月不顾陈家长辈的阻拦,硬是把她那只剩半条命的娘接了回来,好生养在了陈府里。

  这会儿得知孟祁焕拒绝了圣旨,更是急得团团转。等天色暗下来,她当即穿上大斗篷,掩盖了身形,匆匆离府,去了孟宅。

  孟祁焕正在喂李月寒吃饭,贺正天来报说有人找孟祁焕,问是谁,贺正天说不认识,孟祁焕本不想见,但是李月寒却劝他去看看,说不定是什么紧急的事情,孟祁焕这才不甘不愿的放下碗筷,让贺正天把人领到会客厅,自己一会儿就过去。

  原来留在将军府里治疗的那几个姑娘,在国都解封之后就被各自的家人找上门来接了回去,会客厅经过一番收拾,恢复了原样。

  季心月在会客厅里等了许久,足足喝了两三盏茶,这才等来了孟祁焕。

  “文琢!”季心月笑得十分灿烂,在她看来,孟祁焕愿意见她,证明心里还有她。

  孟祁焕见来人是季心月,当即疑惑的皱起了眉头看向贺正天:“你不认识陈夫人?”

  贺正天大窘:“主子恕罪!实在是天太黑了,陈夫人又带着大斗篷压低了嗓子,属下这才没认出来的!”

  说话间,季心月已经凑到了孟祁焕跟前,亲热的挽住了孟祁焕的手臂:“你凶他做什么,谁不知道我们的关系!”

  孟祁焕第一时间把胳膊从季心月的臂弯里抽了出来,退后好几步,这才站定道:“陈夫人请慎言,你与我之间称不上‘我们’二字,并且也没有任何关系。”

  季心月气得心中发狠,但是碍于贺正天还在一旁,又不想给孟祁焕留下不好的印象,强行把心里的那口气压了下去,后道:“好好,你说什么都好,我这次来找你,是真的有事。”

  “我同陈夫人之间没有什么话好说的。”孟祁焕神色冷淡,转身就走:“贺正天,送客!再有下次我定不饶你!”

  贺正天当即一个激灵,立刻走到季心月跟前,道:“陈夫人,您也别让小人难做。”

  季心月终于垮下脸,大声质问孟祁焕道:“孟文琢!我们之间难道真的什么都没有吗!若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你为何不敢同我对视!孟文琢!你心里明明就有我,只是碍于李月寒这个妒妇才不敢表露!孟文琢,你这个惧内的懦夫!”

  “啪——”一个耳光重重的甩到季心月的脸上,季心月被这股力道甩到了地上,难以置信的看着瞬间冲过来,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孟祁焕,满脸的难以置信:“你居然打我?”

  “你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不敢打你?”孟祁焕眯了眯眼睛,目光冰冷:“一个荡妇,居然敢在我面前编排我夫人,谁给你的胆子!”

  荡妇……

  季心月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在孟祁焕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评价:“文琢……你说什么?你说我是……荡妇?”

  “难道你不是吗?”孟祁焕冷冷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季心月:“在府里养面首,欺负陈大人留下的女儿,在我回京后屡次向我示好。季心月,你真以为外人称你一声国都第一才女,你就真是第一才女了?”

  “在我眼里,你连红楼妓子都不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