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0章 国都的天,终于要变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0章 国都的天,终于要变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孟文琢!”季心月失控大喊:“你怎能这般辱我!”

  “我为何不能这般辱你?”孟祁焕反问,嘴角满是讥讽:“季心月,你当真你做的那些龌龊事情没人知道吗?在国都的贵族圈里,你早就是一滩烂泥了,还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妇?”

  孟祁焕一番话,说得季心月脸色煞白。

  孟祁焕说的季心月何尝不知道,只是她一直觉得,自己在孟祁焕心里依旧是当年那个高洁如兰的第一才女,不是什么陈夫人,更没有声名狼藉。

  因此,孟祁焕才不会在她主动找他的时候说太狠的话,一直以来就算是拒绝,也都算得上是礼数周全。

  可是她从没想过,孟祁焕不仅对她是这样,对别人也一样是礼数周全。之所以没有把话说得太难听,说到底是因为季心月没有在李月寒不在场的情况下,当着孟祁焕的面贬低过李月寒而已。

  如今季心月只说了一句李月寒是妒妇,就得到了孟祁焕的一巴掌。若是她再这么口无遮拦的说李月寒的不好,说不定孟祁焕会拔剑杀了她……

  意识到这一点,季心月打了个哆嗦,看向孟祁焕的目光也没了烈焰熊熊,而是换做一脸的委屈可怜,哀求道:“文琢,我刚刚只是一时情急才会说月寒妹妹不好,我道歉,对不起。”

  孟祁焕却没有理那么多,眼神丢到贺正天的脸上,贺正天一个激灵,立刻把季心月从地上拉了起来。

  谁知季心月却把这理解成了孟祁焕觉得自己下手太重,但是又拉不下脸来跟她认错,所以才让贺正天扶自己起来,不等贺正天开口,自顾自的就脑补了起来:“没事的文琢,我不会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我知道这段时间你心情不好,你打我没关系,只要你气顺了就好了。”

  孟祁焕是早就知道季心月这人喜欢自作多情了,但是贺正天却是第一次这么直接的面对,当即没忍住笑了起来:“陈夫人,您多想了,我们家主子的意思是让我赶紧把您送出孟宅,否则就处置我,所以还请您体谅体谅我们当下人的,这就走吧。”

  “闭嘴!”季心月怒斥:“你也知道自己是下人!主子说话哪里有下人插嘴的份儿!”

  “季心月,”孟祁焕冷声道:“你马上给我滚出我家大门!”

  “文琢……”季心月立刻可怜兮兮的哀求了起来:“我都知道错了,你就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吗?”

  “……”孟祁焕真的被季心月的厚脸皮打败了。他从来不知道,季心月居然是这么会自作多情的女人:“贺正天,把这位陈夫人丢出去,以后不许她再登门!另外再让城中人把陈夫人养面首的消息透露出去,明天我就要听到街头巷尾在议论陈夫人不贞不洁的八卦!”

  话音一落,季心月脸色顿时煞白:“文……文琢,你这是要做什么……我……我虽然真的养了几个好看的男子在府上,却……却从来没有跟他们发生过什么,你不要生气好不好……那些男宠我都……我都放出府了,一个都没留!”

  “陈夫人,”贺正天也没了耐心:“我们家主子对你真的没有什么兴趣,你要是继续这么不依不饶的纠缠的话,只怕我们家主子不仅要把你养面首的消息传得整个国都无人不知,还要给陈家族长施压,让陈家休了你了。”

  听了这话,季心月心中一寒,旋即脑回路清奇的拐到了另一个方向:“这么说,文琢你是有娶我过门的打算了?”说着,季心月脸上一喜:“好!那我回去就跟陈家族长说,让他们放我自由。只要能和文琢在一起,就算是当妾也没关系,我可以忍受李月寒那个村姑骑在我头上!”

  话音落,孟祁焕忍无可忍将季心月一把踩在地上:“给你脸你自己不要脸,季心月,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这么恬不知耻了?我说了很多次,我对你毫无情谊,麻烦你不要再自作多情!”

  说完,孟祁焕一脚把季心月踢下了台阶,转身就走了。

  把时间浪费在这个女人身上,还不如回去陪李月寒吃饭!

  贺正天也没耽搁,上前将季心月拎在手里,直接拖到了孟宅大门口,将她一把丢了出去,然后关上了大门。

  翌日,季心月在府上养面首,频繁骚扰孟祁焕,还到处编排李月寒的八卦,一瞬间风靡了整个国都的大街小巷。

  八仙酒楼。

  “你说,这些事儿都是有人刻意传出来的?”宗政贤把玩着手里的一个白玉杯子,嘴边挂着饶有趣味的笑容问身边的吴华。

  “属下探到的消息的确如此。”吴华道:“只是不知道为何,孟先生一个大男人要这么为难一个弱女子。”

  “弱女子?季心月才不是什么弱女子。”宗政贤说着,将白玉杯子放在桌上,道:“当年为了出风头,她可是把国都的才子们都玩转与鼓掌之内。她这个女人心里只有利益,从来不会有什么真情。”

  “主子不是说,曾经孟先生和季小姐是国都人人称赞的金童玉女吗?”吴华不解。

  “一个是国都第一才子,一个是国都第一才女,二人又在好几场诗会上碰过面,还因一首诗争执过,在旁人看来,自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童玉女了。”宗政贤说着,往那个白玉杯子里倒了茶水,轻轻啜饮一口,道:“只不过孟文琢当初从来没看上过这个女人,但为了让一个女子不至于太过丢脸,这才全了那女人一份虚假的念想。”

  吴华听了这话,只觉得云里雾里,不懂是什么意思。

  宗政贤也不再解释,而是静静的喝茶,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喧闹的街市,半晌后,放下茶杯轻叹:“国都的天,终于变了。文琢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步。”

  吴华顺着宗政贤的视线看去,一辆马车晃晃悠悠的驶过街道,朝着皇宫的方向径自而去。

  “那是……”吴华瞪圆了眼睛。

  宗政贤叹了口气:“父皇为了留下文琢,还真是煞费苦心。吴华,准备车马,我们也该回宫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