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1章 我头都馊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1章 我头都馊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今日阳光大好,李月寒在暖阁里闷了半个月,见外头天气这么好,忍不住央求孟祁焕让她出去晒晒太阳。

  “昨日你央求我让你洗澡,我依了,你现在又要出去晒太阳,万一着了风怎么办!”孟祁焕无奈的看着拽着自己袖子不放的李月寒,满眼都是宠溺。

  “你看外面都没有起风,而且我穿得整整齐齐的,肯定不会着风的!”李月寒央求着孟祁焕,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一些。

  孟祁焕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依了她。

  李月寒这么撒娇他是真受不了……

  孟祁焕亲自拿了两个毛领大斗篷把李月寒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到院子里,放到铺了两层兽皮的躺椅上后,嘱咐康柔和明珠照顾好李月寒,就先离开了。

  离开国都的决定下得仓促,时间紧迫,孟祁焕得抓紧把没做完的事情收尾才行。

  见孟祁焕走了,李月寒赶紧招呼明珠和康柔去提热水,自己要洗头。

  “夫人,您还在坐月子呢,这期间不能碰水不能见风,否则会落下病根的。”康柔十分无奈:“将军昨夜同意您洗澡是因为暖阁内十分暖和,可这头发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干的呀。”

  听了这话,李月寒挠了挠头,只觉得一头恶臭十分难受,耐心的对康柔说道:“康柔啊,你看今天天气这么好,太阳这么大,我们府上干帕子这么多,就算我洗了头,很快也能干的。而且我连澡都洗了,却不洗头,就等于白洗澡了。不信你闻闻我的脑袋,都馊掉了!”

  说话间,李月寒挣扎着要从躺椅上起来,说什么都要把自己的脑袋凑到康柔面前让她闻个清楚……

  康柔和明珠无奈。

  李月寒的头发又浓又密,生孩子的时候浑身大汗,又虚弱的在床上躺了那么久,头发早就捂出异味了,她早就忍不下去了……

  康柔和明珠怕李月寒着凉,不仅打来了热热的水,还抱来了一大摞擦头发用的干帕子。

  康柔原本想简单的给李月寒洗一下,快速结束战斗,但是李月寒偏不,指挥着康柔前后左右头顶都用皂荚搓洗干净之后,这才冲了水。

  洗完头后日头逐渐猛烈的起来,李月寒身上裹得厚实,一会儿就晒热了。趁着康柔和明珠专心擦头发的空挡,她悄悄的把两条胳膊伸出了披风里。

  见两人没反应,又偷偷把腿也伸了出来。

  孟祁焕处理了一上午的事物,往后院来的时候,先去看了两个孩子,然后去陪李月寒。

  见李月寒敞着胳膊腿,头发也是刚洗过还没干的样子,一下就冷了脸:“李月寒!”

  李月寒可从没见过孟祁焕这副表情,条件反射的把胳膊腿都收进了斗篷里,然后露出一个脑袋瓜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孟祁焕道:“就是……真的很热……而且……头很臭……”

  孟祁焕努力绷着脸,看起来很是不高兴,冲在擦头发的康柔和明珠挥了挥手。

  康柔和明珠见状,赶紧退下。孟祁焕一句话也不说,走到李月寒身后就开始给她擦头发。

  好在太阳很大,加上之前康柔和明珠已经擦得半干了,孟祁焕又仔细,把李月寒的头发重新擦了一遍之后,就已经干透了。

  李月寒整个儿缩在斗篷里,被一声不吭的孟祁焕吓得满头大汗也不敢再把手脚拿出来。头发干了后,李月寒正打算说话,谁知一阵天旋地转,她被孟祁焕整个抱起,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暖阁里,躺在床上了……

  李月寒无奈:“你别生气呀,我的头太臭了,我忍不住嘛。”

  “再臭我也不嫌弃,你就不能忍几天。”孟祁焕把李月寒整个裹上被子,冷声冷气。

  “你不嫌弃我嫌弃啊!”李月寒叹气:“我一想到你每天晚上都得抱着一个臭烘烘的我睡觉,我自己都嫌弃得慌。”

  听了这话,孟祁焕面上一红,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不差这两天。”

  李月寒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气得抄起枕头就丢了过去:“没羞没臊!”

  孟祁焕接住了李月寒丢过来的枕头,倒是一脸笑意:“夫妻二人,讲什么羞和臊。”

  李月寒见他这样,索性翻过身面对着墙不理他了。

  “好了,你别不高兴。”孟祁焕伸手捏了捏李月寒的耳垂:“你跟我说过你那个时候产妇是如何恢复身体的,我也知道你的做法没有不对,只是担心你的身子。你看,暖阁里一直暖烘烘的,我是不是也不限制你必须躺在床上静养?”

  “反正我头也洗了,你要生气就生吧!”李月寒闷声道:“左右你再纳个妾我也能接受了,反正你生气。”

  “这都能扯到纳妾上,我看你真是个小天才。”孟祁焕说着,手上一用劲。

  李月寒当即嗷了一嗓子,翻身起床就去揪孟祁焕的耳朵。

  二人闹了一会儿之后,李月寒靠在孟祁焕的怀里,挽着他的手指,道:“我们真的要离开国都吗?这个时候走,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听了这话,孟祁焕微微顿了顿,随后道:“走不了了。”

  “啊?”李月寒惊讶:“出什么事了吗?”

  “宗政轩已经进京了。”孟祁焕叹道:“千算万算,没算到皇上会为了不让我离京,飞鹰密书让人加快脚程。押解宗政轩的马车十分低调,进城后直接进了宫,此时宗政轩已经被关进天牢了,消息也传遍了国都。”

  “这么说来,”李月寒叹了口气:“是真的走不了了。就算你已经辞官的消息早早的就传遍了国都,但是在所有人眼里,宗政轩依旧是你抓回来的,要是这个时候我们离开国都,那么落在外人眼中,你就是有了反心了。”

  “是啊,”孟祁焕点点头:“棋差一招。”

  李月寒听得出孟祁焕话语之间的失落,便撑起身子,双手捧着他的脸,道:“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我们没想过做任何对东翰国不利的事情,就算你功高震主,我们也问心无愧!”

  听了这话,孟祁焕心中一阵暖,抓着她的手,鬼使神差道:“你知道吗,沐川和灵犀的父君没有死,他回来了。”

  “啊?”李月寒这下是真懵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