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2章 陈家的底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2章 陈家的底蕴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宗政贤,他还活着。”孟祁焕道:“我进宫辞官之前见了他一面,阿宁也是他救回来的。如今宗政轩被提前押解回国都,我猜宗政贤也进宫了,明日朝堂上必然要掀起一阵波浪。”

  听了这话,李月寒眉头微蹙:“这么说,这些年宗政贤一直在骗你?”

  “是,”孟祁焕点了点头:“他说,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从明转暗,瓦解宗政轩的势力。但是我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把宗政轩培养成了一只笑面虎,然后再把他宰杀。”

  李月寒听了这话,心里当即清明了起来:“宗政轩身边最大的倚仗是谁?”

  “陈家,”孟祁焕道:“陈家是开国功臣,就连皇上都要卖他们几分面子。虽然现在陈家已经没有人在朝为官了,但是他们的影响力还是很大。”

  “那就对了。”李月寒点了点头:“我原来还奇怪,为什么季家当年犯了那么大的罪过,简简单单把季心月嫁到陈家,朝廷就不追究了,现在看来,朝廷不是不追究,而是忌惮陈家。”

  “所以,宗政贤假死离开国都,真正要对付的不是宗政轩,而是陈家?”孟祁焕蹙眉:“但是陈家这些年毫无动静,而且当初的陈鹤元陈尚书是保皇派,朝堂上从不站队。”

  李月寒点了点头:“所以陈鹤元死得早,显然他和陈家不是一条心,所以陈家把他除掉了。”

  “当今皇上也是当年陈家一手扶持上位的,”孟祁焕道:“皇上应该是不想历史重演吧。”

  “皇权争斗什么的真烦,还要把无辜的人拉进去一起斗,也不知道有什么好斗的。”李月寒叹了口气,靠在孟祁焕的怀里:“大家为什么都想当皇帝。”

  “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谁能不动心。”孟祁焕淡淡道。

  “可是拥有权利的同时也会被权利掣肘,”李月寒反对:“不信你问问皇上,他可曾像你一样真正的踏足过东翰国的大江南北。”

  “当了皇帝以后只能坐在那张龙椅上看天下,连自由都受到限制,还要提防身边的人,难道这就是人人追求的至高无上吗。”李月寒说着叹了口气:“换做是我,要我拿自由去换这所谓的至高无上,我打死都不愿意。”

  听了李月寒的话,孟祁焕紧了紧胳膊:“换做是我,我也不愿意。”

  李月寒听了他的话,有些不自然,又靠到他的怀里,低声道:“那你估计,什么时候我们能离开国都?”

  “不好说。”孟祁焕微微叹气:“我摸不透如今宗政贤的心思,宗政轩既然被提前送到国都,那么宗政宇很快也会回来。明天早朝我确定宗政贤会出现,到时候国都定要变天。”

  “一个前太子,一个现太子,一个皇帝亲子,这关系够乱的。”李月寒嘟哝道:“可你说宗政贤隐姓埋名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把陈家连根拔起,现在国都陈家还是根系庞大,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宗政贤这个时候出现,不是会引起陈家的警惕吗?”

  “陈家为了掩人耳目,把宗政轩打造成一个富贵闲人的模样,为的就是暗中动手脚。按照宗政贤的话来说,那些手脚都被他这几年暗中铲除了,宗政轩应该是没有全部报给陈家,自己在想办法扭转局势。皇上又猝不及防的立了新太子,宗政轩情急之下只能用最蠢的办法敛财,所以前段时间才会那么大动作的去收购一些大商铺。”

  孟祁焕耐心的分析给李月寒听:“记得温天磊和颜氏布庄的事情么,我当时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温天磊要那么做,现在想想,他应该也是受了皇上的命令。宗政贤的事情,他要是知道的话,必然会告诉我的。”

  “你就那么肯定?”李月寒不解:“你不是说过,温天磊的父亲中了宗政轩的蛊,花了大价钱请了蛊师在家住着才保一条命下来,说不定就是那时候温家知道了宗政贤还活着,站到了宗政贤这边呢。”

  “要是温家那时候就知道宗政贤还活着的话,皇上是不会留着温家的。”孟祁焕语气之中带了几分肃杀:“虽然凌云帝看起来和善,实际上心中的计较很多。温家如果不能一直做保皇派,那么他们一品皇商的路也就走到头了。所以温家只能是保皇派,没有更多的选择。”

  “况且温家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大,皇上的帮助可不小。他们只是一介商贾,没有能力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

  “换而言之,整个东翰国都在凌云帝的眼皮子底下,只要是他想知道的事情,事无巨细,一点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孟祁焕说着,反握住李月寒的手低声道:“你说,这种掌控天下人生死的权利,谁会不心动。”

  听了这话,李月寒皱了皱眉,倒是没有接话:“今天晚上让奶妈把阿逸和阿宁放在暖阁睡好不好?”

  见李月寒转移话题,孟祁焕也不继续,但是却没有同意李月寒的提议:“奶娘说了,孩子现在还小,每天晚上都得起来喂好几次奶,你是想自己喂奶吗?”

  听孟祁焕这么毫不避讳的跟自己讨论喂奶,李月寒不由得脸红了:“你拒绝就直接拒绝呗,说这些干嘛,讨厌!”

  孟祁焕笑了起来,捏了捏李月寒的脸,二人享受着这难得的片刻安逸。

  他们俩心中都十分清楚,宗政轩提前被押送回国都,宗政贤从暗处现身,那么国都马上迎来的就是一阵腥风血雨,他们俩处于漩涡中心,这样的平静,只怕往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拥有了。

  尽管李月寒十分不愿意,但第二天一早,还是起身帮孟祁焕换了朝服。

  “你们的官服真麻烦,还得别人帮忙穿。”李月寒一边给孟祁焕系扣子打腰带一边抱怨。

  孟祁焕笑着腾出手捏了捏李月寒的脸:“这段时间舅妈把你养得很好,看看这小脸,比以前圆润了不少,捏起来手感都好了。”

  “撒手,不然不给你盘腰带了!”李月寒的脸被孟祁焕揉来揉去,气得往他肚子上捣了一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