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426章 徐徐图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6章 徐徐图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可是孟祁焕说得又很有道理,凌云帝挑不出来半点毛病。

  他想说哪里有俘虏有这种待遇,又是太医院院首给看病,又是在将军府里好吃好喝的照顾着。

  可转念一想,山吉骁勇善战,在烈岚国内地位不俗。这样的人若是在东翰国受了屈辱,回到故土之后定然会怀恨在心,卷土重来。

  再者优待俘虏的话,烈岚国派遣使臣来送降的时候,的确有理由狮子大开口。

  这么一想,凌云帝只能点头同意了。

  见凌云帝态度有所松动,宗政宇想趁机问问他还是不是太子,却被孟祁焕不动声色的拉了一把,制止了他的行为。

  二人谢了恩出了御书房,宗政宇这才疑惑看向孟祁焕:“刚才气氛那么好,你为什么不让我问问父皇我还是不是太子?”

  “刚才我们对陛下可以说是步步紧逼,你居然还觉得气氛好?”孟祁焕哭笑不得:“你提军功,我也提军功,逼得陛下不得不同意把山吉交给我们来问讯,还同意让山吉住在我将军府中。你以为陛下是真的被我们说动的?他是被我们逼得没办法才同意的!”

  听了孟祁焕的话,宗政宇愣了愣,紧走两步追上孟祁焕,压低了声音道:“那你说大哥会不会提太子之位的事?”

  “他要是有脑子,就不会在我们刚逼完陛下就提这事儿。”孟祁焕淡淡道:“陛下不是容易妥协的性格,今天你我能逼得他同意山吉的处置,完全是因为你在南界立了功,我在西北立了功。并且你我身上是实打实的军功,众所周知的那一种。而大殿下这些年是假死暗访,大家都以为他死了,缅怀也缅怀过了,悼念也悼念过了,他突然又活了过来,还想重回太子之位,也没那么容易。”

  听了这话,宗政宇赞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就是我很好奇,大哥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按说我们俩身上都有军功了,他更应该避其锋芒才对。”

  “因为他以为你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孟祁焕说着,停下了脚步:“我生擒二殿下,把他所犯之罪都揭露出来,别人看我是立了大功了,但是我却抹黑了皇家威仪,所以本来我打算在二殿下回京之前离开国都,这样一来我多少可以避嫌。”

  “但是陛下想把我留下来,让我继续去辅佐大殿下,所以暗中派人加快脚步,在我离京之前把二殿下接回了国都,只要二殿下回到国都,他的罪状就会第一时间被传扬出去,我若是在这之前就走了,大可以以避嫌论之,但是我在二殿下回到国都的时候还离开国都,那陛下大可以以我有反心为理由,将二殿下所犯之罪尽数洗除,而后全国通缉我。”

  “别看在朝堂之上陛下舍不得发落二殿下,若是你没有提前回来的话,只怕二殿下已经被判死罪了。”

  宗政宇听了孟祁焕的话,也是微微叹了口气,后道:“我率领大军班师回朝的路上收到密信,说押解二哥的人突然加快了进程,日夜不停下的往国都赶。我猜测一定是朝中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我就独自一人带着山吉先行,没想到这意料之外,居然是大哥。”

  听了这话,孟祁焕拍了拍宗政宇的肩膀,道:“你不必沮丧,你大哥虽然回来了,但是好在你及时赶到,他想以二殿下做文章重回太子之位,也得看看你松不松手。要知道,你现在是有实打实的军功在身,不用担心那么多。”

  “以前我一直觉得你其实是看不上我的,毕竟大哥那么优秀,而我又十分鲁莽,”宗政宇被孟祁焕这么一开导也送了几口气,抬手勾着孟祁焕的脖子乐呵呵道:“现在看来其实你是谁也看不上啊!”

  “也不是,”孟祁焕任由着这个半大小子挂在自己身上,面不改色心不跳道:“我还是很敬佩我夫人的。”

  “李月寒啊!”宗政宇念了一声李月寒的名字,随后笑了起来:“没想到铁骑将军是个惧内的!”

  “惧内有什么不好,总比惧外好。”提起李月寒,孟祁焕整个人的气息都温和了不少。

  方才在朝堂上,在御书房内,甚至在刚刚,宗政宇都觉得孟祁焕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冰冰凉的很是不舒服。但是一提起李月寒,孟祁焕整个人就仿佛大地回春一样,一下子就回到了那个翩翩君子,当年名动一时的第一才子的模样。

  “唉,说实话,我很是好奇,为何翰容夫人出身乡野,举手投足之间却丝毫不输大家闺秀。我甚至都想象不到她下田的模样!”

  听了这话,孟祁焕回忆起他们在白云村的日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她很喜欢种东西,我们在山村里生活的时候,有一个后院,一大片空地,她就去山上移植了许多野山椒的植株回来,种满了一整个后院……别看她现在举手投足之间,礼仪十足,可在山村里的时候,骂起人来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把对方骂到哭,简直就是一村霸……”

  一说起和李月寒在白云村的日子,孟祁焕的嘴角就怎么都放不下来。浑身上下褪去了兵部尚书铁骑将军的样子,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温馨,听得宗政宇都有些向往。

  二人分别的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了。孟祁焕把山吉塞入自己的马车内,与宗政宇道了别,这才一路往家去。

  到府门外的时候,孟祁焕下了马车,看着孟宅的位置被将军府的匾额取代,不由得笑了笑。这个小女人还真是聪明,什么事都不用他多说,她就能明白。

  押着山吉进了将军府,将山吉安置在一处客院,又调来了府兵将院子围了起来,孟祁焕这才马不停蹄的朝主院奔去。

  此时正值李月寒吃了午饭,带着孩子在午睡,孟祁焕轻手轻脚的坐在她的塌边,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心里被满足充实。

  阳光斜斜的打进暖阁里,小床上不知是阿逸还是阿宁咕哝了两声,李月寒立刻反应过来摇了摇小船,眼睛却依旧闭着:“宝宝乖,妈妈在……”

  孟祁焕没有惊动李月寒,安静的看着这一幕,不知有多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下来……

  (本章完)